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鬼医毒妾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入骨相思

第七百四十九章 入骨相思

秦子清脸色倏地一青,拳头紧握,声音很轻,却清冷高傲:“你得到了他,你是不是很得意?”
  
  得意?
  
  慕轻歌蹙眉,反感这个词。
  
  两个人在一起,是相互扶持,相互心悦,并非是战利品,值得去高傲,去炫耀的一件事。
  
  虽然,能遇到容珏,乃她三生之大幸!
  
  两辈子了,对于爱情,她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她很忙个,也没有在上面有过太大的期待,一切随缘。
  
  跨越一个时空来到这里,遇上容珏,她真的很幸运。
  
  但是,她从来没想过得意这一词。
  
  这个词太功利,放在感情上也太过尖锐。
  
  慕轻歌淡淡道:“秦小姐,如果你喜欢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你知道么,我最讨厌,便是你这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明明,她只是一个三品官女,在嫁给容珏之前,她连他们这个贵族圈子都未曾进入过!
  
  如今,却一脚将他们踩在了脚下!
  
  慕轻歌皱眉,她高高在上?
  
  她何时高高在上了?
  
  她给人是这样的感觉?
  
  不过,秦子清还是第一次表现得如此尖锐,是终于着急了么?
  
  “秦小姐,你现在这模样,其实也该让王爷看看。”慕轻歌笑了一下,笑容很讽刺:“当然,或许王爷早就见识过了,对吧?”
  
  竹瑾瑜脸色一僵,不再出一声。
  
  慕轻歌也懒得管她脸色如何,直起身来,看一眼容珏,便去找主持解签了。
  
  她并没有问清楚主持在哪,往一侧径自走啊走的,一直没碰到什么人,左拐右拐的也不知道拐了多久,最后她竟然拐出外面去了,去到了她与容珏等人来时碰到的一阶石梯前。
  
  慕轻歌扶额,无奈:“好端端的,能从里面拐到这里,也是一种本事了。”
  
  话罢,她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那一支签,反反复复的看着上面十来个字,脸上若有所思。
  
  其实,不用大师解,她也知道,此乃下下签。
  
  因为这一支签,和方才竹瑾瑜的举动,她心情都有些影响。
  
  其实,对于求神问佛这等事儿,她不反感也没有说不信,只是,她素来都相信自己,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因为,这签如果准,她避无可避,解了也是白解,这种事情是防不胜防的。
  
  不如她平心静待,就当没有抽到过这一支签。
  
  但是,容珏应该会问起吧。
  
  问起他又该如何回答?
  
  唉。
  
  还是去吧。
  
  她暗暗叹了一口气,手里捏着签便要往回走,还是决定回去找主持解签。
  
  ‘铃铃铃’
  
  一阵风催过,左侧的一方,传来了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声。
  
  铃铛声随着风声,玲玲作响,延绵不绝。
  
  “哪里来这么多铃铛声?”
  
  慕轻歌好奇的顿住了脚步,循声看去,却发现那处有一团红色,不过她看不精确。
  
  她想了一下,循声往前走了十多米,这才看到,那个地方有一棵很古老,很高大的相思树,树上现在没花没果,树上各色各样的风铃。
  
  相思树上挂风铃?
  
  这是什么说法?
  
  慕轻歌笑了一下,但觉得有趣,往前走近两步,脚下却踩到了什么,她移开脚一看,赫然发现是一只从树上坠下来的风铃。
  
  她虽然有些不便,但还是弯腰,将之捡了起来。
  
  那是一个像灯笼一样的风铃,里面好像藏着有一张纸,她也不去看,踮起脚尖,伸手就给人挂好。
  
  挂的时候,不经意一瞥,发现风铃的软木垫下,放着有一颗相思豆。
  
  不知怎么的,慕轻歌想到了一句诗歌:“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估计是哪个人思念着谁,将风铃挂在树上,却无疑中,被大风吹刮了下来。
  
  慕轻歌抬头看看,找了一跟她能够得着的树枝,踮起脚尖,重新将风铃挂了上去。
  
  “四王嫂!你在做什么啊!”
  
  忽然,后面传来了容颖的声音。
  
  慕轻歌回头,便将不知容颖,其他所有人都一起出来了,容颖一出声,众人纷纷一起朝这边走了过来。
  
  “四王嫂,你还没回答我呢!”容颖凑过来,坚持要答案,一边说,一边绕着慕轻歌转,时不时抬手翻一下树上的那些风铃:“四王嫂,别告诉我,你也想挂风铃。”
  
  “不是我要挂,是有个风铃掉了,我重新给挂上去而已。”慕轻歌说完,便见容珏朝她走了过来,牵起她的手无奈问:“那个小师傅不是说你找大师去解签了么,怎么来这里了,签解好了?”
  
  “解好了。”慕轻歌大眼转一下,笑吟吟的牵起容珏的手,指着相思树道:“你怎么没告诉我,这里有一棵这么有意思的树?”
  
  容珏其实更像问她抽签的事的,但这里人多,他不好问,见她看向相思树时双目熠熠生辉,璀璨夺目,心软了下来,无奈道:“你觉得这棵树有意思,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慕轻歌眨巴两下大眼,“这不是愿望树么,只要我们将我们心中的愿望写好,挂上去,便能实现?”
  
  电视剧里,书里,可都是这样写的。
  
  当然,通常相思树上的愿望,都与情思有关。
  
  “噗!”
  
  端木流月一听,就笑了:“小歌儿啊,这棵相思树,只能解未婚男女的相思之苦,可不是什么愿望树啊。”
  
  “相思还分未婚越成婚?”慕轻歌觉得不妥,纠正他:“谁规定成婚之后,便不能相思了?只要友情在,便有相思!”
  
  端木流月原本还想与慕轻歌继续争论一番,还想跟她说一下这棵树的典故的,容珏这个时候却冷冷的瞥了一眼过来。
  
  他顿时无奈,对慕轻歌道:“对对对,你说的对。”
  
  “本来就是啊。”慕轻歌还挺喜欢这一棵树的,树上的风铃声很清脆好听。
  
  “珏王妃,这些风铃,都是让庙里的大师开过光的,这样才灵。”杨琉璃见慕轻歌很喜欢,忍不住道:“如果您喜欢,可以将自己的愿望写下,让大师给您开光啊。”
  
  “王爷,你觉得呢?”慕轻歌晃了晃容珏的手臂,她其实真的挺心动的,难得来一次,留个纪念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