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七十一章 惨,实在是惨

第七十一章 惨,实在是惨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几个人大眼瞪着小眼,不对准确的来说是都盯是着我,罗兴苦涩的说道:“小飞,你一定要想办法将这僵尸除掉啊,不然我们的傍山村可就完了,谁还敢在这里住啊,这可是我们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

    闻言,我面露苦笑,对于跳尸级别以上的僵尸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黑狗血,糯米,公鸡血都没有什么效果的,抓鬼我还算熟练,遇见僵尸真有些抓瞎,最后有些气馁,实在不行的话,明天赶回学校去问问大爷,最好将大爷请过来!

    “这样吧,时间也很晚了,你们都先休息吧,明天我问问前辈,这个僵尸肯定是要解决掉的,不会任由他祸害乡里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几人也只能点点头便在罗兴的安排下睡觉去了,我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想着各种方法措施,但最后都被否定,慢慢的睡意朦胧我也睡着了!

    此时静静的午夜,银月高挂,傍山村的后山突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令人奇怪的是这个人影是跳着的,只是一跳之下竟然有十几米远,差不多相当于飞了,人影喉咙里发出嗜血的吼声,眼中闪出一丝红色的光芒,然后冲着傍山村来了。

    十几分后,傍山村里的狗疯狂的叫了起来,然后又在一瞬间诡异消失了,那样子就像是狗被吓到了一般,过了一会传出一声女人的惨叫,紧接着一阵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而后一切归于平静!

    清晨本该安安静静,清晰宜人的,但是随着傍山村一个人惊恐的大叫之后,几百人的傍山村突然间炸开了锅,消息飞快的传出村民火速朝村中间的刘家奔去,推开刘家老屋的大门那一刻,屋中的一幕让村民们大惊失色,望而却步,甚至有人直接吐了!

    刘家的家是老式的瓦房,空间倒是挺大,却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看得出来生活过的很拮据!

    昏昏的灯光下,刘山面朝门躺在地上,肚子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肠子,内脏之内的全部都没有了,地下有着一些零星血红的碎肉,仔细一看竟然是内脏的碎片,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液,而她的妻子刘氏则是面朝天四肢大张,肚子鼓得大大的,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脖子上有两个血洞,皮肉泛白有着一抹黑色,却无一丝血液流出,十分诡异!

    血,到处都是血,诡异,恐怖!

    两人的表情都非常扭曲恐怖,刘氏双眼充血向外隆起,一对乌红的眼珠子突兀,让人有夺匡而出之感,眼角还淌着血泪,嘴大开,舌头长吐下唇外。

    刘山嘴巴大开,双眼鱼白,嘴巴里还咕嘟冒着血泡子,两人的死相如同灵异现场,诡异至极。

    老瓦房年久的霉臭味和血腥味充斥着整间老屋,加上屋内惊悚的一幕,村民们没有一个人在敢向门内移动半步,大山深处都迷信,人群中己开始有人窃窃私语着肯定是被“鬼怪”入宅。

    傍山村地处山边,交通闭塞,也就没有专门的派出所,一般出大事都是村长搞定,小事便都不了了之。村长罗兴闻声也已赶到,当罗兴看到这一幕时,面色大变,脑海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肯定是僵尸干的!”

    罗兴马不停蹄的跑回了家,将正在睡觉的我,一把拽了起来,顺带着吴明和张奕通,宁雅也都起来了,我们跟在罗兴的身后向着刘家走去,而在路上罗兴也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张奕通三人面色大变,而我则是眉头皱了起来,如果真是僵尸干的,那就坏了。

    一般僵尸吃饱之后会隔个三五天才会出来觅食,而昨天很明显已经进过食了,晚上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原因有两个,第一,傍山村还有我不知道的僵尸,第二,这个僵尸要进化了,所以需要大量的血力。

    这两个原因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好事!

    当我赶到的时候,天已蒙蒙发亮,屋内的尸体已经尸白,所有的血迹已经风干,乌紫乌紫的一大片,晨光中,整栋老瓦房蔓延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还没有进门,只是看了一眼屋内,我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煞气太重了,重的令人心惊,如果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在这里呆上一晚上,煞气入体,必死无疑,而且在这里我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尸体,环顾四周我连忙拿出几张符咒贴在房子的四周,将屋内的尸气煞气给镇住,而后对罗兴说道;“死者怨气太重,必须干净赶紧入棺,不然必然诈尸!”

    我一脚踏进屋里面色一白,确实是僵尸干的,只是景象实在是太惨了,惨不忍睹啊,尤其是男人好像被野兽撕咬了一般,被开膛破肚,肚里的东西全部被吃掉,这个僵尸实在是太凶残了,而后我的目光放在女人隆起的肚子上时,面色这下是彻底的变了,几乎能拧出水了,要出大事了,这时罗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告诉我棺材准备好了!

    我点点头,语气颇为着急的对着罗兴说道:“罗村长你现在立即寻找一些纯阳之水,非常急!”

    “纯阳之水?”罗兴诧异。

    “就是童子尿!”

    罗兴仿然大悟快速的走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取回了纯阳之水,然后我将纯阳之水浇在了女人的肚子之上,并画上一副符咒,而后说道:“入棺之前,先将两人的衣服脱掉,男的在下,女的在上,面部向上,两人一同入棺叠加在一起。

    “装尸体的人要屏气凝神心怀对死者的惊意,不可大口出气,不准说话,抬棺的中途棺材不准落地,不准触碰,不准走小路!”

    这样的入棺一听就非同寻常,村民一听就暗暗惊呼邪气,而且两人死状那么惨,万一沾染了尸气或者死者存心报复怎么办,所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村民愿意进来装棺。

    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看了看张奕通和吴明笑道:“你们两个是警察,煞气中胆子也大就你们俩吧!”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走上前小心的按照我的吩咐将两具尸体装进了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