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七十四章 万事俱备

第七十四章 万事俱备



    晚上我们还是在罗兴的家里,因为罗兴出去准备东西了,没有在家,宁雅这丫头给我漏了一手,小鸡炖蘑菇,西红柿鸡蛋几个菜,色香味俱全,吃的我们几个差点都将舌头都吞了进去,宁雅又给婴儿沏了一杯奶,婴儿很乖,不哭也不闹,因为她是在尸体里出生的我给她起名为诗诗,谐音尸尸,全名刘尸尸。

    吃完饭吴明和张奕通在大厅里看电视,我跑到房间里洗漱静衣,开始画符咒,最近用符咒像是喝水一般用的太快了,包里的存货根本没有多少了,支撑不了多久了,而明天晚上又是和跳尸战斗,不多准备一些怎么办。

    慢慢的人进入到神我两忘,玄之又玄的境界,心中再无其他,然后拿起“殳笔”开始画了起来,提笔如拔剑,下笔如有神,腾龙化蛇,一挥而就,熟练的不能在熟练了!

    镇尸符,引魂符,神将符,去阴符,等等一系列能对僵尸造成伤害的符咒在我的笔下一一成型,就在我聚精会神的画符咒的时候,原本在大厅里熟睡的刘诗诗突然尖叫了起来,声音尖锐,刺穿耳膜,好像夜莺在夜晚啼叫,诡异而令人恐惧,传出很远。

    而后院子里突然刮起了阴风,阴风中有怒吼的嚎叫,在院子里形成了多股小型龙卷风,隐约中有很多长相凶恶的厉鬼在门外徘徊,却失踪不敢进来。就在这时刚刚出去准备东西的罗兴回来了,他神色匆匆,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刚开门一股凉气顺着脚后跟窜了进来,而后脑门子一凉,眼前发黑,身子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下。

    “妖孽,休得放肆!”关键时刻我从屋里跑了出去,面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大鬼小鬼足足有五六只,双指夹住一章符咒快速的扔了出去,符咒在空中泛起璀璨的光芒犹如放烟花一般,呼啸而至,仿佛带着一声惨叫,惊恐,龙卷风消失了,一切归于平静。

    然后加快步伐走到罗兴的身边一把扶住了他,幸好发现的早,不然就凭他这身体状况,煞气入体还真是撑不住,快速的拿出一张黄色的镇心符咒混着清水给罗兴喝了下去,睡上一晚上基本就没事了。

    而后我的目光放在了刘诗诗的身上,此时她漆黑的大眼睛不停的转啊转,眨啊眨,手指在口中允吸,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可是刚刚我在内屋画符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尸气弥漫,我顿时大惊,跑出来却发现是从刘诗诗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而院子里的野鬼也正是她吸引而来。

    我到底是低估了尸育出生的婴儿,这种与生俱来的尸气不但能招鬼,而且好像还能奴役鬼,这种天赋如果不加以好好引导误入魔道,后果不堪设想。据野史记载历史上尸育出来的那几位成就最低的都是一方鬼帅,十之*都是凶残邪恶之辈。

    愣愣的看着刘诗诗,面色阴晴不定,真有一股想掐死她的冲动,但是看着她允吸着手指,嘤唔的哈喇,心顿时软了下去,最后叹了一口气,从房间里拿出了“殳笔”朱砂,然后将让宁雅将刘诗诗的抱在怀里背部朝天,用“殳笔”画了一道符咒,这道符咒很复杂繁琐,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方才结束,而后我果断咬破了舌尖喷在画好的符咒之上,只见红光一闪,而是消失不见。

    我面色有些泛白,这道遮阴符咒在金黄级别的符咒里也算是顶级的,很耗费心力,以我目前的能力一天也只能画上一张,而最后的点灵我没用朱砂,而是用了至阳的舌尖血,这是为了增加遮阴符咒的威能。

    说实话这遮阴符咒到底能压制住刘诗诗身上的尸气多久,我心里也没有底,就像我爷爷从小封印我的鬼眼,原本打算封印到十六岁,结果十二岁封印就开了,而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将此事解决后我又照葫芦画了瓢,让张奕通将上衣脱掉,在他的胸口画了一道神将术,又喷出一道舌尖之血,连续两次使得我面色苍白如纸,舌尖血可是至阳至纯之血,流逝一滴都会使得身体阳气变重,阴气上升,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敢用吴明他们原因。

    一阵头昏眼花回到房间我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爬起来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罗兴就步履匆匆的走了过来,从面色来看还是有些苍白,气血不足,脚步盱眙,还是没有好利索。

    “小飞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点点头,凝重的说道:“将村里的成年体格壮硕的男子都叫到后山,但是属相属蛇属鼠的不能去,记住了,不然这些人必死无疑!”

    罗兴点点头,又急冲冲的离开了,我则是看了看张奕通,吴明笑着说道:“走,我们过去吧!”

    宁雅略微担心的说道:“你们小心点!”

    我们笑了笑然后向着后山走去,一日不见后山的血腥味越加浓厚,几乎使得空气都有些泛红,三里之内没有鸟叫虫鸣,动物的尸体到处都是,整个就是地狱。

    古墓的洞口尸气更浓,吼声更烈,我面色凝重的说道:“一般而言僵尸进阶只需要三天,只要在这三天内进食足够的血液,纳阴换体,三天之后就会成功,今天是第三天,我们必须将他灭掉,不然他将我们这些人杀掉喝够了鲜血,就谁都无法阻止他了,而且能够降服飞尸的道士在这个世间不会太多了!”

    就在这时罗兴带着村民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树林里,山洞口的动物尸体使得他们面色苍白,有的甚至腿都软了。

    我从村民的手中拿出一大块锦黄布帘铺在地上,快速的用一直硕大的毛笔画上符咒,泼上黑狗血,让张奕通和吴明拿着走到洞口将洞口覆盖住,这算是第一道防线,作用不是很大,但是或多或少能减少僵尸的一些煞气和尸气。

    我摸了摸腰间的鱼肠,这个才是最后的杀招,杀行尸走肉僵尸的利器,而大爷的六帝币在这种情况下就作用不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