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3章 生前

第3章 生前



    当听到张坤答应明天就帮助自己回去完成自己的放不下心的事情后,鬼老者明显开心了很多,在陪着张坤吃过晚饭后,鬼老者就开始讲述他的一些事情。

    鬼老者名叫许光良,死时八十六岁,年轻时还打过抗日战争,算的上是老一辈革命家,在新中国成立后几年便退伍回了家,靠着老家分的那几分地,倒也讨了房媳妇,过起了安稳日子,并在其后的三年和五年,分别生下了两个儿子。

    之后的二三十多年倒也安稳,凭着一些力气和手艺,也赚了不少钱,到了九十年代,靠着积蓄盖起了房,两个儿子也都讨上了媳妇,孙子孙女一人一对,倒也可以算的上是儿孙满堂,到此为止,许光良对自己的前半辈子都还是满意的。

    不过可惜,人生总会有不如意之事,到了许光良老年,两个儿子也都三四十岁的年纪了,最大的孙子都读上初中了,可是,两家的媳妇却开始闹起了矛盾,连带着两个原本亲近的儿子也变的疏远了起来。

    时间再过,到了两千年后,两个儿子的家庭闹的更加不可开交,虽然是住在一栋楼房里,每天见面的机会多了,可是,两家大人,即使碰上也难得叫上一声,笑脸更是一个没有。

    而且随着许光良年纪渐大,两家便开始就房子的问题争吵了起来,毕竟房子只有一套,两家人谁都想要,而且谁都想将对方挤出去一个人独占。

    两家人从来也不想想,老人还在世,就想着他死后如何分他的房子,这样老人会怎么想,反正许光良知道,自己当时听到是心里疼痛,忍不住就想起了早死十几年的老伴。

    不过,终归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许光良也没办法啊,反正房子迟早也是要留给他们的。许光良也只能这样想着安慰自己。

    这样吵吵闹闹一直持续到许光良死后,在办完许光良的丧事后,变成灵魂状态的许光良看着自己的两房儿子媳妇又在为房子的事情吵开了后,心里执念一起,便拒绝了投胎转世,变成了鬼的状态在人间游荡,之后在某个鬼那里听到张坤的消息后,便找了过来,希望张坤能帮忙解决他那两个儿子的问题。

    听完鬼老者许光良讲述完详细的事情后,张坤苦笑了一下:“这个,这个问题你要我怎么解决啊,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清官都难断了,我一个小屁孩能解决什么,而且,你那房子总共就一套,而两家人都想全占,你总不可能赶出去一个儿子,把房子留给一家人吧!”

    张坤想着,两个都是你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可难办了。

    不过哪想,许光良却肯定了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赶出去一个儿子。”

    张坤一愣,呆了。

    不过随即许光良又解释了起来:“其实,我在外面还有一块地,而且家里也还有二十万的存款,足够再建一栋房子的了,可以把那块地和二十多万的存款分在一起给一个儿子,然后再将老房子留给另一个儿子,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么简单?那你生前为什么不解决好?”张坤一愣随即问道。

    许光良苦笑了一下解释道,原来后说的那块地原本并不是他的,许光良其实还有一个哥哥,年轻时和他一起参加了抗日战争,不过他哥哥没他走运,死在了战场上,建国后退伍回家,许光良却发现,哥哥的老婆却早已经带着哥哥的孩子逃难离开了家乡。

    之后许光良接管了哥哥的老房子,一心等待着大嫂带着侄子归来,这一等就是四十年,大嫂和侄子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死在外面了还是在外重新安家了。

    两千年后,政府城市改革规划,将许光良哥哥的那老房子划了进去,就那一次,许光良从政府手里分到一块地,还有二十万的房屋补贴。

    不过一心等着大哥儿子回来的许光良打心里认为,这块地应该是属于大哥儿子的,所以也就一直隐瞒了下来,连两个儿子都没有告诉,直到死时,他还听到两个媳妇在为了房子的事情争吵,许光良却突然开了窍,大哥的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也许是真的回不来或者不回来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将那块地和二十万给其中一个儿子,和老房子算是二一添做五对半分了,这样两个儿子应该都会满意了,而且,以后房子分开了,两家人不相见,应该也就没有这么多矛盾了。

    想是想清楚了,可是当时想清楚时,许光良已经病入膏肓,开口说话不能,想要说却说不出口,指指点点的却又不行,完全说不清楚,就这样直到死。

    所以,许光良对儿子的羁绊就这样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张坤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不算太难,只是给他们两个分下家产,不过,还是得好好想个办法,太容易得来的东西人都不会珍惜,只会想着得到更多,所以得好好策划还是一下了。

    决定后,张坤望着许光良点了点头:“这事我应下了,今晚我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临山县。”

    ……

    第二天一大早,张坤便早早的赶到长途车站,坐车朝着临山县而去,中途转过两趟车,终于在十二点前赶到了目的地。

    按照许光良的指点,张坤坐着8路车来到到了许光良在县郊的房子外。

    在周围转了一圈,找了个店铺买了一叠烧纸,一对香烛,三根檀香,然后朝着许光良家走去。

    许光良的家在这周围应该算是建的比较好的了,三间门面,六层楼,外面铺着白色瓷砖,不锈钢炭化玻璃隔窗,这样一栋房子,别说两家人住了,就算等两家人的小孩全都长大,结婚后,每人一间都也足够了。

    可是就算这样,许光良的两房儿子媳妇居然还想着独占,张坤摇了摇头,有些人的想法他还真是弄不明白。

    三间门面中间是堂屋,这是中国早期房屋建筑的通俗习惯了。堂屋里没人,张坤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在一个角上找到了许光良的牌位,牌位后的墙壁上还挂着许光良身前的一张黑白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