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32章 验尸

第32章 验尸



    十分钟后,张坤一脸的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可能,居然真的没有任何伤痕?”

    张坤转头望向李志的灵魂:“大叔,你在死之前真的只有感到头部有剧烈的疼痛?没其他地方了吗?”

    “我肯定!”飘在半空的李志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是看着那些法医鉴定我的尸体的,当时他们检查过我的头部,但是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伤痕。”

    “那不是惨了!”张坤苦笑一声:“这样的话,我老爸这个黑锅可就难拿下来了。”

    而这时,一旁的叶南天思索了一会后突然道:“你把李志的眼皮拉上去。”

    张坤望着叶南天一愣,然后立刻低下头,小心的将李志尸体的眼皮轻轻往上拉。

    叶南天飘到李志尸体之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后,微微思索,然后又道:“你去找点什么东西,最好是棉签,然后往李志耳朵了掏一下!”

    棉签?自己口袋里好像就有。

    张坤平常喜欢用棉签掏耳朵,所以口袋里经常有备用。

    拿出棉签,然后按照叶南天所说的,张坤在李志的耳朵了掏了掏,然后小心的将棉签慢慢抽了出来。

    随着棉签的抽出,张坤突然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鼻。

    在棉签上沾上了一种灰黏黏的液体,液体上散发着浓郁的恶臭。

    看到棉签上的灰色粘稠液体,叶南天双眼一亮,双手一拍:“果然没错,杀人的家伙可真是个高手。”

    听到叶南天所说,张坤小心的拿出那根沾染了灰色粘稠液体的棉签仔细的看了看。

    “叶医生,难道你找到李志大叔的死因了吗?和这液体有关系吗?”张坤远远的捏着那根散发着恶臭的棉签问。

    叶南天轻轻点了点头:“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凶手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李志真正的死因我应该已经找到了。”

    顿了顿,叶南天一脸怪笑的望着张坤:“你从李志耳朵里掏出来的那些粘稠液体其实是李志的脑髓脑浆!”

    “什么。”张坤突然一下把手中的棉签远远的扔了出去,浑身一颤。

    脑髓脑浆……。好恶心啊!

    “小心,不要把那棉签乱扔,难道你想留下点什么证据,然后让别人来抓你啊!”叶南天笑着道。

    听叶南天这么说,张坤只能满脸苦意,然后慢慢捡回那根棉签,拿出随声携带的纸巾,包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再小心的拿在手里。

    “好吧,叶医生,现在能帮我们解释一下吗!”做完一切后,张坤小心的捏着包着棉签的纸巾然后问。

    “嗯!”叶南天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李志尸体头部道:“那个凶手应该是用一种我们所不知道的方法,在没有任何外在伤痕的前提下,瞬间击碎了李志的大脑小脑,然后造成脑死亡!”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非常仔细,或者有仪器的辅助下,是绝对不可能检查的出来的。”

    “再加上李志尸体上,车祸撞击的痕迹实在太显眼了,所以那些法医判定车祸死亡倒也可以了解了。”

    “理解个屁,我老爸都快被他们害死了!”张坤没好气的说。

    旁边叶南天轻笑一声:“好了,你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不过法医也不容易。”

    “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找到真正的死亡原因了吗,那么。”叶南天顿了顿然后道:“明天你去派出所申请重新做死亡鉴定。”

    “到时候……!”叶南天靠近张坤耳边,一步一步教导张坤明天需要做的事情。

    张坤连连点头。

    真正的死亡原因找到了,那么今天来中医院的任务便完成了。

    张坤小心的退出停尸房,然后将那把大锁再次锁回去,这时,远处放哨的赵丽娜突然用着只有张坤他们听得到的声音大喊道:“快,有人来了!”

    张坤心中一跳,然后立刻离开了停尸房大门,走到转角后这才慢悠悠的朝着外面走去。

    而这时,正好两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走过转角,和张坤相交而过。

    “好险……!”

    张坤暗暗心跳,还好,如果再晚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被发现了。

    之后张坤离开了西横中心医院,然后在红岭路派出所附近随便找了一家旅馆过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不到,张坤再次来到了红岭路派出所。

    这还是叶南天压着张坤要他晚一点来,否则,张坤恨不得早上七八点就过来了。

    碰巧的是今天早上值班的又是昨天的那位刘警官。

    “刘警官!”张坤轻轻招呼了一下。

    办公桌后面的刘警官抬头望了望张坤,眉头一皱:“张坤,又是你一个人来的?”

    “我告诉你,你爸的这案子不小,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能够解决的,还是赶紧通知你家大人吧,不要误了时间,否则越到后面越难处理。”刘警官好心的道。

    “我知道,我知道!”张坤乖巧的连连点头:“我已经通知我妈妈了,她很快就会过来,我只是先过来看看!”

    虽然很不想骗人,但张坤暂时也只能这样说了。

    顿了顿,张坤望着刘警官道:“刘警官,请问我能看看我爸爸那案子死者的死亡鉴定书吗?”

    “死亡鉴定书?”刘警官一愣,看了看张坤然后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可以,不过,你看那个干什么?”

    张坤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的道:“这个,死亡鉴定书上不是有死者的名字吗,我想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家里人。”

    “这样啊,倒也没错,能私了的话对你们两家都好!”轻轻一提,刘警官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行,你等一下,我给你拿去!”刘警官站了起来,然后去档案室找了一下,拿着一份封存的文件走了出来。

    “你看看吧,但是不能拿走啊!”

    “哎!”张坤接过文件袋连连点头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