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34章 重大发现

第34章 重大发现



    好在旁边的刘警官连忙抱住王正:“好了好了,王医生不要生气,这家伙年纪还小,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好不容易安抚下王正,刘警官一脸严肃的望向张坤:“我看你年纪还小,刚才的事就算了,你要亲自检查也可以,但是这是最后一次,而且十分钟,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好,够了!”张坤直接点了点头,他昨天都已经找到真正的死亡原因了,自然不在乎多长时间。

    最主要是他要做出一副检查的模样,然后才好乘机把李志真正的死亡原因光明正大的挑出来,这样才符合程序。

    张坤也不墨迹,从旁边推车架上拿起一副胶手套和口罩戴上,然后走到尸体前装模作样的检查了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当第八分钟的时候,张坤这才慢慢拉起李志的眼皮。

    检查了一会后,张坤终于拿出了口袋里的棉签,然后在李志的耳朵了掏弄了一会再慢慢抽了出来。

    如同昨天晚上一样,一股恶臭立刻蔓延开来,棉签上沾染上黏糊糊的灰色液体。

    看到棉签上的灰色粘稠液体,旁边的王正浑身一颤,不敢相信的望着张坤手中的棉签,然后飞快的跑到张坤面前,捂着鼻子小心的观察了张坤棉签上的灰色液体。

    张坤带着口罩,倒也勉强可以忍受的住这难闻的恶臭,一脸冷色的望着王正:“王医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吧,这个也是车祸能造成的?”

    王正眼角一颤,脸上露出一阵阵的尴尬之色。

    而旁边的刘警官也明显发现了王正的不正常,飞快的跑了过来,捂着嘴巴连问:“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王正小心的望了张坤一眼,然后站起身来看向刘警官:“抱歉,我要再检查一次!”

    说完,王正再次带着手套和口罩,小心的观察了一会李志尸体的头部,然后从旁边架子上拿出一个大型注射器。

    将注射器对准李志头部后脑勺,轻轻扎进去,然后慢慢往外抽,立刻,一股灰黏黏的液体抽入注射管中。

    拔出注射器仔细观察了一下管中的液体,王正叹了口气。

    王正放下注射器后,来到张坤面前,拿下口罩,微微低头。

    “确实是我太大意了,造成工作失误,对不起!”

    不过张坤对眼前这个所谓的法医的怒火可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口头上的道歉就消散。

    张坤冷冷的望着王正:“一个工作失误,太大意,你就能解释的过去吗?”

    说着,张坤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朝着王正吼道:“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的工作失误,大意,害的我爸爸被扣上了杀人的嫌疑。”

    被张坤这样一个,明明比自己要小上十来岁的家伙吼,王正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

    不过终究知道是自己理亏,王正也就强忍着了。直到张坤吼完后,王正才慢慢直起身来,然后脸色僵硬的走到刘警官身前。

    “刚刚有了新的发现,我会重新开一张死亡鉴定书,然后上次那张死亡鉴定书的话,我会向上面汇报申请作废。”

    说完后王正就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间,他实在没脸再呆在这里了,被一个小他十几岁的小屁孩当头喝骂,真是,什么脸都丢尽了。

    最主要的是,之前王正信誓旦旦的保证他的鉴定绝对没有问题。

    可是,刚才那抽出来的脑浆,再加上头部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基本可以判定。在死者车祸前,死者头部已经被人用某种不知道的方法彻底破坏了脑组织。

    而脑组织被破坏,那基本上就是个当场死亡的结果,所以,死者有可能在车祸之前就已经死亡,而车祸,很可能是真正凶手的一种嫁祸手段而已。

    所以,对比现在的情况,他上一次开出的死亡鉴定书基本上就是一张废纸,而且还是引导人往错误方向发展的废纸。

    “该死,上次怎么没想着开颅看一下!”王正暗恨道。

    匆匆回到自己办公室,然后开始重新书写一份新的死亡鉴定书。

    而验尸房中的刘警官惊讶的看着匆匆“逃跑”的王正,没错,就是逃跑,落荒而逃。

    轻笑一声,刘警官又看了看张坤手中的棉签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这个是什么?”

    看到王正被自己弄得落荒而逃,张坤心中总算稍稍气平,而且刘警官对他还不错,张坤也就脸上一松,然后轻声解释了起来。

    “嗯,确实有所发现。我们刚才在死者身上又找到一个致命的伤痕,而且那个伤痕在很大可能上能够证明,死者在车祸之前就已经死亡了。”

    刘警官双眼一亮,死死的盯着张坤:“你说什么?死者有可能在车祸之前就已经死亡?”

    “没错!”张坤扬了扬手上的棉签解释道:“棉签上沾着的是死者脑髓脑浆,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表明死者颅内脑组织已经被完全破坏了。”

    “而死者头部表面又没有明显的撞击痕迹,那么就表明死者头部的伤痕并非车祸造成的。”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死者在车祸之前头部就已经遭受莫名的攻击,而造成死者颅内脑组织被破坏。”

    “脑组织完全被破坏,那基本就是脑死亡了。”张坤冷笑一声:“也就是说,有很大可能,死者在被车祸之前,就已经死亡。”

    “栽赃嫁祸!”刘警官慢慢吐出这四个字,然后点了点头。

    “我马上回去向上面报告这件事,你放心,我们警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匆匆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刘警官便也立刻跑了出去,他要马上回局里报告这里的最新情况。

    车祸死亡的李志有可能是“被车祸”,张海德也许并不是真正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