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阴阳捉鬼师 > 第八十五章 红煞蛊

第八十五章 红煞蛊



    其实也不怪白静静害怕失声尖叫,实在是任康现在的样子太可怕了,裸露在外的胳膊,脖颈,脸上全部都是红色的小点,这些红点不停的抖动,使得任康的皮肤之处也是抖动不已,更可怕的是这些红点好像在互相的挤压发出嗤嗤的声音让人听的心惊肉跳。

    我转过身子对白静静笑道:“你还是出去吧,一会发生的时候会比现在更恐怖的!”

    闻言,这下白静静不敢久留,扭着小蛮腰落荒而逃。

    此时任康疼的牙齿直打颤,眼睛几乎都快瞪出来了,但是愣是一句呻吟都没有发出来,下一刻任康身上的衣服全部碎裂,整个人变大了不少,胳膊上,双腿上,脖子上布满了血色的小红点慢慢的凸起,快速的拉伸,这也是为什么人变大了,这是被硬撑的,由此可以想象这种痛苦有多麽的痛。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任康还在慢慢的变大,不是我故意折磨他,而是蛊这种东西很狡猾,有的善于隐藏,虽然我用符咒将这些股给驱了出来,但是并不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只要有一只蛊隐藏在任康的身体里要不了一个月又会变成这样,而且更难清除!。

    十分钟后,任康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毛孔中都有血气崩了出来,快要到极限了,是时候了,再等下去估计任康就要被硬生生的给撑破了。

    我再次拿出一张符咒混着清水给任康灌了下去,然后将那碗沁降汤放在了任康的右手边,而与此同时他全身的红点化为红色的潮水全部凝聚在了右手上,原本就膨胀了许多的右手再次变大,几乎都比大腿粗了。

    不能再耽误了,再耽误的话任康这条手臂算是废掉了,我立马拿起桌子上的那把刀子快速的在任康的右手上划了一道口子,而后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一样,那些红色的红点化为一道洪水的溪水哗啦啦的流了出来,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溪水,而是无数红色的虫子,这些虫子尖头尖角,只有芝麻大小,头上有角,角下面有一排牙齿,好像一个个刀子,散发着寒光。

    这些虫子全部涌入沁降汤里面扑哧扑哧的吃了起来,汤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变少,任康身上的红点也快速的消失,不到一分钟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而那碗本来盛着沁降汤的大碗此时汤没有了,里面全部都是红色的虫子,不停的蠕动,想爬上来却好像没有什么无形的力量阻碍着,我立即将旁边盆里的汽油点燃,而后将大碗直接扔了进去。

    自盆里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其中竟然夹杂着呻吟声,阵阵尸臭味弥漫,十分难闻。

    “就是这种虫子害我吗?”任康浑身好像被淋湿了一般,全是水,他面色惊恐的看着被烧的虫子,心有余悸的问道。

    我点点头:“这种虫子名叫尸虫,寄生在尸体之上靠啃食尸体存活生存,凶性暴戾残忍,繁殖力强,而一旦被炼制成蛊寄生在人的身上前面靠吸食寄生者的血为食,随着血液的减少不能满足它们,它们就会吞噬血肉骨髓,内脏,一般被下了蛊的人最后都是尸骨无存,连一块血肉都不剩下,被吃的干干净净!”

    我不是危言耸听,蛊也是分为好几类的,最常见的自然就是虫盅了,任康身上的就是红煞蛊,属于比较凶残的一类。还有心盅,蛇盅,蛙盅,桃花盅,每一个盅的下的方法不同,解除的方法也不相同,其中虫盅和蛇盅最为残忍凶厉。

    任康拿起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笑道:“这次谢谢你了,你开个价吧,只要我能做到的都没有问题!”

    我笑了笑,也不客气直接说道:“你这个保安公司不错不如送个我如何?”

    闻言,任康微微一愣,而后点头说道:“行,没有问题,这个保安公司也是刚成立没多久,规模不大,你要我就送给你了,一会我会让白秘书给你签订转让协议书!”

    “我不要,转让给我哥们刘浩洋吧!”

    任康满脸诧异,笑着说道:“滨湖区的保安公司很多,竞争很激烈的,要不要我帮你们站稳脚步!”

    我知道任康说的实话,但是我有我的打算,总有一些大厦,一些场所闹鬼或者有古怪,而这些地方那些保安公司恐怕就不敢接活了,而我们敢,这就是优势。

    换句话说,我要做的是不是简单的保安公司,或者叫驱鬼保安公司最好。

    任康将白静静叫了进来,吩咐她准备好转让合同,闻言,白静静满脸诧异但是并没有多问,出去准备合同去了。

    不到一会合同准备好了,我也替大壮将名字签上了,从今天开始大壮就是一家保安公司的老板了。

    签完合同后,任康非要留我吃饭,吩咐下人做了一大桌子菜,异常丰盛,我也没客气,坐在那里大吃了一顿,等一顿饭吃完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眉头一皱,目光扫向一旁的草丛,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都跟到这里来了啊!

    我摆摆手让白静静不要跟着我,然后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慢慢的向着任家的外面走去,只是心中异常警觉,只是令我意外的是一直走出任家那只小鬼竟然没有跟过来,下一刻仿然大悟,这小鬼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任康,或许养小鬼的人和给任康下蛊的是同一个人。

    想到此,我马不停蹄的立即转身回去,走到一半正好迎到白静静,她看到我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有东西忘记了!”

    “你们任总有麻烦,快带我去见他!”闻言,白静静一愣,听我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在她的心里已经认可我的能力,当下不敢耽搁带着我向任康的卧室走去。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任康正躺在床上一个青色的小孩趴在他的身上,面色狰狞邪恶,伸出双手狠狠的掐住任康的脖子,而任康也伸出双手把弄着脖子,希望能喘了气。

    而这在白静静的眼里好像是任康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当下面色着急就急忙的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