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霉运阴阳眼 > 第69章 你有什么资格做手术?

第69章 你有什么资格做手术?



    却不想中年汉子毫不在意,反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什么意思?我爸的病难道还非得你看不成?”

    “哼,我爸以前的病就是张医生给治的,现在我们还要张医生帮我们看,怎么,你有意见?”

    说完,中年汉子怒瞪了一眼,然后把宁君越一把扔到了病房门口。

    好在中年汉子总算还记得这什么宁医师到底是医院医生,所以还算留了点力,宁君越被扔到病房门口,倒退两步就站稳了身形。

    被中年大汉怒喝几句,尤其是被这一下扔的,宁君越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

    深吸了两口气,宁君越终于勉强忍下怒火,然后望着中年汉子指着张坤道:“这位病人家属,张坤只是医院的实习医生,他是没资格给病人看病的,只有我,我才是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正牌医师……。”

    不过这句话还没说完,突然,整个病人的人全都愣住了,呆呆的望着宁君越。

    张坤也愣住了,他放在染血毛巾上的手一顿。

    眼角动了动,张坤最终还是慢慢将手收了回来,脸色略微阴沉的转头望着宁君越。

    没错,如果认真说起来,张坤确实只是中心医院的实习医生。

    当然,这并不是说张坤不能给病人看病,但是,张坤想要给病人看病必须在有正规医师的照看下才可以。

    而且,张坤开出的诊断还有处方、医嘱,都必须有正规医师签名才能正式生效。

    如果没有医师为张坤签名的话,那么张坤就是无证行医。说的不好听点,那是犯法的。

    只是李院长,还有唐国华、谢志天几位对张坤的医术都非常的信任,这才交代了脑神经外科的护士。

    只要张坤治疗的病人,开出的处方,那么就都按照张医生说的办,算是给予了张坤正规医师的待遇。

    不过,如果真有人硬要追究的话,那么这些就都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

    所以,宁君越这一句话就真的砍到张坤的软肋了。

    张坤右手握的紧紧的,他真的生气了,宁君越这句话让张坤非常的恼火,可是,他没办法啊。

    望着病床上的病人头部,鲜血还在不停的流下。

    他很想和宁君越狠狠吵上一架,可是,病人耽误不起。

    张坤深呼吸,右手慢慢放开,脸色渐渐平淡的望着宁君越。

    “好吧,宁医师,那病人就麻烦你了,我去,我去打热水来!”

    说完,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便要转身朝门外走去,准备热水。

    不过张坤身子刚动,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张坤的白大褂。

    张坤一愣,然后转头望去,发现是病床上的病人。老人家看上去也有五十多岁了,额头满是皱纹。

    老人家抓住张坤的白大褂,向着张坤笑了笑,然后转头望向宁君越。

    “那个,宁医师是吧,老头子我是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你说的那什么执业证我不懂。”

    “不过,老头子我的命是张医生救回来的,我的手术是张医生做的,我的医嘱也是张医生帮忙开的。所以,老头子我只相信张医生。”

    “老头子我才五十多岁呢,还没活够,怕死的很,可不想将自己的性命放在一个不熟悉的医生手里。”

    “所以呢,宁医师你就见谅吧。老二,还看着干什么,帮我把宁医师请出去,你老子我现在头疼的厉害,等着张医生给我治病呢,你想看着我死不成。”

    说完,老人家怒瞪了中年汉子一眼。

    “哎,知道了,老爸!”中年汉子哈哈一笑,然后一把抓起完全愣住了的宁君越将他提到门外。

    “宁医师你看,这是我老爸的吩咐,所以呢,就麻烦你在外面等等好了!”

    说完,中年汉子一把就将病房大门狠狠的关了起来。

    被赶出门外的宁君越愣了。

    什么,病人的手术也是张坤做的?

    怎么可能,张坤不是只是实习医生吗?为什么他能做手术?而且,好像还成功了?

    不,不对啊,他只是实习医生啊,就算是正式医生,没个两三年的陪同观察学习,也不可能做的了手术。

    对,没错,他是实习医生,他根本没资格做手术的,他根本连坐手术的资格都没有。

    宁君越突然猛地跳了起来,朝着病房大门怒吼了起来:“张坤,你一个实习医生,你居然敢做手术?”

    “你连执业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做手术?”

    “我要告你,我要告发你,你无证行医,你耽误病人的病情,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院长那里告发你!”

    说完,宁君越便浑身颤抖的朝着医院行政楼走去。

    他没打算去找唐国华和谢志天,因为张坤既然已经做过手术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瞒得住这两位主任的。

    那么张坤动手术即使不是两位主任安排的,但起码也是默认的了。

    这样的话,唐国华和谢志天两人都算是张坤的同谋,去找他们有什么用。

    所以他要去找院长,他就不信了,张坤一个实习医生居然敢伸手动手术的事会没有人管。

    不,就算以前没人管,那么现在我来管管。

    宁君越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一个小小实习医生居然也敢和我作对,这次被我抓到把柄,看我不把你整出医院,我就不姓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