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66章 死后约定

第66章 死后约定



    等宁君越走到门外后,张坤这才小心的凑到老人儿媳耳旁轻声耳语了几句。

    “宁医师说的确实没错,术后久卧,确实会对肠胃功能有一定的影响。”

    “不过开塞露的话刺激性较大,老爷子刚刚手术,不宜受太大的刺激,所以我个人不建议使用。”

    “不过,你可以适当的给老爷子吃点番茄汁,或者维生素b1和b12,这些也可以促进肠胃蠕动,应该会对老爷子的排便有好处。”

    小声的说完后,张坤还望了望门口,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脸上稍稍露出一丝苦笑的看着老人儿媳。

    “科室新来的医生,对病人还有点不太熟悉,你们多包涵啊!”

    “哦,原来如此!”老人儿媳似乎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难怪了,嗯嗯,我们理解,不过,我家老爷子的病还请张医生多费心了。”

    “嗯,放心,我会注意的!”张坤点了点头:“好了,我还要陪着宁医师去下一个病房,你好好照顾老人家。”

    说完,张坤便连忙跑出门外,追上宁君越。

    如果说之前还是因为唐主任的吩咐,要求他一直跟着宁君越的话。

    那么现在张坤已经很自觉的,甚至很主动的想要跟着他了。

    没办法,以刚才宁医师表现出来的水平,好吧,理论确实够了,排便不出,一般用开塞露确实没错。

    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考虑到病人刚刚做完手术,身体受不受得了刺激?

    如果宁君越水平就只有这样的话,张坤可不敢放心的让他去单独检查其他病人。

    万一再说出点什么“建议”来的话,那苦的可就是病人了。

    所以,张坤现在真的非常的自觉,不跟不行啊。

    不过好在后面几个病房,宁君越医师还算恪守本分,询问几句,看了看病历就过去啊,总算让张坤心里稍松。

    然后宁君越在整个脑神经外科转了转,和一些住院护士聊几句,问一下病人的情况,一天就这样慢慢过去。

    一直跟在后面飘着的叶南天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向着依旧有点郁闷的张坤笑着道。

    “这宁医师算不错的了,刚来还知道多看多问,但是不胡乱插手,这已经很好了。”

    “嗯,虽然实际水平也许还要多加锻炼,但总的来说,还过得去啦!”

    张坤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这个月多看着点吧。”

    ……

    日子就这样过去,宁君越医师到来也已经快一个星期,每天就是熟悉环境,工作程序,还有就是多看看病人病历。

    张坤每天就跟着一起跑这跑那,不过总算还好的就是唐国华主任考虑到张坤现在最主要的任务。

    所以暂时免去了以前安排给张坤的一些手术,还有张坤的那几位病人也让谢志天副主任帮忙多照看着点。

    再加上张坤自己也趁着宁君越午休的时间会多跑跑自己的那几位病人,询问病情康复程度。

    总之每天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忙的样子,但张坤真的感觉好累,比一天做好几个手术都累。

    这天,唐国华主任和谢志天两人在十点多的时候,交代了张坤和宁君越几句后便匆匆忙忙离去。

    看着两位主任离开时眉头微皱的样子,张坤略微好奇的看着飘在半空的叶南天:“主任他们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烦心事?”

    叶南天轻笑一声:“今天八月十五号了!”

    “八月十五?”张坤眉头微皱:“和这个有关系?又不是阴历,过中秋节!”

    叶南天笑了笑,然后叹息一声:“每月十五号,就是我养父来医院检查的日子啊!”

    “你养父……!”

    张坤眨了眨眼,然后望着远处背影渐渐消失的两位主任。

    叶南天的养父到底是什么人啊,一个检查,居然会让脑神经外科两位正副主任都赶过去。

    好吧,看来叶南天说的没错,他养父的身份恐怕真的比较特殊吧,否则是绝对享受不到这个待遇的。

    此时,飘在半空中的叶南天面色渐渐低沉了下来:“可是,就算再怎么检查也是检查不出的啊,以前我都做过那么多次了。”

    “不管是头颅x线摄片,还是ct体层摄影,甚至核磁共振成像,都没有办法将颅内具体情况呈现。”

    “他们根本没办法检查出病情到底怎么样,只能根据我养父一些日常身体状况的口述来判断。”

    “可是,这样又如何能够准确?”

    “无法判断就无法做出治疗方案,就更别说手术了。”

    半空中的叶南天叹息一声,一脸的萧瑟。

    望着叶南天那神情低沉的样子,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为了养父的病而滞留人间的灵魂?

    人性本善,张坤一直坚信这个。

    虽然平日新闻里经常看到许多有关人性邪恶,负面的的消息。

    但是,这世界上,善良的也非常多啊。

    至少亲情,张坤真的相信,不管世界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亲情都是无法磨灭的感情。

    从许老爹,到赵丽娜,还有叶南天……。

    为了儿子,为了母亲,为了养父……。

    张坤心中暗叹,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望着叶南天:“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不是我来了吗。”

    “既然答应你的事,那么我就会尽全力做到的。”

    “而且,你的计划我们已经做到第三步了,现在只要等待结果就好。”

    “相信我,也相信自己,有了你的计划,你养父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不正是在为了这个而努力吗!”

    听到张坤的话,空中的叶南天脸色总算一振,深吸了一口气。

    “没错,我们已经在努力了,我们一定可以的。”

    老爸,坚持住,只要再等一等就好了,我的计划一定可以成功的!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是的,一定会的,我以前答应过你啊。

    ……

    十几年前,在家里的书房,那时还只有十二岁的叶南天双眼泪流的望着因为疼痛而倒在地上,身体蜷缩着不停颤抖的父亲。

    父亲强忍着头部的疼痛,颤抖着伸出右手擦去叶南天眼角的泪痕,强笑着道:“乖,叶南天,你是男孩子,男孩子要勇敢,不能哭泣。”

    “即使面对无数艰险,困难,身为男孩子,都要顶天立地,只流血,不流泪……。”

    对于父亲的话,叶南天哭着擦去眼角的泪痕,可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叶南天望着地上不停颤抖,忍受着无边痛苦的父亲,叶南天恨,他恨自己,他恨自己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什么都做不了。

    年纪仅仅才十二岁的叶南天真的感受到了心痛的滋味。

    他双手紧握着,指骨用力的都变成了白色,甚至两颗指甲都掐进肉里,鲜红的血液从手掌中流下。

    突然,叶南天跪在父亲的身前,带着泪痕的脸庞渐渐严肃。

    叶南天双手抓着父亲的右手,用着坚定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爸爸,我发誓,我以后要做一名医生,脑神经科医生。”

    “既然其他医生治不好你的病,那么我来。”

    “不管未来有多么艰险,困难,我都一定会努力前进,我一定会将您的病治好。”

    “我们就此约定,未来不管如何,即使我死了,死后,我也一定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