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八十四章 蛊

第八十四章 蛊



    奥迪a6l不止是外观豪华霸气,车里面也是异常精致,空间还挺大,我一屁股坐在了里面,感叹道:“有钱就是好啊!”

    白静静估计是对我怨气还没消,理都没理我,我略感无趣摸了摸鼻子,道:“你再不理我我下车了哦,我晚上还要下馆子呢,有事!”

    我能看见白静静精致的面庞抖了抖,她看着我犹如发怒的小老虎,要不是任总的命令,估计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我一口,而后强忍一口气说道:“吴先生你有事直说,或者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

    我笑眯眯的打量了一番白静静,嘴里啧啧赞叹不已,道:“白小姐请问你的三围是多少?”

    “你,你个流氓!”白静静气的牙只痒,她感觉自己要发狂了,要爆炸了,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恶了,太无耻了。

    前面开车的司机也忍不住咧嘴笑了,同时也侧着耳朵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白静静强忍住一脚将我踹下车的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36,35,29!”

    “哦!”我拉长了音,边打量着白静静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而后无论我怎么逗她,她都不在理我。

    所幸我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我能猜测的到,任康找我肯定是因为身上蛊的事情,而至于如何找到我,肯定是梁博说的,白静静斜着眼睛打量着我,看着我皱眉眉头想问题的样子,不由有些诧异。

    这个男人不说那些可恶的话时,还是挺帅的,都说男人思考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时候,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车速很快,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一栋别墅的跟前,白静静看了我一眼,淡声道:“吴先生我们已经到了,请下车吧!”

    我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点点头走下了车子,略微打量一番没有想象中的豪华,别墅的结构整体很偏简洁,风景很美,鸟语花香,这一看就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莫名的我也对任康的印象好了一些。

    白静静很明显对这里很熟悉,我跟在她的后面距离不远不及,目光四处打量,最后放在了她那29的双臀之上,前面走着的白静静面色突然红了起来,嘴里低声怒骂着,她感觉到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停在她的臀部,这几乎使得她不能正常走路,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

    所幸距离不是很远,白静静带着我走到了一处书房,然后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使得啊暗暗好笑,身穿休闲衣服的任康正在哪里练字,旁边很多都是写好的横幅,字迹刚正有力,磅礴大气。

    白静静看了一眼任康,小声道:“任总,我先生来了!”

    闻言,任康转过身子,看着我,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又见面了,因为我和梁博是生意上的好伙伴,他知道我的困境所以就像我推荐了你,有些唐突还请不要生气!”

    说完向我走来,伸出手要和我握手,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握在了一起,对方的手很有力道,但是却传递而来一股冰冷邪恶的气息,当下我没有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似乎要将任康的手给捏碎。

    任康略微吃惊的看着我,虽然手掌剧痛,但是依旧面不改色,没有让我松开手,而旁边的白静静也发现了不对,原本毫无整形的我突然变得眼神犀利,身上透漏着一股莫大的气势,让她无端的有些心惊惧怕。

    十几秒钟后我松开了任康的手,沉声道:“白小姐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任先生说,没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闻言,白静静翻了翻白眼,澎湃的双胸上下起伏,很明显是被我气到了,任康笑了笑,道:“没关系的,小静是我最信任的人!”

    闻言,我苦笑不已,我让白静静离开不是担心她泄密,而是一会出现的情景估计会吓到她。

    但是既然当事人都不愿意离开我也不勉强,看着白静静我大声说道:“给我准备一桶汽油,一碗沁降汤!”

    “什么叫沁降汤?”白静静不解的问道。

    “猪牛羊鸡鸭的眼睛内脏熬成的汤就叫沁降汤,最后滴些任总的鲜血在上面!”我看着白静静解释说道。

    闻言,白静静一副恶心的样子转身离去了。

    “任总,从你身上蛊的数量来看应该有些日子了,你竟然没有自杀,意志力还真是顽强!”我坐在靠椅上,笑着对任康说道。

    闻言,任康苦笑不已,自从一个月前染上了这种东西,他晚上就没有睡过觉,一旦发作起来就好像一万只虫子在身体内撕咬,每次都是咬着毛巾强忍了过来。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上?”任康不解的问我。

    “这叫蛊,说的简单通俗一点就是虫子,这是这种虫子被一些修道之人炼制过了,食人血,吃人肉,一旦染上没有解开的话,两个月之内身体内的内脏全部被吃完,内脏吃完之后就是骨头骨髓,最后什么也不剩下!”

    说到这,我看了一眼任康,依旧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让我不由暗暗佩服这份气度胆量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我继续说道:“至于你为何染上蛊很简单,因为蛊是人为炼制的,没有意外,没有随意性,换句话说就是有人对你下蛊,希望你死,至于是谁你自己去查吧!”

    闻言,任康沉默了,良久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估计应该是猜出谁了。

    又过了一会白静静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香气宜人的沁降汤,手伸的远远的,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后面跟着一个仆从拎着一桶汽油,我让佣人将汽油倒在一个盆里,然后让他离开了。

    “你确定不离开吗?不离开的话,估计你今天晚上会做噩梦哦?”我笑眯眯的对着白静静说道。

    白静静根本不睬我,斜着眼睛看着我,抱着胳膊,我摸了摸鼻子,然后将沁降汤端在任康的面前,让任康躺好,而后我拿出一张符咒轻轻的念了起来,最后贴在了任康的印堂之上。

    “啊啊!”

    任康突然感觉自己的全身袭来一阵排山倒海的剧痛,那是痛彻心扉的痛,这一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来的都要猛都要烈,在身体皮肤的下面好像有着什么在跳动,想要挣脱皮肤的束缚钻出来。

    “啊啊!”又是一声尖叫,白静静看到了一副可怕的现象,失声尖叫捂住眼睛不敢看了,我不由翻了翻白眼,这真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