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八十章 想走,估计也走不了了

第八十章 想走,估计也走不了了



    医院外面的小饭店里我们四个围着一个桌子,点了几个凉菜,又点了几个热菜,要了两打啤酒,几个人吃喝了起来,男人在酒桌上是最容易熟悉相处的,你一杯我一杯的干了起来,酒喝得多了,话匣子自然也就打开了,大家也就不认生了!

    猴子端起杯子和我硬干了一杯,打了一个结酒嗝,笑着说道:“小飞哥,洋哥说你会抓鬼是真的吗?”

    猴子不止瘦小,年纪也不大,比我还小上几个月,叫我飞哥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点点头笑道:“略懂一些!”

    听到我的回答,猴子抓了抓头发,咽了咽口水说道:“小飞哥,我有一天晚上值班遇见了一件怪事,不知道是不是遇见那东西了!”

    我喝了一口酒,来了兴趣道:“说来听听!”

    大壮和庞飞也停了下来,托着腮帮子一副倾听的样子。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们医院那个停车棚吧!”我们点点头,猴子说的停车棚就是靠近家属区的那个停车场的自行车棚,里面停的都是自行车啊,电动车之类的,因为偷盗电瓶的比较多,就专门安排了一个保安看守。

    “医院这地方不分白天黑夜都会有人来看病,所以这个自行车棚也必须有人二十小时看守,白天还好,晚上的时候别提多渗人了,整个停车场就一个人,除了家属区传过来的一丝灯光,其他都是乌漆墨黑一片。“

    “那天晚上刚好是轮到我值班车棚,其实这个位置挺好的,没有人查岗,可以偷懒睡个觉,所以心情还算不错,外面刮着风呼呼的只响,倒是十分舒服。”

    “越来越接近十二点来停车取车的人也越来越少,实在无聊了我就拿出手机斗地主,玩的时间久了,眼睛有些累我就抬起头揉揉眼睛,就在这时看见一个红衣女子步履匆匆的向着医院赶,我当时也没觉得奇怪,来医院的人大都是急冲冲这很正常正常。”

    顿了顿,猴子继续说道:“当时只是扫了一眼,只觉得那女人走的快,有点奇怪,后来回过神想想那不是走而是飘啊!”

    “飘?”庞飞插了一句嘴,问道。

    “我们正常人走路迈动步子,上半身的肩膀总会跟着双臂甩动,除非有人用走正路的姿势走路,而且这大半夜的谁闲着没事情做跑到医院走正步,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奇怪而已,遇见怪人而已,哪知道刚刚过了一会我又看见了那个女人!”说到此,猴子略微有些恐惧,端着酒杯又喝了一杯。

    “大概在一两点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女人,还是急冲冲的向着医院跑,这次我留意了,她的速度很快,双肩根本没有晃动,径直的向着门诊区跑去,但是因为门诊区和家属区有一道墙隔着,而那个女人则是飞快的向着墙面走去,眼见就要撞上了,我忍不住出声阻止,夜深人静我的声音显得有些大,吓了自己一跳!”

    “而那个女人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则是直接将我吓尿了,她满脸都是血,半边脸的肉都没了,露出白皙的骨头,骨头好像都碎了,冲我诡异的笑了笑,而后直接穿过墙不见了,当时我就吓傻了,也不值班了,赶紧跑回了宿舍,一晚上没敢睡觉!”

    说到此,猴子盯着我,道:“小飞哥这到底是不是鬼?她在干什么?”

    “你说的这种现象其实很常见,叫卡带,就是死者死之前脑海中最后的一个执念在控制着她,不断重复的做一件事情,按你说的那个女鬼其实不想死,一直想自救而已,所以才会想往医院跑,一直重复,这种鬼是最弱小的,不会害人!”我喝了一口酒,给猴子解释道。

    说出这件事,猴子似乎放松了不少,端起酒杯就不断的和我品酒,而庞飞和大壮也加入进来,四个人喝的热火朝天,最后都晃晃悠悠的跑回了宿舍,倒头就睡。

    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四个人又出去搓了一顿,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八点的时候就是白夜班换班,这次我和大壮三人一起,我倒想看看究竟是什么鬼。

    大壮他们三个换了制服,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怀疑,也给我搞了一套制服,我们四个人先是在门诊区巡逻,一层一层的巡逻,一路上很平静,只有我们走路的声音和手电筒发出的光芒,四个人说这话倒也舒服!

    等门诊区巡逻完之后已经是九点多,我们开始巡逻住院部,住院部的病人大部分都睡觉了,有些病房里传出念经声和祷告的声音,让我们不禁感叹生命真的来之不易。

    等我们巡视完住院部的时候,下一个就轮到icu重症监护室了,大壮三人都紧张了,他们遇见的怪事大部分都在这里。

    第一层是心脏科,还算平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断断续续的一些痛苦呻吟声,时不时还有人大声的痛哭,声音中透露着绝望,听得人心里发麻,就想赶紧离开,第二层是婴幼心肌科,是一些天生心脏病的儿童的病房,这一层因为住的大部分都是孩子,睡得都比较早,到处都是乌漆墨黑一片,除了楼梯口有一些灯光,就只剩下我们手电筒的声音了。

    “洋哥,要不我们不巡逻icu重症监护室这栋楼了吧,太尼玛吓人了!”猴子缩了缩脑袋,眼睛到处东张西望,生怕从某处的黑暗里跳出一只鬼。

    庞飞也是点点头,上次他在太平间可是吓得不轻,可不想在遇见了。

    我看着他二人说道:“别害怕,人怕鬼,鬼也怕人,害怕会使得你身上的三把火变得弱小,从而撞鬼!”

    闻言,二人强作镇定,只是打颤的牙齿出卖了两人。

    就在这时楼道最尽头的那个储物室紧紧关闭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将我们四人吓了一跳,漆黑的房门里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在走出来。

    “洋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猴子一把拉住大壮,结结巴巴的问道。

    大壮摇摇头,而旁边的庞飞面色惊恐的说道:“哭声,是一个小孩的哭声!”

    “洋哥,我们走吧,我受不了了!”猴子几乎带着哭腔了,大壮面色也十分难看,看向我。

    我摇摇头,淡声道:“想走,估计也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