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20章 来晚了

第20章 来晚了



    十几分钟后,货车冲到南山市中心医院住院部,然后借用了货车司机的拖车,拖车的砧板上面,那台白色雅马哈静静的呆着。

    张坤死命的拖着拖车,朝着电梯冲去,目标直指九楼。

    阿姨,等着我,一定要撑住啊。

    而此时,九楼走廊上,沈刚和陆芊芊正牵手而行,他们旁边还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一脸笑容的望着沈刚:“沈先生,我已经和主编确认了,下周一给你预留了一个专门的人物访谈栏目。”

    “作为我们南山市最著名的青年钢琴师,再加上刚刚获得的全国钢琴大赛南湖省赛区的冠军,我想会有很多的读者希望更加深入的了解你。”

    “哦,著名的钢琴王子,年轻有为,将要代表我们南湖省参加全国钢琴大赛,为我们南湖省争夺荣誉。”青年男子一脸兴奋的道。

    沈刚嘴角微微上扬,昨日钢琴选拔赛终于落幕,而他也如愿以偿的取得冠军,获得了全国钢琴大赛的参赛资格。

    而眼前的人正是南山市朝阳娱乐报的记者周瑾,专门前来采访他的。

    沈刚“谦逊”的笑了笑:“获得选拔赛的冠军也只是侥幸而已,其实参赛选手中有很多人的实力并不比我低,也许只是因为我那天发挥的比较好吧,不过,不管如何,既然我获得了南湖省赛区的冠军,那么在全国钢琴大赛上,我一定会努力的,为南湖省带回足够的荣誉。”

    “no,no,你获得冠军可绝不是侥幸,最终决赛上,四强中,只有你是以全部十票通过的绝对优势获得胜利,这可决不是什么侥幸哦,沈先生,谦虚是我们中国人的美德,但是也有一句话叫过度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啊。”周瑾记者哈哈笑道。

    沈刚呵呵笑了一声,一旁的陆芊芊也露出一脸的傲然。

    谈笑着终于走到电梯前,周瑾笑着道:“好了,沈先生,我就不多打扰了,你们回去陪着李女士吧,要不是今天来找沈先生,我都还不知道李女士居然住院了,嗯,两位请回吧。”

    沈刚和陆芊芊微笑的回应了一下,此时电梯正好升到九楼,电梯门打开,然后一道巨大的黑影猛地冲了出来。

    “让让,麻烦让让……!”

    突如其来的黑影让电梯外的周瑾和沈刚三人都有点措手不及,匆忙间让了开来,陆芊芊还未站稳就猛地发火:“赶着去投胎啊,没看到电梯外有人吗。”

    听着熟悉的声音,张坤一愣,眼角撇去。

    靠,又是这两个家伙,就这么有缘?

    电梯外的沈刚也是双眼一凝,看了一眼张坤,然后又看着张坤身后拖车上的白色三角钢琴,眼中略微阴沉。

    虽然陆芊芊的话并不好听,换做平常张坤也许还会计较一下,但现在救人如救火,张坤就当没听见了,拉着拖车就往左边跑去。

    陆芊芊此时也终于看清楚刚才差点撞到他们的居然又是张坤,那心里一个火啊,这家伙就专门和他们作对的吗?

    陆芊芊正要破口大骂,却哪想张坤根本不带搭理他们,直接拉着拖车就跑。

    看着张坤急匆匆的神色,陆芊芊一愣,想要怒骂几句也忘记了,呆了一会,然后看着沈刚道:“这家伙,把钢琴拉到医院里干什么?”

    沈刚眉头微皱,他也想不明白。按理来说,这么大一个钢琴,医院应该不会允许带入的啊,而且,带钢琴到医院?这家伙想做什么?

    沈刚双眼一眯沉吟了一会道“跟上去看看,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旁边的周瑾奇怪的看了看沈刚和陆芊芊,他们好像和刚才那人相熟,但是看陆芊芊那愤怒的神色,似乎关系还不怎么好。

    而且,那人拖车上的钢琴,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雅马哈吧,而且似乎还不便宜的样子。

    难道他也是钢琴师?

    神秘钢琴师和钢琴王子之间,在医院碰撞产生剧烈的火花。

    唔,周瑾身为记者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

    略带着兴奋的周瑾也笑了笑:“反正没事,我也和你们一起去看看吧,把钢琴带到医院,哈哈,难道那家伙还想在医院表演钢琴弹奏不成……。”

    ……

    905病房。

    脑神经科主治医生叶南天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电击急救装置交给了一旁的护士,然后走到赵丽娜的父亲赵崇山身前,略带抱歉的叹息了一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赵先生,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也许,也许只能再维持半天的时间了。”

    赵崇山脸色一暗,双眼茫然的望了望病床上的郑丹,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还是慢慢流了下来:“女儿走了,你终于也还是要离我而去了吗?”

    颤抖着慢慢走到床前,望着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消瘦的皮可见骨的郑丹,赵崇山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嚎啕大哭了出来。

    而此时,正飞快的拖着钢琴赶过来的张坤听到病房中传来的痛哭声,张坤心中一紧。

    再次加速,冲到病房门前,张坤呆呆的望着坐在病床上号啕痛哭的赵崇山,张坤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还是来晚了。

    而此时,后面的沈刚和陆芊芊,及记者周瑾也纷纷赶了上来,站在病房门口,望着病房里痛哭的赵崇山,和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郑丹。

    沈刚脸色一凝,眼中也闪过一丝悲痛。

    而旁边的周瑾脸色终于也凝重了起来,望着病床上的人影,心里叹息一声:郑丹,国内著名音乐家,小提琴手。

    原来以前的传闻是真的啊,因女儿车祸而伤心过度后昏迷不醒。

    周瑾转头看了看病房内医生和护士的表情,再加上赵崇山痛苦的悲号。周瑾摇了摇头,看现在的样子,估计是不行了。

    可惜了,国内又一音乐大师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