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十二章 三尾蜈蚣

第五十二章 三尾蜈蚣

    “你们不饿,它倒是饿了。”老太婆弯腰看着自己的肚子,伸出干枯的双手,撕开衣服,露出圆鼓鼓的肚皮,然后做了一个令在场数人尖叫的事情:十根尖利的手指,直接抠进了皮肉中,黑血顺着肚皮汩汩流出来,腥臭味弥漫房间。

    “扑哧”一声,整个肚皮被撕开了一个长口子,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里面挤出来,却是一个扁平的脑袋,乌黑发亮,用力一挺,伸出来一大截,一对螯牙凌空张开,头部扭曲,发出“咝咝”的叫声。

    “蜈蚣!”谢雨晴失声尖叫,老太婆的肚子里,居然有一只蜈蚣!

    到这份上,没必要再装下去。叶少阳飞身上前,手持枣木剑,砍向老太婆的脑袋。

    老太婆双臂高举,试图抓住枣木剑,不料叶少阳这是个虚招,剑锋一转,口中大声念起一道咒文,枣木剑上金光一闪,顺着老太婆的脖子削下去,将脑袋齐齐砍断,一腔黑血喷射而出,叶少阳舞了个剑花,将黑血滴水不漏的震飞。

    老太婆被砍掉的脑袋,正好飞向小马,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来,小马本能接住,那脑袋离开躯体,居然未死,张着大嘴朝小马手指咬去。

    “我靠!”小马用力一甩,将脑袋扔出去,正落在老郭怀里,一口咬住老郭的衣服不放。

    老郭不敢怠慢,抽出枣木剑,不断对着脑袋砍下去,黑血四溅,将脑袋斩成了好几块,方才掉落下去,丧失灵智。

    “差点被你小子******害死!”老郭冲小马骂道。

    众人转头望去,老太婆那副没有脑袋的身体仍然屹立不倒,在那只蜈蚣的挣扎下,整个腹腔都撑开了,黑血像水管一样哗哗流淌,大黑蜈蚣奋力向外爬着,将花花绿绿的内脏肠子搅的哪里都是,整个场面血腥到了极点。

    叶少阳挥起枣木剑,对着蜈蚣的脑袋斩去,想要像之前对付老太婆一样,一剑砍掉脑袋,不过这蜈蚣显然聪明得多,扬起头,一对螯牙正好夹住枣木剑,用力一扭,叶少阳毫无准备,居然被它将枣木剑夺过去,扔了出去。

    “畜生力气挺大。”叶少阳倒是全然无惧,右手捏了个法诀,照着蜈蚣头顶拍去,蜈蚣再次扬起头,还想故技重施,来咬叶少阳的手。

    叶少阳一声冷笑,手一翻,避过螯牙,用力拍在它扁平的脑袋上。

    “咝……”蜈蚣一声怪叫,口中冒出一股白汽,身子晃了晃,向后弯曲,然后猛地一弹,从老太婆体内挣了出来,飞在空中,众人这才看见,它居然长着三条尾巴!

    “三尾蜈蚣!”老郭大叫起来,“往后退往后退,注意!”

    他只顾着提醒众人,仔细一看,蜈蚣居然是朝自己来的,当即念起咒文,手中枣木剑迎面劈去,正砍在蜈蚣头顶。

    他法力毕竟有限,当即感到右臂一阵发麻,枣木剑脱手而出,不过那三尾蜈蚣挨了这一下也不好受,这畜生不傻,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虽然不如那白面的厉害,但也不那么好对付,一扫眼旁边还有一个,看上去一脸紧张,好对付点,当即放弃老郭,朝那人扑过去。

    三尾蜈蚣选择的人,是小马。

    一看蜈蚣本来跟老郭打的好好的,突然朝自己扑过来,小马吓得赶紧后退,却忘了身后就是床,腿一伸倒在床上,正压在那老太婆的尸身上,下一秒钟,蜈蚣扑在他身上,身体来回摇晃,本来硕大的身体居然越来越小,变成寻常蜈蚣那么大,脑袋一伸,钻进他因尖叫而张大的嘴巴里,用力往里钻。

    “不好!”叶少阳失声叫道,跑过来,双手抓住蜈蚣的三条尾巴,却又不敢太用力,生怕拽断了尾巴,蜈蚣本体不死,一旦钻进肚里,咬坏内脏,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活了。

    叶少阳抓住蜈蚣的尾巴不放,转头对老郭道:“师兄,快,雄黄水!”

    老郭回过神来,急忙解下背包,拿出一个粗瓷小碗,洒了一把雄黄在里面,一时间找不到水,随便从包里抓住一个喷雾小瓶,拧开盖子,把液体倒进碗里,拌了拌,在叶少阳吩咐下,顺着小马的鼻子往里灌。

    “用力吸气,用力吸!”

    小马一使劲,液体顺着鼻孔流到嗓子眼,正好流到三尾蜈蚣的脑袋上,一闻到雄黄的味道,三尾蜈蚣立刻抽搐起来,一个劲往后缩,叶少阳抓住机会,一下将其拽出来,一只手掐住蜈蚣七寸,另一只手摸出五帝钱,就要灭了它。

    “师弟稍慢,这东西有用!”老郭拦住叶少阳,取出一截红线,沾了雄黄,小心翼翼的裹在蜈蚣的螯牙上,再写了两道符,用雄黄粘在一起,中间掏空,把蜈蚣塞进去,封上口。那蜈蚣螯牙被捆,又被符咒困住,老实呆在里面,动弹不得。

    “嘿嘿,小师弟,这三尾蜈蚣可是稀有,杀了多可惜。”

    叶少阳知道他要干什么,说道:“它是被这活尸用血肉养的,体内尽是尸气,不好渡化。”

    “没事,慢慢来,一旦成功,这东西就是宝贝,对付一般鬼妖相当不错。”

    既然他想要,叶少阳也不好拦住,嘱咐他小心一点,然后转头去看小马,这才发现小马捂着喉咙,满脸通红,在床上打着滚,眼泪流的满脸都是。心中一沉,急忙问道:“嗓子被蜈蚣咬了?”

    小马摇摇头,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打开自己的背包,拿出一瓶纯净水,打开来漱了漱口,又往鼻子里倒,折腾了半天,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冲着老郭大吼一声,“特么的呛死我了,你特么给我灌得什么玩意!”

    “雄黄啊,怎么会呛呢?”老郭也是摸不着头脑。

    叶少阳拿起老郭刚才用过的瓶子,闻了闻,一股胡椒味,冲老郭摇了摇头,“你也是够了,用胡椒水拌雄黄,喷在鼻子里不呛死人才怪。”

    老郭一拍脑门,脸顿时涨得通红:“抱歉抱歉,刚才也是手忙脚乱了,随便拿了一瓶有水的就用,没想到是胡椒水,嘿嘿,小马兄弟,对不住啊。”

    谢雨晴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你带胡椒水干什么,能辟邪?”

    “哪里啊。”老郭一脸尴尬,“我女儿要去外地上学,我给她买了防狼喷雾剂,就是胡椒水,随手放在包里,还没来及交给她。”

    小马泪流满面,委屈地道:“你说我要真是调戏妹子被喷,起码也占了便宜不是,这特么白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