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40章 叶南天的养父

第40章 叶南天的养父



    “养父?”张坤惊讶的望着叶南天,略带迟疑的道:“你,你是……。”

    叶南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对,我是孤儿,从小被我的养父养母抚养长大。”

    叹了口气,然后叶南天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如上所说,叶南天从小就是个孤儿,而他的养父养母也似乎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小孩,所以,他们从孤儿院收养了叶南天。

    三个人的家庭过着温馨的日子,不过天有不测风云。

    在他养父四十多岁的时候,突然检查出患有脑神经瘤,并且以当时的医疗水平,只能尽量缓解症状,但却无法完全治愈。

    从那以后,叶南天经常能看到自己的养父被病痛折磨,病发时,痛的冷汗直流,昏天暗地。

    见到自己的养父被病痛如此的折磨,叶南天暗暗发誓,以后自己要做一名医生,而且是脑神经科医生,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养父的病痛。

    而长大后,叶南天果然成为了医生,而且还当上了南山市中心医院脑神经科的副主任,并且在脑神经疾病上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说句夸张的话,在南山市中心医院,在脑神经疾病上,叶南天说第二,绝没人敢认第一。

    可是,就算这样,叶南天发现,自己还是对养父的脑神经瘤没有丝毫办法。

    因为,养父的头部,不管是头颅x线摄片,还是ct体层摄影,甚至核磁共振成像,都没有办法将颅内具体情况呈现。

    叶南天甚至查不出来,养父头部的脑神经瘤到底在哪个位置。

    无法确认脑神经瘤的位置,叶南天无法判断治疗方法,手术自然是更加不敢进行了。

    所以,虽然叶南天一直有在努力研究想办法,但病情还是这样拖了下来。

    直到前些日子,叶南天因疲劳过度,猝死。

    不过事情的专机也就出现在那天。

    死后,叶南天因为养父的病情还没有治好而滞留人间,后来叶南天的灵魂回到家后,偶然间穿过养父的身体。

    猛地发现,变成灵魂后,他居然能够穿入养父体内,观察到养父身体内的情况。

    叶南天那个欣喜若狂,然后一直困扰着他的脑神经瘤位置终于被叶南天确认,几乎瞬间,叶南天便拿出了针对这个疾病的具体治疗方法,包括如何手术。

    可是……,此时的叶南天已经死了,就算他找到治疗方法,但是,他束手无策。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叶南天在医院里碰到正好来看郑丹的赵丽娜,然后从赵丽娜那里听说了张坤的事后,便拜托着赵丽娜找了过来。

    ……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想要拜托你,让我附身,学会我的医术后,然后想办法治好我养父的脑神经瘤!”叶南天一脸拜托的望着张坤。

    “原来是这样啊!”张坤默默的叹息一声。

    亲情果然是这世界上最真挚的感情,先是许老爹,然后赵丽娜郑丹母女,现在又有叶南天。

    张坤突然一下想念起了爸爸妈妈。

    妈妈和妹妹,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沉默了一会后,张坤认真的看向叶南天:“这件事我应下了,明天我们去想办法实验一下,虽然我好像找到了如何附身的真正办法。”

    “但是,我们还是要尽量先尝试一次,就算,就算明天我的方法不对,但我也会想办法尽量去完成你的心愿。”

    张坤抬头望向星空,希望自己猜想的不会有错吧。

    ……

    第二天一早,张德海就把张坤打发回了邵西,至于张德海,他这一期的工程恐怕要加时了,也许还要两三个月后才能完工回家。

    于是张坤只能无奈自己一人归家。

    不过张坤捏着钱包里的银行卡,总算露出一丝微笑。五千块啊五千块,总算把这两天的损失弥补回来了。

    到家后,差不多快要中午了,张坤便直奔李信家。

    门是开着的,张坤直接冲了进去,叫了一声:“李叔,阿姨,我中午在你们家吃饭。”

    厨房里的李信伸出头来,笑骂了一声:“你来的还真及时啊,我正准备煮饭,再晚一点,就没你的份了。”

    张坤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没我的份,那就把你那份给我吃!”

    此时,李叔从后屋走了出来:“张坤啊,前天怎么了,一下走的那么匆忙,昨天阿信去你家,你也不在。”

    “嗯,发生了一点小事,已经解决了!”张坤笑着道:“对了,阿姨呢!”

    听张坤这么说,李叔也没多问,笑着指着后面道“在里屋呢!”

    “嗯,我去看看阿姨!”张坤笑着便走进里屋。

    李阿姨正坐在床上看书,看到张坤走了进来,便放下书向着张坤点了点头。

    “回来了啊,前天怎么了,走的那么匆忙。”

    “嗯,老爸那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张坤笑着回道。

    “你爸,现在是在西横吧!”李阿姨想了想说。

    张坤点头笑了笑:“嗯,是西横,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本来还想在西横玩玩,结果老爸一大早就把我赶回来了。”

    说着,张坤还嘟了嘟嘴,显然很不满老爸的主权作风。

    “呵呵。”李阿姨轻笑一声:“回来也好,西横那地方,没什么好玩的!”

    “也没想着有什么好玩的,只不过从没去过,所以也想要走走看看,多见识一点而已!”张坤无所谓的笑道。

    “对了,阿姨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吧!”张坤突然问道。

    “嗯,好多了,不过医生说最好还是静养一段时间,不要干重活什么的!”说着,李阿姨还摇了摇头:“现在整天躺在床上,你李叔都快不让我出门了。”

    张坤愣了愣,随即轻笑道:“李叔这也是关心阿姨你嘛,对了,正好我最近也学了点医术,阿姨让我也看看行不?”

    “你,学医?”李阿姨明显一愣,但随即笑了:“你想看就看吧,随你,倒要看看你能看出点什么名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