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七十二章 双尸育婴

第七十二章 双尸育婴



    装棺结束后,我已经让罗兴提前在后山挖了一个坑,便找了八个汉子在中午午时的时候抬起棺抬向着后山走去,这八个字个子身材都差不多,以免抬得不平稳。

    我和宁雅四人跟在后面,一路上也没啥异常,一切进行得都特别顺利,棺材里面除了装两个人重一点没啥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八个壮硕的汉子抬的还是稳稳的!

    不过,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是三个人,刘氏的肚子里还有一个,而且怨念很大,并不是凡胎!

    三米深坑也已准备好,正当村民将棺木放在深坑之了内准备挖土掩埋的时候,被我阻止了:“乡亲们,这两人属于横死之人,必须挺尸待阴气散去才能掩埋,不然入土之后,阴气入阴,阴气无法释放,必然引起诈尸,所以棺木就在这里放着,经过阳光的照射,我会处理的,你们现在就回去吧,回去之后找一些芭蕉叶烧一锅开水洗个澡驱邪!”

    几个汉子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点点头,在农村这个封建的地方,对风水,习俗,阴阳什么都比较相信的,几个汉子走在一起边走边说,面色难看,在这个淳朴的小山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任谁心里都直打鼓!

    看了看天气,此时太阳正当中,正是一天阳气最重的时候,但是照在身上并没有温暖的气息,反而有些阴冷,罗兴忍不住问道:“小飞,既然需要挺尸之后才能掩埋,我们还在这里干嘛,我们也会去找点芭蕉叶洗个澡吧!”

    我看了罗兴一眼,淡淡道:“我在等刘氏将孩子生下来!”

    “什么?刘氏生孩子,她不是已经被吸干了血死了吗?那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能活?”罗兴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我。

    “怎么回事啊,难道刘氏还真能生出孩子,不会是鬼婴吧!”宁雅向后退了几步与棺木拉开了距离问道。

    张奕通和吴明也是不解的看着我,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叫尸育,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尸体生孩子,这刘氏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都快要临盆了,遭遇这惨事,按道理来说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夭折,但是待我走进屋里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一丝生机,也就是说这个孩子还没有死,所以我让两人同棺,母亲在上,父亲在下,摆出尸育阵法将孩子催生!”

    说完,我再次叹了一口气,这样做也不知道对不对,尸育出来的人亦正亦邪,亦魔亦道,而且资质甚高,如果坠落为魔道恐怕少有人能制服,但是既然还活着就是一条性命,修道之人怎么能见死不救!

    “呼…咕咚…”

    就在这时一阵阴冷的山风抹过山坳,空气中蕴含着浓郁的血腥味和棺材那种怪怪的异味,我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大坑里的棺材。

    “悾悾悾…”,棺材里突然传出一声闷哼声,好像有人在敲打着棺材,随后棺材盖一阵剧烈的晃动,宁雅啊的一声跑到了的身后,露出半个脑袋偷偷的看着!

    “阴阳二气已经和尸气贯穿,孩子出生了,这是刘山二人踢棺提醒了,你们不要过来,离得远一,以免尸气入体!”我顺手拿出四张符咒,又拿出桃木剑跳进了大坑!

    到达坑中之后,我先是将四张镇尸符贴在了棺材底部的四个角,而后双手扣在棺材的缝隙之处,使劲的往上抬。

    棺材只是薄棺,不是很重,第一下就将棺盖的一角撬起一条大缝,一声尖锐的婴儿哭泣的声音从棺缝中挤出来,伴随着一股浓郁的尸气迎面而来,幸好我早有准备用符咒镇压住尸气,不然的话,这凭借这股尸气就能将旁边的宁雅四人干掉,尸气太重了!

    “呱呱啊呱呱啊……”

    婴泣声响起的同时,本来就阴冷山坳上山风吹得更加的肆虐,炙热的夏天顷刻间似乎提前进入寒冬般寒意凌然,吹得呆在原地的宁雅四人直打寒颤“你们还是走远一点吧!”

    说完我加把劲将棺材的尾部打开一道二十厘米左右的空隙,顿时一阵婴泣声响彻着整个山坳,幽幽的回荡着,听得让人浑身直打寒颤,汗毛直立!

    双手捏了一个复杂的玄印,闪电般朝棺内一拍,右手成剑指没入两齿之间,咬破食指划向棺盖,速度极快地在棺盖上画出一道血符,说来也怪,血符画完后,棺材中泣哭的婴儿声也随之静了下来,山坳中前一秒还在肆虐的山风也停了。

    我将上半身穿的衣服脱下,裹在手里然后向着棺材里摸去,入手是黏糊糊的东西,应该是血液,然后伸手一掏抓到了,正准备拿出来,突然我的胳膊被攥住了,我愣在那里轻声说道:“这个孩子我会找人养大的,你放心吧,那个咬死你们的僵尸我也回去杀的!”

    说完,我的胳膊能动了,将婴儿包裹在衣服里,带了出来,冲着宁雅喊道:“来抱住!”

    “小飞,这就是尸育出的?怎么这么阴冷……”宁雅开始有些害怕起来,然后咬着牙接了过去,她小脑壳中己经在幻想着我怀中冰冷的东西会不会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一颗瘦小而有些变形的小人头染满了乌血,皮包骨的小脸上惨白得没有一点儿血色,幸得五官齐全端正,一双丹凤眼紧闭,双唇微微张开,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眼、鼻、耳及嘴角都溢着淡淡的血水,看起来异常的吓人,宁雅手差点一哆嗦就将婴儿扔了!

    将婴儿拿出之后,我立即将棺封死,在棺材的四个相位足足贴上八道符咒,再用血写上一个大大的“卍”,最后顺手拾起村民挖坑留下的铁铲,麻溜地往坑中铲土,我的由始自终双眼都凝视着棺材从未移开,我还真担心这两人舍不得孩子从棺材里爬出来呢,这两人的煞气太重了,根本不敢给他们头七回门的机会,这也是我为什么大中午选择埋尸的原因!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将棺材掩埋好,捡一块青竹插在坟头上,没有刻碑,只是用朱砂在石板上画了一道符,才回身接过宁雅手中的孩子,对坟行了三记跪拜,然后拉着宁雅离开了!

    我们回到了罗兴的家里,煮了一锅开水小心的为婴儿清洗了一番,尘埃尽去,此时的婴儿除了比正常的婴儿小上一些,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大眼睛,小嘴巴,时不时的伸出手指允吸,一副饿了的样子,很是可爱。

    将婴儿放在了罗兴的家里,宁雅一副母性泛滥的样子给婴儿沏奶,而我则带着张奕通和吴明回到了刘家老宅。

    “天道无极,九幽追魂,乾坤五道,万物莫踪,急急如律令,疾!”我拿出五色鬼旗,在刘家老宅放出,五色鬼旗在院子里大厅里晃悠了几圈,而后飞向空中,向着北面飞去。

    “走,我们跟上去!”

    ps:我看见有些读者留言说我抄袭电影道士下山里面的桥段,这一点我承认的,我是第一次写灵异,每天就是在网络上看一些恐怖的电影,来学习,模仿,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可以修改的,而且据我所知,每个写灵异的作者都有根据电影改写,只是我功力不够而已,还是那句话,大家不喜欢的话我来修改。你们的支持才是我写下去的动力,谢谢,最后跪求推荐票,收藏,打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