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锦衣王侯 > 尾声 二 大结局

尾声 二 大结局

    嘉靖十五年,经历了杨廷和之乱的大明,在孙交短暂入阁后,现在已经迎来顾鼎臣的时代。此人禀性柔弱,事事只做天子应声虫,世称:太平宰相。而严嵩如今已经入阁,一个属于他的时代,即将来临。

    乾清宫内,嘉靖与雪娘两人并肩而坐,几名小太监送来冰镇的饮料,在夏日里,让二人享受着清凉。方贵妃在宫中地位仅次于雪娘,但是这种恩爱场合,她就只能在稍远的地方坐着,这个空间里,没有她的位置。

    一名十岁左右的女孩,身上穿着大红衣裙,蹦跳着跑过来。她模样生的本来十分可爱,但此时满面泪水,一边走一边还在大哭,样子很是可怜。

    “父皇、皇后、母妃,铜锤哥哥欺负人,你们要帮儿臣做主。”

    这个女孩是方贵妃生的公主朱寿媖,年只九岁,虽然是个女孩,在嘉靖面前却很受宠,孙雪娘也很宠爱她,并不比生母方贵妃对她的感情浅。

    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七岁的男女,大抵就不能在一起玩耍。可是杨承祖的子弟是例外,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在宫里可以和皇子、公主一起玩耍,男女无忌。

    像是雪娘的儿子载基,成天追着杨家大丑的屁股后面跑,取了闺名为秀珍的大丑,是个极为腼腆端庄的性子,也知道男女之别,整天被个跟屁虫太子在后面骚扰,简直不胜其烦,却没有办法。

    这种恩宠,放眼过国朝,没有第二个家可以享受,即使是几个在京师做官的藩王,子弟同样没有条件入宫与皇子玩耍。皇室定期会去招一些神童进宫来养,但是到了十岁左右,就会放出去,像是十二三岁还待在宫里,且和公主皇子嬉戏的,则只有杨氏一门。

    见到女儿大哭的样子,嘉靖却觉得有趣,问道:“寿媖跟父皇说说,杨家小子怎么欺负你了,父皇为你出气,斩了他的头!”

    寿媖的哭声顿时降了下去,连连摆着手“没有……父皇,铜锤哥哥没有欺负我,就是他明明和儿臣玩的,结果今天却去和三妹玩,还和三妹扮夫妻。他过去明明只和儿臣扮夫妻,玩过家家的,他坏!但是不能杀啊,父皇降旨,让铜锤哥哥以后只许和我玩,不许和其他妹妹玩就可以了,千万不能杀啊。”

    “那朕要是非杀不可呢?”嘉靖故意板起脸。

    寿媖思考片刻,忙向外跑“我要去告诉祖母!让祖母大人降旨,不许父皇杀铜锤哥哥。”

    见女儿跑远了,嘉靖看了一眼方贵妃“爱妃,过来坐。恭喜你,找了一个好女婿。天保是个好孩子,也配的上咱的女儿。”

    方贵妃对于自己的女儿只能嫁给杨家的庶长子,心里是颇不认同的,但是皇帝开了金口,她不会蠢到去拒绝。再者想到,雪娘的儿子,将来必是太子,想来那个乳名大丑的姑娘,皇后是跑不掉了。一个太子娶个庶出女,心里也就平衡了一些。

    微笑点头道:“一切都依万岁吩咐。只是这事,是不是要和镇远侯商议一下。”

    嘉靖笑道:“等到大哥点头以后,朕就封他做镇国公!他想要辞官,朕就偏要他的官越做越大,都做了儿女亲家,看他怎么跑。”

    雪娘将一块水果放到嘉靖口里“陛下,镇国公是不行的,那是武宗用过的。”

    嘉靖摇摇头“怕什么。武宗的女人他用得,难道封号用不得?就这么定了,就是镇国公。”

    方贵妃似乎想起什么,忙问道:“陛下,镇远侯今天,是不是要去和那个什么牙来的夷人谈判的?”

    “西班牙?大概是这个名字吧,夷人名字难记,不用搞那么清楚。”嘉靖挥挥手“他们想要租澎湖,像佛郎机人一样出钱。可是当时是朝里缺钱,两万就两万,现在我大明有商贸,有盐税,银子不愁,两万两怎么行?怎么也要二十万两,我才肯点头。要求开放港口的事,朕倒是支持,只有佛郎机人一家在做生意,难免有些骄纵,也是该敲打一下。总之海贸这种事大哥擅长,让他去谈,肯定不会吃亏。”

    雪娘道:“这可说不好。听说这次西班牙来的代表,是一个叫什么伊沙贝拉的公主,我们的镇远侯,怕是难过美人关。这个谈判啊,还不知道在哪里。”

    嘉靖哈哈大笑道:“若果真如此,那他府里,就又要多一房夫人了,也不是坏事,最多是九姐烦一下,我们看热闹就好。”

    杨宅之内,杨承祖怀抱着周身雪白的异国公主,感受着这异国佳人的风情,心内波澜起伏。如今广西局势已定,湖广的土司也被拔除大半,改土归流,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大概几十年后,大明境内,再无土司。杨记蓬勃发展,如今一省的大掌柜甚至能和巡抚分庭抗礼,而其背后站的又是天子,且由镇守太监管理掌柜,确保始终为帝王所用。

    晋商在付出了巨大代价后,倒是保住了部分身家财产,但是已经没有了过去的超然地位,连带盐税这个堡垒,也被橇动。

    大明只靠盐税征收,每年收入都异常可观。至此为止,自己的构想基本都已经实现,唯一的一点遗憾,就是自己的长子居然成了个妹控,成天和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公主腻在一起,早晚是个当驸马的命。倒是太子成了个姐控,粘大丑粘的厉害,儿子培养失败了,有个姐控的皇帝女婿,也足够了。

    回想自己十数年光阴自锦衣小旗而至侯爵,万贯家私,滔天权势,佳人如云。就连堂堂两位长公主都给自己生儿育女,只觉心中再无遗憾,忍不住在这位西班牙公主身上又是一番挞伐,直到异国佳丽连连告饶,他志得意满的哈哈大笑起来。窗外阳光明媚,这笑声伴随着阳光与夏日的微风,越传越远,逐渐弥漫于整个京师,随后是整个神州大地,锦绣山河。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