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要做皇帝 > 第二十六节 官商勾结

第二十六节 官商勾结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强行压抑着心里的不满,刘德活动了一下筋骨,对着左右的卫兵吩咐道:“走,我们进去,上旗亭看看!”
  
  说着就径自上前,卫兵们连忙跟上,护持在左右。
  
  所谓的旗亭,指的是按照汉代律法每个市中必然建造的一个最高建筑。
  
  所谓‘旗亭五重、俯察百遂’。
  
  其地位大概相当于后世的工商行政管理局,是市令、市丞的办公点,站在旗亭,可以将全市的一切尽收眼底。
  
  刘德领着一大帮卫兵,浩浩荡荡的直奔旗亭,这自然立刻就惊动了平信市里的值班官吏。
  
  按照汉律,长安各市令秩六百石,属于中层官吏。
  
  但此时,这平信市的市令与市丞都出了空缺,因此,执掌大权的反而成了没有秩不入流的小吏。
  
  没有上司的监管,朝廷又因为国丧,没时间委派新官,故而这些天这些小吏可以说个个都是吃的满肚肥肠,甚至还有余钱去逛花街柳巷了。
  
  此时,他们乍然见到一队全副武装的禁军卫兵,杀气腾腾的朝他们走来,顿时就吓得屁滚尿流,几个胆子小的,甚至一屁股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这是我们的事情发了吗?”一个小吏巍颤颤的在心里想着:“完蛋了,这是要把我们抓去廷尉大牢吗?”
  
  按照汉律贪污受贿是要处以罚款和肉刑的。
  
  但是,太宗孝文皇帝之时发生了一件事情——缇萦救父。
  
  此事之后,太宗孝文皇帝深感肉刑太没人性了。
  
  于是本着慈悲为怀的心理和仁德圣君的本性,大手一挥,废止了许多肉刑,其中就包括了给贪污犯所设置的墨刑和鼻刑,改为笞刑和死刑。
  
  这小吏还算懂些律法,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他贪污的数字,死刑够不着,但笞刑绰绰有余。
  
  这么一想,他顿时就瘫在地上流泪不已,想着是不是要自我了结算了。
  
  作为最底层的小吏,谁不知道,笞刑比死刑残酷一万倍啊!
  
  这死刑还能熬到秋天,到时候若是大赦天下,那就能出来,即使碰不上,无非就是花点钱赎罪而已。
  
  可这笞刑,却是要立刻就执行的!
  
  最关键的是,笞刑的鞭打次数通常都是五十下起。
  
  遇到行刑的人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太好,那通常是会被当场打死的……
  
  正在这小吏纠结着是不是要马上自尽,免得受那皮肉之苦时,耳畔传来了一个仿佛来自天堂的声音:“殿下奉诏巡视,尔等还不快快出来迎接?”
  
  一听此话,小吏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
  
  一个个连忙深吸一口气,乖乖的走出旗亭,跪倒门口:“小人等恭迎殿下……”
  
  “都起来……”刘德扫视了一圈这十来个小吏,问道:“谁在这里做的时间最长?”
  
  “回殿下,应该是小人……”一个小吏站起来低头答话:“小人家父生前就是这柳市的市卒,小人十八岁子承父业,已在这柳市做了二十三年了……”
  
  “你叫什么名字?”刘德问道。
  
  “小人贱名成永,不敢入殿下耳!”那小吏道。
  
  “成永是,你带我上楼看看……”刘德说完转身对卫兵们道:“你们就在这门口等着就行了,记得,切勿扰民!”
  
  “诺!”
  
  成永领着刘德,登上旗亭的楼顶,刘德倚在窗前,远眺整个平信市。
  
  为了防止工商业坐大,汉制,每市长不得超过二百六十六步。
  
  所以,平信市的面积并不大。
  
  看上去也就占地两三里的模样,而且许多的作坊都是挤在一起。
  
  除此之外,刘德还发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柳市的北侧竟然就是渭水河,岸边还有一个码头,码头边停着几艘小船,一些工人正在从船上搬运着从上游运来的柳枝等原材料。
  
  各个大小作坊之中更是正在热火朝天的开工。
  
  煮着柳条的大锅里冒出来的蒸汽,几乎都遮住了某一片区域的天空。
  
  “这柳市我看店铺里的生意也不怎么样,怎么这些作坊还在工作?”刘德见了不免问道。
  
  “殿下有所不知,柳市中作坊生产的东西,大部分是不会在柳市售卖的,他们通常会运去东边的大市!”成永努努嘴,朝着东面道。
  
  刘德向东一看,好家伙,柳市跟东边市场的直线距离真是好近,中间就隔了一条渭河而已。
  
  霍霍,这不就是两千多年后常见的产销一天龙吗?
  
  这么看来的话,这柳市多少是能弄些钱的。
  
  于是刘德问道:“柳市每年租税几何?”
  
  汉室不是明朝。
  
  在汉代做生意自然是要交税的,为了避免商人们交税之后尾巴翘起来,还想要政治权利,像农民一样得到朝廷的平等对待,所以,法律的制定者玩了个文字游戏,汉律将包括营业税在内的所有工商业税收统一定为租税。
  
  “大概十万余钱……”成永回忆了一下,报出了一个数字。
  
  刘德听了嗤之以鼻,这骗鬼呢!
  
  看这柳市内的繁忙情况,每年销售额少说也是数以千万钱甚至上亿钱,最后国家才得十万余钱的税收,连给市里发薪水都估计不够。
  
  不过有些事情不能说破。
  
  跟后世的大天朝一样,汉室官商勾结甚至官商一体的情况非常普遍,有些时候甚至各地的诸侯王都会赤膊上阵。
  
  打个比方,现在东边的吴楚哪里来的底气敢跟朝廷掰手腕?
  
  靠的还不就是吴王刘濞把整个吴楚齐越的食盐跟铸钱买卖垄断了?
  
  前世的时候刘德的弟弟赵王刘彭祖也干过强行插手商业,垄断一些行业的事情。
  
  地方诸侯如此,中央朝廷大臣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德就记得,他曾看过的史书上记载过后来的廷尉张汤利用职权之便,将朝廷的改革消息与政策变动的信息透露给他的商人朋友们,捞取好大一笔,汉书里就说‘使贾人辄先闻之,益居其货’然后‘居物致富,与汤分之’。
  
  是不是有种大天朝的即视感?
  
  张汤的儿子张安世也不是什么好鸟。
  
  根据文献记载:安世尊为公侯,食邑万户……家童七百,皆有手技做事,内治产业,累积纤微,是以能殖其货,富于大将军光。
  
  所以说在中国,管他什么朝代,不懂官商勾结的做不大也做不起来。
  
  不客气的说,没有官方靠山,富起来也不过是只任人宰割的大肥羊啊!
  
  所以,刘德想都不用想,这数以千万计的产业里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最后落在了勋贵大臣们的口袋里。
  
  …………………………………………
  
  好伤心,昨天跟今天收藏几乎没动。。。
  
  前天晚上就是350+了,现在居然是385.。。
  
  两天35个。。。有些泄气。。。特别是今天晚上几乎没动,反而掉了一个。。。
  
  求支持ing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