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十六节 黑心

第七十六节 黑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殿下既然想知道中行说生死,这倒不需劳烦陛下遣使了……”袁盎忽然道:“臣还是有些耳目可用的,请殿下稍等三日,臣就可知那中行说现在究竟是生是死!”

    这袁盎什么时候把善缘结到匈奴去的?

    要知道,汉室防匈奴防的极为严密,除汉使之外,任何私自出塞者死!

    可这袁盎也没做过什么使者啊!

    但是既然袁盎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将此事告诉刘德,就说明他的消息渠道是合法的。

    袁盎也没打算瞒着刘德,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汉匈之间虽然彼此提防,但彼此之间还是有往来的,譬如说商队!”

    被袁盎这么一说,刘德也想起来了。

    后来刘彻朝搞了个马邑之谋,差点逮住了匈奴单于,而作为诱饵的马邑不就是一座与匈奴互市的集市吗?而引诱匈奴单于跑去马邑的不就是一个汉地商人吗?

    刘德再往深里一想,等闲的商人是能说见就见到匈奴单于的吗?

    必定是已经交易过多次,取得了信任的商人。

    再换个角度想想看,什么样的商人能跟堂堂的匈奴单于交易?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那么,那个商人跟匈奴单于做过的交易也就能想象得出会是什么东西了——不是祭祀神灵所需要的金器、铜器就必然是与战争息息相关的原材料:青铜、铁甚至弓箭、制式的军备。

    除此之外,刘德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交易会让堂堂匈奴大单于自己亲自接待和交易的东西。

    “果然,不把军火武器卖给敌对国的商人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商人!”刘德在心里嘲弄了一声。嘴上却道:“原来如此!”

    袁盎又拜道:“殿下,臣今日与殿下见面之事,请殿下万勿传扬出去!”

    “善!”刘德抚掌道:“小子也正有此意!”

    跟袁盎说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有些若是传出去,对刘德也没好处。

    而刘德之所以跟袁盎说这些事情,是因为他知道袁盎的嘴巴很严,不该说的一句都不会说。

    “那臣就现行告退了!”袁盎再拜道。

    “袁公请留步……”袁盎起身,正要离开,又听得刘德的声音,连忙回头问道:“殿下还有何事?”

    刘德张了张嘴,他本想让袁盎去提醒一下申屠嘉。

    但他的理智和情感告诉他,这不是他能插手的事情。

    想想看,便宜老爹怎么对待晁错的?——吾不爱一人以谢天下!晁错就这样被牺牲掉了。

    再想想看,便宜老爹怎么对待周亚夫的?——吾不用也!此泱泱者,非少主之臣!于是冷眼旁观周亚夫在狱中绝食而亡!

    对于便宜老爹来说,什么都可以牺牲,只要能完成他的目标。

    那他的目标现在是什么?

    削藩!

    丞相申屠嘉既然挡在了削藩的路上,难道说,申屠嘉能比晁错与便宜老爹的感情更深?晁错可是潜邸大臣啊!十足的心腹手足,说抛弃就毫不含糊的坚决抛弃了,最多也就在后来流了两滴鳄鱼的眼泪罢了。

    刘德确信无疑,他若是跳出来想拉一把申屠嘉,最后可能申屠嘉没拉上来,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哪怕只是通过袁盎来间接的提醒申屠嘉都不行!

    因为申屠嘉的脾气和性格不会允许他临阵退缩。而事情一旦闹大,刘德被人给查出来在背后使坏,便宜老爹能饶过他才怪!

    想到这里,到了嘴边的话,被刘德生生的咽下去,变成了:“袁公,若有机会拜见丞相,可代我代为问好!”

    “一定!”袁盎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道:“若有机会,臣一定代为转告!”

    等到袁盎走远了,刘德转过身子,对着摆在房中的一面铜镜端详着自己的样子。

    镜子,是清澈的。

    人的脸蛋,也是干净的。

    只是……心是黑的!

    刘德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的心里还是回忆着与申屠嘉见过的几面。

    这是一位长者,一位忠臣,可惜了……

    本来,刘德还以为他可以改变申屠嘉的命运,但昨日早朝之后他就知道了,有些事情,已经无可救药。

    当然,申屠嘉也不全是死路一条。

    假如他能主动辞去丞相之职的话,便宜老爹为了脸皮也不会对他怎么样,晁错更没了借口和理由对他下手了。

    只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让申屠嘉向晁错服软……呵呵……

    …………………………………………………………

    三天后,刘德乘着马车出现在了南陵郊外的铸钱作坊,今天,这里将出现第一炉新铸的五铢钱。

    滚烫的铜水倒灌进铸钱所用的钱范,工匠们忙里忙外的忙活着。

    刘德却是好整以闲的坐在作坊之外的一间特别为他腾出来的雅室内,就等着第一批铸造好后出炉的五铢钱送来给他看。

    只等了一会,一个宦官就捧着一匣子新鲜铸造出来的钱币,进来欢喜的禀报:“恭喜殿下,五铢钱已经铸好了,请殿下过目!”

    刘德接过匣子,从里面粘出一枚钱币,对着阳光,端详起来,钱币之上的花纹是那么的美丽,刘德又将这枚钱币放在手心感受了一下,只觉得颇为光滑,比起一般的钱币来说,这五铢钱就像是公主一般。

    刘德已经看到了他这作坊中所出产的五铢钱将四铢钱打的落花流水,溃不成军的景象。

    “嗯,不错,你们两个辛苦了,我会为你们两个在父皇那里请功的!另外王道,赏他们两个每人五金!”刘德自然也不会吝啬这点小小的恩惠。

    “诺!”王道点点头,领着两个欢天喜地的宦官去领赏钱。

    刘德抓着手里的五铢钱,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有了钱就不怕做不成事情。

    从辟阳侯府里抄出来的铜器少说也有十万斤的样子,足够刘德铸出一千万枚五铢钱。

    一千万五铢钱是什么概念?

    当此之时,一个成年人的人头税一年是一算一百二十钱,一千万枚五铢钱能帮将近九万成年人缴纳他们的算赋。

    用来买米的话,关中粟米一石最多不过五十钱,可买两百万石粟米!

    “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啊!”刘德感慨了一声。

    当然,这些钱首先要流动起来,才能算是财富,否则,摆在库房里腐烂吗?

    …………………………………………

    这一章写了一晚上,想了很多次,改了很多次,最后决定这样写,因为我不想我的主角是那种伟光正的,那样的政治人物不存在。

    当然我也知道这么写的话,肯定有同学会不舒服~

    SO先传上来,大家看看,真要觉得不妥我可以改~

    嗯,天大地大,读者老爷最大!

    最后感谢所有打赏的同学们,就不一一点名了

    嗯,我睡觉去了~有意见可以在书评区说,只要不涉及人参公鸡,俺都能看得下去,嗯就是这样~

    大家晚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