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4章 鬼糊弄人

第4章 鬼糊弄人



    张坤的脚步声似乎惊动了楼上的人,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堂屋后的楼梯上走了下来,一脸疑惑的望着张坤,因为张坤手里的烧纸和香烛檀香,他倒是没有出言不逊,半分钟后又有一男子走了下来,看样子年纪似乎更大一点。

    一直跟在张坤身后的许光良这才介绍起来,先下来的那个是他的小儿子许明智,而后下来的那个就是他的大儿子许明德。

    张坤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烧纸放在地上,用打火机点上一对香烛插在牌位前,然后又点上那三根檀香,恭恭敬敬的在牌位前三鞠躬,三叩首,然后将檀香插入香炉,站起来后一伸手将后来看到张坤鞠躬上香便利马跑过来跪在牌位旁的许明德拉了起来。

    “咳,这位小,小兄弟……。”站起来后许明德似乎想要说什么,张坤却一口打断:“小兄弟?小兄弟也是你能叫的。”

    张坤在堂屋里找了把椅子,大开大阂的坐下,然后满脸冷霜的道:“老夫今年八十有八,许光良见了我也要叫声老大哥,这小兄弟是你们能叫的。”

    许明德明显被张坤这一下唬住了,不过一旁的许明智却冷笑一声:“一个小屁孩,也敢来我们这里招摇撞骗,要不是看在你给家父上香叩头的份上,现在老子就揍你一顿,还要把你家长找来理论一翻!”

    “许明智是吧。”张坤依旧冰冷着脸道:“老夫自幼修炼长生之道,又岂是你们所能懂的,话不多说,老夫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却也有事情要和你们理论理论,许明德,去把你家媳妇还有那小子的媳妇全叫下来,有些事情今天却也要说个清楚了。”

    许明德似乎真的被张坤吓唬住了,愣了一会后,果真朝着后面楼梯走去,正要去叫他媳妇和弟媳。

    一旁的许明智却明显恼怒了起来:“你个小屁孩还没完没了了,知道我们两兄弟的名字算什么,这附近有哪个不晓得,凭着这个就想来招摇撞骗。”

    “嘿,许明智,许光良生前,就是你对他最不孝,就连你家老子要死了,口不能言,你都要逼问着他还藏了什么钱没有,一会我自会和你分说。”张坤冷笑一声,这却是许光良昨天告诉他的,在他死前,这小儿子在身旁没人时,老是不停的问他身边还留有什么钱没有,虽然不齿小儿子的所作所为,但是许光良却真的有想将藏起来的那地契还有那二十万的存款告诉他,可惜,许光良当时真的是想说也说不出来。

    听了张坤的话,许明智明显脸色一白,不过利马有厉声厉色了起来:“小屁孩乱说什么,小心我报警,告你一个诬陷。”

    “有没有我一会自会说清楚。”张坤冷笑一声,却是再也不说什么了,等着许明德将他媳妇和弟媳全部带下来后,张坤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人全都到齐了,好,今天有些事却也要给你们说清楚了!”张坤搬着他刚才坐着的椅子径直走到堂屋神架子下,重新坐好。

    “我这次来却是因为前几日许光良跑到我那去求我来的……。”张坤话还没说完,许明智利马跳了出来:“说你招摇撞骗还抵赖,家父死了都半个月了,什么几天前去你那求你,骗人也要编个骗的圆的吧。”

    “故人托梦,不远万里,这些事说起来玄,但我总会让你们信的。”张坤冷笑一声:“还不是你们这些子孙不孝,许光良在生时就为了这房子的事吵个不休不算,你家老子死了还没几天就又吵起来了,我问你们,许光良死后四天,六天,你们是不是又为了房子的事吵起来了。”张坤双目一瞪,冷冰冰的道。

    “还有……。”张坤听着身旁许光良讲述的一些他死前和死后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站在他身前的四人全都面面相嘘,因为张坤说的事情虽然有些事是外人知道的,但是有些事别说外人,就算另外两人亲兄弟间都不知道的。

    这下四人可都吓个不轻,没听嘛,这人可是老父亲死后给拜托找来的,那,那不是说,老父亲死后还一直在看着他们。

    虽然是自己的老父,但一想到古往今来听到就十分恐怖的字“鬼”,四人还是不由的浑身一颤。

    “哼,看样子你们是信了几分了,那就好,现在我就和你们说说你们老父的意思。”张坤依旧冷着脸道,不过此时,即使是跳砸的许明智也不敢再跳出来说什么了。

    “本来这件事情许光良生前就想办好的,可惜你们这几个不孝子,许光良当时还能说时,你们无一人照顾身边,等到快死时照顾几天,许光良却是想说也说不出来,还害的我不远万里来解决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张坤先的故意狠狠的不满,然后才接着道:“你们争来争去,还不就是为了这套房子。”

    张坤冷哼一声:“许光良和我说清楚了,这套房子,他只会留个一个儿子,另一个儿子,则要从这里滚蛋……。”

    “什,什么?”听了张坤的话,许明德明显一愣。

    “别插嘴,我还没说完呢。”张坤冷冷的瞪了许明德一眼,然后才接着道:“我说的话没错,房子留给一户,另外一户滚蛋。”

    “不过,你们老父亲也不是绝情寡意的人,滚蛋的人我会给出一块同样三间门面的地,还有二十万的现金。”

    “什么,二十万?”这下四人全都忍不住大叫了出来,即使在两千年之后,二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也算是一笔大款了,足以新建一栋不下于现在的这种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