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七节 暴怒的天子

第十七节 暴怒的天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概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刘德就在李信的带领下来到了薄皇后的寝宫之前。

    以前,当太皇太后还在世之时,这里常年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但此时已经无比冷清了。

    除了偶尔巡逻而过的卫士以及负责清扫宫闱的宦官外,很少能看到其他人。

    走进殿中,殿内的侍女也是很少,稀稀拉拉的就站着三五个。

    薄皇后身披孝服,坐在塌上,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男子跪在她身前,似乎在说什么,见到刘德进来,两人才停止交谈。

    “儿子见过母后!”刘德跪下来问安。

    “快快起来!”薄皇后见到刘德,脸上一下子有了些血色,吩咐侍女道:“快去给殿下备坐!”

    “不用了!”刘德站起来,一边走一边道:“儿子就想到母后跟前说说话!”等走近薄皇后身边,刘德这才发现,那个男子是薄皇后的兄长枳候薄戎奴。

    薄氏外戚向来人丁单薄。

    太皇太后只有一个弟弟,那就是已故的枳候薄昭。

    薄昭生了三子一女。

    其中长子与幼子皆夭折,只有次子活了下来,并承袭了枳候,那就是薄戎奴,幼女就是如今的薄皇后。

    见了薄戎奴,刘德也行了一礼:“见过舅父大人!”

    “好孩子,快起来!”薄戎奴笑着扶起刘德,并仔细打量着。“老臣可当不得殿下这礼!”

    薄氏外戚其实在汉室的政坛上分量很小,除却他的父亲薄昭曾经官至车骑将军外,就再没有人出仕为官。

    因此,太皇太后一驾崩,薄家人顿时就慌了神。

    他们在朝中一无人二无权,现在又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将来会怎么样,他们心中实在是没底。

    因此,当薄皇后起了过继的心思之后,薄戎奴是在其中跳的最欢的一个。

    若能过继一子到薄皇后名下,即算将来争不到太子之位,起码,也能保证薄家再荣华富贵三十年。

    薄戎奴越看刘德越是喜欢。

    拉着刘德的手坐下来,嘘寒问暖。

    一边的薄皇后也是笑颜逐开,陪着刘德聊着一些家常。

    过了一会,薄皇后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吾听大长秋说,我儿方才哭了?到底所为何事,说出来给吾听听,吾或许能帮我儿排解一二!”

    刘德低头道:“就是与母妃起了些矛盾……”

    说着刘德就本本分分的将刘荣要求他交出天子所赐的令符以及粟姬的态度与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这粟姬也太偏心了……”薄皇后听完皱着眉头道:“吾找个机会定然好好说她一说……”

    “还是不要了!”刘德赶紧的道:“儿子母妃的性子,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

    “真是难以你了!”薄皇后感慨着叹道:“粟姬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吾若是有个刘德你这样听话孝顺的孩子,便是明天死了,也不觉得遗憾了……”

    说着就想起了心中的痛楚,又呜呜的抽泣了起来。

    刘德也很配合的立刻跪下来,道:“母后莫哭,母后若是愿意,您以后就将刘德当您的亲儿子看吧!”

    “此话当真!?”薄皇后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刘德,她本以为起码也要再过十天半个月的交流,才有机会跟刘德提及此事,却是想不到她都还没做好准备,刘德就已先说出口了。

    “当真!”刘德跪着道:“儿子也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母后,心里都特别亲切,因此,母后若愿意,以后就拿刘德当亲生的儿子看待罢,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

    此话,刘德倒也不是哄骗薄皇后。

    前世之时,刘德从小黑屋出来后,就一直想报答对方的援手之恩,可惜,作为一个被分封出去的皇子,他哪里有那个能力报答?今生若是可以,刘德不介意为薄皇后做些事情。

    “好孩子!”薄皇后激动的抱着刘德哭了起来。

    只是,两人都知道,在皇室过继这种事情不可能像寻常人家一般,双方同意了就行,还需要有天子背书,太后恩准。

    这两步都是极为艰难的。

    好在如今太皇太后刚刚驾崩,多少还有些香火情在,若是迟个一年半载,此事可以说一丝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

    清凉殿是天子在未央宫的夏季办公地点。

    因为是国丧期间,所以,一切布置都是从简。

    此刻天子刘启正在看着昨日刘德呈给他的奏疏,这已不是他第一次看,但是,他依然觉得,怎么看怎么舒服。

    奏疏所写的东西,虽然还是离不开昨日刘德在家宴上所说的内容。

    但文风与笔法,却让刘启看的很舒服。

    刘启喜欢法家,这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诸多皇子中,那些已经成年或是即将成年的皇子写的东西能对他脾气的实在不多。

    像刘荣写的东西就让他觉得很不爽,太胆小了,翻来覆去的抄写四平八稳的东西,有意思吗?

