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十五章 鬼记者

第二十五章 鬼记者

叶少阳一看之下,小马这次沉迷的更深,普通手段很难招魂,当即划破中指,点了一滴血在他人中穴上,接着在左右肩膀上各拍了一下,帮助他点燃天灯,念了一遍引魂咒,凸出中指,在他丹田上用力一扣。
  
  小马猛然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叶少阳的手,大声喊道:“小叶子救命!”
  
  “别喊了,你已经醒了。”
  
  小马看看左右,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喃喃道:“吓死我了,差一点就从悬崖上掉下去。”
  
  叶少阳回头看墙上那幅画,已经恢复原样,断崖残岩,孤亭耸立,很有意境。
  
  小马缓过来之后,说起自己入梦的经历,与上次差不多,不知怎么就出现在那座山上,这次没有叶少阳的提醒,他并不知道自己身在梦中,浑浑噩噩的爬上山顶,走进那座小亭,身边微风和煦,祥云飘渺,本来感觉还不错,突然间,地面向着悬崖方向倾斜起来。
  
  “我虽然在梦中,但是逃生的本能还是有的,不过那坑爹的亭子四周好像被空气墙封住了,跑不出去,接着山顶就塌了,幸好你关键时刻叫醒我啊!小叶子,大恩不言谢,下辈子你变个美女让我伺候吧。”
  
  叶少阳斜了他一眼,“你也是够了,刚从鬼门关绕一圈回来,还有心情开玩笑。”
  
  小马嘿嘿一笑,“有你在,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你一定会救我的。”
  
  叶少阳心中很悲哀,自己下山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怎么就是这种无赖?
  
  老郭通过他们的叙述,也听出一点眉目,皱着眉头道:“小师弟,这件事很麻烦。”
  
  叶少阳点点头,“是很麻烦,这家伙能把人的魂魄引到画里,还能改变画中的景象,用来杀人,说明修为不浅,最关键的是,刚才小马入梦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根本没察觉到它的到来……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鬼妖。”
  
  将目光移到小马脸上,说道:“第一次可以是意外,现在同样的事又发生,人家肯定是针对你来的,你仔细回忆一下,最近干过什么不寻常的事,嗯?”
  
  小马皱眉想了想,嗫嚅道:“用望远镜偷看女生宿舍,算不算……不寻常的事?”
  
  “你特么给我正经一点,人家现在根本不怕我,只要你睡觉,人家随时能要你的命,你要是不怕死,我当然不管你。”
  
  小马一听这话慌了,想了半天,一脸委屈的抬起头:“我真的没干过什么事,或许……干过什么,但是想不起来,你给我点提示。”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我要是知道原因,还问你个鬼?”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很多人惹上鬼妖都是无心或偶然之举,要是一点提示没有,的确不好找到头绪。
  
  想了想,叶少阳转身问老郭:“石城有鬼记吧?”
  
  “当然有,你要请,我给你找个靠谱的。”
  
  买了单,三人一起回叶少阳的房间去,电梯里小马暧昧的问道:“什么是鬼妓?”
  
  “地府安排在人间的鬼差,在固定的某一地区游荡,负责接引新魂,由于长期呆在一个地方,对本地的灵异信息知道的很多,就像人间的娱乐记者一样,我们法术界戏称它们为鬼记。”
  
  小马擦了把汗,“原来是鬼记者,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要找一个女鬼来做服务……”
  
  叶少阳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回到房间,叶少阳把床头柜上的东西清理掉,从背包里取出八卦镜,摆在上面,用朱砂笔在镜面上写下三道竖线,再点燃两根黄蜡烛,放置在铜镜两侧,取出一张空白符纸,让老郭用朱砂笔写下那个鬼记的名字,在蜡烛上烧掉,烟全部飘进了铜镜里,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镜面里显现出来,居然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
  
  “穿的这么时尚。”叶少阳暗自嘀咕。
  
  “鬼也要与时俱进嘛。”鬼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叶少阳一眼,“新来的法师,哪一派的?”
  
  老郭凑上来,恭敬的说道:“这是我小师弟,茅山内门弟子,天师牌位,刚下山来,找张先生你问点事情。”
  
  张先生做出惊讶的样子,拱了拱手道:“这么年轻,就是天师牌位,失敬失敬。你比当年道风下山时,还要年轻好几岁。”
  
  “你认识我大师兄?”
  
  张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准确的翻到某一页,道:“一九九六年十月初二,他找我打听南城一个绿毛僵尸的下落,欠了我二十根香烛,十刀纸钱,一直没给我。你要是见到他,记得提醒他付账。”
  
  叶少阳笑了笑,“待会我问完事情,一起付了。”
  
  张先生笑道:“一码归一码,这是规矩,不过你是他师弟,帮他付账,我可以接受。你想问什么?”
  
  叶少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有一个家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怀疑是邪灵,能够把人的魂魄带入画中,并改变画中的场景,灭人魂魄。请问张先生,知不知道这家伙的来路?”
  
  张先生从身后摸出一副算盘,噼噼啪啪的打了一通,抬起头来,道:“三十根香烛,十五刀纸钱。”
  
  “好说。”叶少阳打了个响指,心情大好,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这鬼记真的知道。
  
  张先生满意的笑了笑,道:“这是一只邪灵,生辰不知,来历不知,来石城的目的……也是不知。”
  
  叶少阳差点吐血,“这算是什么,骗钱呢?”
  
  张先生也不生气,笑道:“我是同治三年当的鬼差,那个时候,它已经在石城了,一向独来独往,不来我这报备,也不跟任何鬼怪打交道,谁知道它成型多久了,它从来没害过人,我也不能把它怎么样。”
  
  叶少阳皱起眉头,“它不害人?”
  
  “不害,你师兄道风当年跟它打过交道,没有灭它。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它是一个画中人。”
  
  “画中人……”叶少阳恍然,怪不得它可以穿梭进入每一幅画中,原来是天生的属性。画中人通灵,这种事历来不少,由于某些机缘,或是高人点拨,画上的人逐渐通灵,可以走出画卷。例如聊斋里的颜如玉,就是画中人。
  
  画中人本质上是邪灵,但是没有怨气,一般很少惹是生非,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修炼,向着仙位奋斗。所以,叶少阳很搞不懂,一个从不害人的邪灵,为什么两次三番来骚扰小马,还差点要弄死他?或者……它的目标是自己?
  
  叶少阳沉吟片刻,问道:“怎么样才能找到它?”
  
  张先生道:“它在东华山有个洞府,但是从不回去,据我所知,它每天游荡,看到哪幅画风景好就进去住上一阵子。”
  
  叶少阳无语,这邪灵日子过的比自己这个法师还潇洒。
  
  “还有一个线索,免费提供给你,三年前,它跟大学城的一个女学生走的很近,后来这个女学生死了,它也消失了很久,最近才出现。”
  
  叶少阳一怔,“大学城?哪间大学?”
  
  “石城理工大学。”
  
  小马一怔,惊道:“死的那个女生,是不是叫陈琳?”
  
  张先生啪啪打起算盘:“这是无关问题,想知道,再加十刀纸。”
  
  叶少阳苦笑,“没问题。”
  
  张先生满意一笑:“是叫陈琳。”
  
  小马缓缓张大嘴巴,手伸到兜里,拿出钱夹,抽出一张相片,正面对着叶少阳,喃喃道:“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