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22章 苏醒

第22章 苏醒



    小护士的惊呼让很多人不由自主的随着她指向的地方望去。只见叶南天倒吸一口凉气,赵崇山也猛地站了起来,而飘在半空中的赵丽娜也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巴。

    动了,真的动了。病床上郑丹的右手小指居然开始动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赵崇山激动了起来,正要冲到床前,不过一旁的主治医院猛地死死的拉住了他,同时左手食指放在嘴边。“安静,安静,不要动。”

    说完,叶南天紧张的望着同样望过来的张坤,连忙道:“继续,不要停!”

    赵崇山顿时也反应过来了,似乎是因为钢琴曲,老伴才有的反应,那么,千万不能打扰到他们。

    赵崇山一脸激动的望着病床上的郑丹,双唇紧闭,深怕一点小小的声音都会惊动到两人。

    而正弹奏着钢琴曲的张坤也心中一跳,本来只是抱着为郑丹送行而弹奏一曲钢琴曲来着,没想到事情突然发生这样的转变。

    张坤心中顿时大喜,然后看向飘在床头一脸激动而惊喜的赵丽娜,张坤脸上终于也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眼中微微转动,向赵丽娜轻轻示意。

    这是张坤和赵丽娜以前约定好的暗号。

    赵丽娜哭着点了点头,这次是喜极而泣,最后望了一眼病床上的郑丹,赵丽娜飘到张坤身后,然后慢慢坐到了钢琴凳上,身影渐渐和张坤开始重叠。

    张坤只觉得脑海轰的一声,赵丽娜再付附身。

    猛然间,正沉浸在钢琴曲中的沈刚心中突然一跳。琴声,琴声又不一样了。

    怎么可能?

    沈刚双眼睁得猛大,琴声中的意境居然开始转变。

    他朦胧中似乎听到了一种呼唤,似乎在呼唤着什么,回来,回来?在那召唤声中,沈刚居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真见鬼,一首钢琴曲居然蕴含多种意境?这绝对是世界最顶级的钢琴曲。

    沈刚死死的咬牙,为什么这样的钢琴曲居然会出现在那个家伙手里,为什么,太不公平了。

    随着赵丽娜附身张坤,琴声再变,病床上的郑丹,面颊上略微凹陷了的眼皮也开始轻轻动了起来。

    五秒……十秒……二十秒……。

    郑丹的双眼终于慢慢睁了开来,朦胧而浑浊的双眼无序的望着病房的天花板。

    过了一会,双眼中终于渐渐恢复一些神采,脖子艰难的动了动,然后顺着钢琴传来的方向慢慢转头望去。

    钢琴……,白色的钢琴……,弹钢琴的,是娜娜吗?

    郑丹迷迷糊糊的转头望去,朦胧间郑丹似乎看到了钢琴后面,那个穿着一身白色裙子的女孩。

    娜娜……。

    郑丹艰难的抬起右手伸向钢琴,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干涩的嘴唇张了又张,但却始终没有传出任何的声音。

    轻轻按下最后一个琴键,一首钢琴曲毕。

    病床上的郑丹朦胧间看到钢琴后面的娜娜朝她露出一丝欢快的笑容,然后昏迷已久而身体虚弱的郑丹终于坚持不住,再次陷入沉睡。

    “老伴……!”赵崇山突然峰回路转清醒过来的郑丹突然再次昏迷,顿时惊恐的叫道。

    不过旁边的叶南天却丝毫不惊,一把拦住赵崇山,然后沉声吩咐道:“无关的人全部出去,小王,准备急救装置,静脉注射50(百分号)葡萄糖。”

    叶南天有条不紊的吩咐道,旁边的护士则将其他人全都赶出病房。

    十几分后,病房大门再次打开,赵崇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怎么样,怎么样,叶医生,我老伴……!”

    叶南天慢慢放下手中的听诊器,然后点了点头:“万幸,病人从深度昏迷中清醒过来,已经算是脱离了危险期了,接下来只要慢慢调养,身体就会逐渐恢复的!”

    “这就好,这就好,叶医生,谢谢你,辛苦你了。”赵崇山终于放松了下来。

    叶南天笑着点了点头:“这是我应该的,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位弹奏钢琴的小伙子,如果没有他,病人绝对不可能从昏迷中苏醒,那我就算再有办法也没用。”

    “我知道,我懂。”赵崇山连连点头:“不过也多亏了叶医生你,否则我老伴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张坤过来,咦?张坤呢?”

    赵崇山突然望着门外,钢琴还在,可刚才弹奏钢琴的张坤,却不见了。

    门外站着的只有沈刚和陆芊芊,还有那一脸兴奋的周瑾,唯独赵崇山最想看到的张坤却丝毫不见身影。

    张坤救回了他的老伴,他还没有好好感谢过对方,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

    赵崇山正要跑出门去找张坤,病床上的郑丹却突然动了一下,然后眼皮一动,双眼慢慢睁了开来。

    病床前的赵崇山脸上一喜,连忙跑到床前,一脸激动的看着郑丹。

    “老伴啊老伴,你可终于醒了!”说着,赵崇山的眼角又开始有泪水蔓延。

    “呼……。”病床上的郑丹勉力呼吸着,好久才断断续续,用着几乎弱不可闻的声音道:“娜,娜娜,我,我刚才看到娜娜了!”

    赵崇山一惊,立刻一把抓住郑丹的右手:“老伴,你可别吓我啊,娜娜,娜娜已经走了,你,你可不要也扔下我不管就这么去了啊!”

    赵崇山心里惊恐,他们这边有一种说法,只有要死的人了,才会看见已经死去的亲人,那是来接他们的。

    “呼……。”郑丹喘息了一会,双眼朦胧的望着赵崇山,然后慢慢转头看向还停放在病房内的钢琴,左手使命的抬着,指向钢琴一口一口的道:“我,我真的看到娜娜了,钢琴,钢琴那里,刚才弹琴的就是娜娜,我看到了!”

    赵崇山摇了摇头:“刚才弹琴的是娜娜的朋友张坤,你看错了,娜娜,娜娜已经走了。”

    “不,真的是娜娜,真的是娜娜回来了,而且……。”郑丹似乎说的有点急了,喘息了好久才继续接着道:“而且,阳光颂的乐谱已经被我烧掉了,这个世上除了娜娜,再没有人知道阳光颂,一定是娜娜回来了,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