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56章 脑血肿手术

第56章 脑血肿手术



    更换好无菌衣,无菌手套,口罩和帽子后,张坤进入手术室。

    居然又全是上次的两位护士,加上护士小李,那么就完全是上次的四人组合了。

    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张坤仔细检查了一下病床上的病人。

    如之前李院长介绍的,病人应该是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满头的白发苍苍已经有一部分被染成血红。

    张坤小心的剥开一部分头发,查看了一下伤口。

    伤者头部撞击处有血肿,微凸,丝丝血液渗出,但还好,并没有造成头皮破裂。

    闭合性脑血肿。

    这个比较好处理。

    张坤又检查了一下病人其他情况。

    拉开病人眼皮。

    病人双眼浑浊,明显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双瞳孔等大,光反射消失。

    唯一还好的就是,病人暂时还没有进入休克。

    “出血量检查了没有。”张坤沉声问道。

    “是,已经检查,幕上30ml,幕下10ml,脑干5ml以上,中线移位0.5cm以上。”

    了解了病人基本病情后,张坤脑海一转,基本就确定了手术方案。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不急不缓的吩咐道:“那么开始吧,去发,消毒,进行全身麻醉,微量,全头部浸麻,取0.25(百分号)普鲁卡因行皮下注射。”

    “是!”

    其他两名护士也已经发现张坤就是上次,在她们配合下做了颅内骨折复位手术的那名医生。

    有了那次的配合,几名手术护士对张坤那是信心十足。

    所以,张坤吩咐下后,几人分别一一照做。

    麻醉完成后,张坤深呼吸,好吧,不要紧张,尽力就好。

    平稳下自己的心绪,张坤一伸手:“治疗巾,中单,孔巾,贴膜,巾钳……。”

    旁边的洗手护士小张非常快速的按照张坤的吩咐一一递上。

    做好铺垫后,张坤在小李的辅助下,压紧了伤者伤口处头皮,然后利用手术刀,沿着切线口两侧,逐层切开头皮。

    而旁边另一名护士则紧接着使用双极电凝止血,并装上头皮夹。

    切开头皮后,张坤拿过骨膜剥离器和干血垫,钝性分离帽状腱膜下疏松组织层,并向皮瓣基底部翻转。

    开颅成功,十分顺利。

    张坤默默点头,然后一伸手:“颅脑电钻。”

    “线锯导板,电动铣刀。”

    “6*14圆针,3-0慕丝线。”

    “11号尖刀。”

    “引流管,9*24三角针。”

    ……

    手术在一分一秒的进行着,两小时后,手术室大门缓缓打开。

    一直守候在门外的中年男子和妇女立刻冲到刚刚走出大门张坤面前。

    “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中年男子焦急的问道。

    张坤慢慢取下口罩,望着中年男子平淡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病人年纪太大了,术后调养恐怕得很长的时间才能渐渐恢复。”

    听到张坤的回答,中年男子心头一松。

    这时,后面的护士小张慢慢将病床推了出来,中年男子和妇女立刻冲到病床前,看望病床上的老人。

    这时李院长听到外面的动静,也从旁边办公室走了出来。

    他一直没有离开,但身为院长,站在手术室外等候也不好,所以便进了谢副主任的办公室。

    “怎么样了,手术还成功吧!”

    李院长望了望旁边一脸激动的看着病床的病人家属,虽然从他们的表情已经能看出点来,但问问张坤总还是好的。

    “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那就好!”李院长心里完全放松了下来。

    还好去找了张坤,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恩,脑神经科确实该好好找几个人了,否则万一在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又该怎么办?

    也许,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老谢的意见,虽然张坤现在还只是实习医生,但是,人家手上功夫确实够了。

    李院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这时,那位病人家属,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一脸感激的望着张坤:“医生,家父的病,多谢了。”

    中年男子微微躬身,然后递上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请找我。”

    名片?

    张坤眨了眨眼,然后望向李院长,这东西,能收吗?

    李院长微笑着点了点头:“没事,只要不是红包就行,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人关系,很多医生都会有社会各界各种各样的朋友。”

    医生也会需要各种社会人脉,而很多社会人士也希望能有一个医生朋友。

    互利互惠的事情,医院没道理阻止。

    听李院长如此说,张坤这才收下名片:“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职责,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只是,病人确实年纪太大了,后期的术后修养恐怕得你们自己多操心了,千万马虎不得。”

    说完,张坤沉吟了一会后道:“如果有需要的话,你们可以找我,我在门诊内科!”

    虽然有点奇怪眼前刚为自己老夫做过脑科手术的医生为什么会在门诊,而且还是内科。

    但终于听到希望的那句话后,中年男子还是一脸感激的望着张坤:“谢谢医生了,对了,刚才内人一时太过紧张家父的病情,说话太冲了一些,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医生见谅。”

    张坤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放心。好好照顾你父亲吧。”

    说完,张坤转头望向李院长:“院长,手术已经做完了,那我就先回门诊了。”

    李院长点了点头,他已经没有把心思放在这里了,而是在认真的考虑,是否应该把张坤调到脑神经外科来。

    毕竟,已经是两起开颅手术了,颅内骨折和脑血肿,这已经能够很充分的表明张坤在脑神经外科上的能力。

    这样的人才,还是要物尽其用才好啊。

    只是,副院长那里要怎么去说呢,毕竟医院也不全是他一人说了算的。

    而此时,门诊内科,王医师走到坐诊室。

    李进正在为一位病人诊断。

    看了一会,王医师望着李进问道:“张医师呢,不是和你一起在坐诊吗?”

    李进正在向病人询问病情,闻言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恩,出去了,还没回来。”

    王医师眉头一皱:“出去多久了?”

    李进想也不想的道:“应该有两个小时了吧!”

    说完,李进已经帮病人确诊完毕,拿出单子开药方。

    而门口的王医师眼角颤了颤:“上班时间离岗,而且一去就是两个小时,这也太不把医院的规章制度放在眼里吧。”

    “不行,这才刚来医院就这么散漫,那以后还得了,我得去主任那里说说!”说完,王医师便气喘吁吁的朝着门诊主任办公室跑去。

    而这时,李进刚帮病人开好药单,然后呆呆的望着已经远去了的王医师,然后略微苦笑一声。

    “可是,我还没说是李院长把张坤叫走的啊,您老这是急过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