    刘德以前呢,写的东西倒是很好看,文笔也不错,但奈何通篇都是儒家的东西,这也没什么意思!

    刘阏、刘余、刘非呢。

    一个过于平庸,一个又有口吃,剩下一个满脑子都是打仗。

    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倒是现在刘德的改变,让他很是欣赏。

    只是……

    放下刘德的奏疏,拿起旁边刚刚呈上来的另一封奏疏,刘启就觉得有些头疼了。

    那是晁错写来的。

    刘德昨晚的言论,根本瞒不住人,因此,今日的朝会之上就已经有大臣在议论了。

    丞相申屠嘉更是大赞刘德的办法老成谋国,实乃当今最好的应对之策,至于削藩,可以休矣!

    申屠嘉这位丞相看晁错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而是很久很久了。

    申屠嘉一出头,袁盎也跟着附和。

    这两人一出头,晁错就坐不住了,因此就给上了这么一封奏疏。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刘启念着晁错奏疏上的话揉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感慨道,他自是知道,当削藩的计划进行到现在,已经是根本停不下来了。

    程不识、李广统帅的边军已经在按照命令囤积粮草,制造军械。

    周亚夫的大军也在做着准备。

    武库的钱粮源源不断的拨出去,这要是停下来,先期的付出就全部浪费了。

    这损失即使他是天子也感觉吃不消。

    可是,申屠嘉跟袁盎的意见,他不能不尊重。

    申屠嘉是丞相,五朝元老,即使是先帝也是非常尊重的。

    袁盎则是资历够深,先后当过吴楚两诸侯的丞相,是朝廷的吴楚问题专家。

    想到这里,刘启就感觉有些心烦。

    于是他问身边的宦官道:“成武,最近长安或者宫里有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一个模样白净的宦官立刻答道:“回禀陛下,最近长安风平浪静没出什么事情,倒是宫里发生了两件事情,奴婢也不知该说不该说……”

    “说来给朕听听……”刘启挥挥手道。

    “这第一件事情嘛,奴婢听说今天粟妃又发了好大脾气,打碎了宫里不少物事,到现在都还没消气呢!”那宦官笑着道。

    “粟姬又怎么了?”刘启一听脸色就不好看。

    其实他对粟姬是有感情的,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真正用心疼过的女人。

    只是……

    再深厚的感情也禁不起粟姬三天两头的闹脾气,特别是,有时候连他这个天子都要被使脸色!

    “听说是粟妃想让皇子刘德将陛下所赐的令符转让给刘荣,刘德殿下不愿意,因此,粟妃就生气了……”那宦官也看粟姬不爽,因此趁机上些眼药道:“奴婢听说,刘德殿下出门后在未央宫中的花园里伤心了好久,最后还是薄皇后的大长秋安慰的!”

    “胡闹!”刘启顿时就气不大一处来了:“朕赐的东西,粟姬也敢抢?”

    “这刘荣也太不成器了!”刘启拿着刘德奏疏道,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想着刘德先是敢于出头去探视薄氏,然后又是出来帮他解决了齐王,再看看刘荣,刘启的心里不免对刘荣有了恶感。

    “那第二件事情是什么?”刘启问道。

    “回陛下,这第二件事情是最近宫里头有些流言,奴婢也不知该不该说……”宦官有些迟疑的道。

    “说吧!”

    “诺!”宦官道:“是这样的,最近奴婢听到宫里头有些下人在嚼舌头根子,其中颇有些大逆不道的话语……他们说……”这宦官低着头,唯唯诺诺的道:“他们说王美人在生皇十子时梦见了高皇帝……”

    刘启的眼睛顿时就变得锐利起来了。

    “奴婢还听说,有人议论说,王美人在怀皇十子前,曾做过另一个梦,据说是梦到一个太阳落入王美人怀中,醒来之后,王美人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那宦官却又火上浇油的道。

    “混账!”刘启袖子一挥,将案几上的竹简全部扫到地上,狂怒的道:“去,把他们都给朕叫过来!”

    “陛下息怒!”那宦官被吓得连忙跪地。

    “敢问陛下是叫何人?”另一个宦官问道。

    “全部!”刘启怒发冲冠,感觉头发都要被气炸了:“王美人,粟姬,刘荣、刘德还有把薄皇后跟窦太后也请过来!”

    …………………………………………

    今天出门去拿电脑了,加上状态不太好,所以更晚了一些。

    嗯,明天三更补偿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