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19章 变身钢琴公主

第19章 变身钢琴公主



    带着哭笑不得的神色,好不容易从家里找出一只笔给张姓青年送了一张签名后,这才将其一脸兴奋的送出门。

    关上门,张坤叹息一声,似乎依旧有点似梦非醒的样子:“这就,大师了?”

    站在门口呆了一会,张坤死劲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旁边的赵丽娜略带迟疑的道:“刚才……,那是鬼上身吗?”

    说着,张坤还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脑海里突然多出好多奇怪的东西,一时间还真是难受的要死,好像脑袋完全变成了浆糊一样。

    赵丽娜轻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遇到过刚才那种情况,毕竟我死了也才两个多月而已。”

    “好吧好吧,管他是不是鬼上身,总之我现在已经学会阳光颂了,那么,我们可以去救你妈妈了吧。”张坤并不怎么在意的耸了耸肩道。

    “不行!”赵丽娜连连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张坤:“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快就学会的阳光颂,但是,你现在只能说会弹奏阳光颂而已,却离完美的演奏还有一段距离,相比真正的钢琴师而言,你的手指太僵硬了。”

    说着,赵丽娜回味了一下张坤刚才弹奏出来的阳光颂:“虽然很流畅,但是承接转换间偶尔还会有一点生硬。”

    还生硬?张坤脸色一呆,刚才弹的那么好都还不行?要求有没有那么高啊。

    不过想到这首钢琴曲事关一个母亲的生命,张坤叹息一声:“好吧,那么你觉得我应该要怎么做,才能让我的手指不那么僵硬?”

    对于这个赵丽娜却很轻松的直接道:“很简单,练习钢琴就好了,弹钢琴本来就能够很好的练习手指的灵活度,而且,练习钢琴也能让你对阳光颂的理解更加的深入,一举两得。”

    “ok,ok,那么就这样吧。”张坤满脸无奈的应了下来,果然还是要继续练琴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也不知道第一次弹奏出阳光颂的时候是因为赵丽娜附身的关系,还是说那时候灵感特别强,总之,之后张坤练习弹奏的阳光颂总是没有第一次的那种感觉。

    那光芒四射,充满朝气活力,带着一股子的灵动……。

    不过赵丽娜已经很满足了,张坤能在第一天就学会了阳光颂的弹奏,那么还有十来天的时间,足够张坤将阳光颂领悟的更加深刻,双手在不断地练习中,自然也会变得柔软而灵活。

    从那以后,阳光新村从早到晚基本都会飘扬着优雅而动听的琴声,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同一首曲调,但是偶尔也会有其他一些国际知名的钢琴曲,如天空之城等……。

    优美而动听的琴声让整个阳光新村都笼罩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之下,不管小孩,青年,中年,甚至老人,都知道阳光新村来了一个钢琴师。

    对此,所有人都感到很高兴,毕竟有免费的音乐可以欣赏,而且还是现场演奏,弄得每天张坤楼下的亭台啊,树荫啊,经常聚满了休闲纳凉的人,泡上一壶清茶,看看书,听听音乐,这样的日子才叫惬意。

    而张坤的手指也在一天一天变得更加的灵活,每一次弹奏,都仿佛真正的蝴蝶在琴键上飞舞。

    从而弹奏出来的阳光颂自然更加的动听,仿佛真正来到大自然中,天空朝阳初升,人间充满活力而四射。

    轻轻按下最后一个琴键,又一首阳光颂演奏完毕。张坤稍稍活动了一下颈部,然后站了起来。

    已经到这里十一天了,每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钢琴练习,确实让张坤的手指变得更加的柔软和灵活,但是同样的,每天这么长时间坐在钢琴前,张坤其他地方那叫一个腰酸背痛,脖子僵硬啊。

    至于赵丽娜,她去医院了。

    自从那天鬼上身之后,好吧,暂时就将那天的事情当做鬼上身好了。总之,那天之后,张坤脑袋里就猛地塞进去一大堆的关于钢琴的知识。

    不仅仅是阳光颂,还有其他出名的钢琴曲,基本上赵丽娜生前会的有关钢琴的技能和知识,张坤几乎全部继承了过来。

    除了在熟练度上张坤也许还比不上赵丽娜,但是,仅仅是音乐知识的话,张坤搞不好就又是另一个“钢琴公主”了。

    所以,赵丽娜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教给张坤的了,剩下的只有张坤努力练习,刷熟练度而已。

    因此,再加上心里还牵挂着躺在医院陷入昏迷的老妈,赵丽娜基本一天有大半时间都是呆在医院的,即使现在的她不能做任何事,但,赵丽娜就是想要陪着她的妈妈。

    练习了这么久,张坤也有点渴了,活动了一下脖子,张坤朝着客厅走去。

    不过突然间,赵丽娜从墙壁里穿了出来,猛地冲到张坤身前:“不好了,我妈妈刚才病情恶化,快要坚持不住了,我们必须马上去医院。”

    “什么?病情恶化?”张坤脸色猛地一变,然后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前几天联系过的一个货车司机,让他赶紧到阳光新村。

    之后,张坤碰的一下打开大门,然后冲上三楼啪啪的敲打起三楼某个房门。

    “谁啊,大白天的敲门,什么事。”张姓青年怒冲冲的打开大门边吼道,可是看到门外的张坤后,张姓青年立刻一脸转笑:“是大师啊。”

    张坤二话不说,拉着张姓青年就往下跑:“帮我个忙,帮我把钢琴弄下去,我很急。”

    “钢琴?”被张坤拉着急匆匆的跑下楼梯,张姓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钢琴室里的长两米,宽起码一米五的三角钢琴。

    “这么大一个家伙,我们两个人可弄不起啊。”张姓青年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一旁正忙着把前几天买来的粗绳翻出来的张坤头也不回的道:“我知道,我马上去叫其他人,你先帮我把钢琴用绳子捆起来,一定要扎实。”

    一把将绳子丢到张姓青年手中后,张坤又急匆匆的跑下楼去。

    他前几天和楼下一些纳凉听歌的都混得比较熟了,也透露过过后几天也许会需要大家帮忙抬一下钢琴的意思。

    众人都欣然同意,免费听钢琴这么久,帮个忙也是应该的嘛,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费把力气而已。

    之后在众人的帮助下,成功安全的将钢琴放到一楼,而此时正好那货车也刚刚到达。

    钢琴送入货车车厢,装载固定好后,谢过帮忙的众人,张坤坐在货车副驾驶位上,带着一脸焦急的赵丽娜朝着南山市中心医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