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妙手天医 > 904 解答
    904解答
  
      这一天,提刑狱司向晓来到了正阳宫,是要求见路妃娘娘。
  
      路曼声已经答应过宫旬不再过问这件案子,但案子每次有进展,宫旬都会选择跟她实话。
  
      如今向大人找上门来,肯定是为了木哈哈儿王爷的案子。
  
      主动来找,与路曼声介入不一样,想必是太子殿下知道了,也不会什么。
  
      “请向大人进来。”路曼声对香儿道。
  
      “臣向晓见过路妃娘娘。”
  
      “向大人快请起,不必多礼。”
  
      路曼声在得知向晓到来时,已在门前等候。请他入座后,香儿看茶。见向提刑似乎有话要,路曼声便让香儿先下去了。
  
      “路妃娘娘想是已经猜到臣今日为何而来了?”
  
      “向大人可是为了慕殊那件案子而来?”
  
      “正是。”
  
      于是,向晓便向路曼声道明他此次的来意。
  
      经他反复验尸,确认木哈哈儿王爷的死因是被人灌注内力中死穴而亡。但据金慕殊交代,他不过是中了木哈哈儿王爷的耳门穴,使其耳鸣头晕倒地。他还担心这王爷体虚,控制了几分力道,绝不能让他出事。而耳门穴和胸前檀中穴,距离不是一半,他就算是再糊涂,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何况练武之人,稍微有常识,都知道哪些地方能、哪些地方不能。
  
      “向大人相信慕殊的是真话?”路曼声观向晓之色,似乎并不怀疑金慕殊就是这件案子的凶手。
  
      “路妃娘娘,向某奉皇上之命调查这件案子,一切当以证据而论。在真相未明之前,不敢断言这金慕殊是真凶还是遭人陷害。不过,这件案子确实有不少疑。有些事情,还需要身为御医的路妃娘娘给解答。”
  
      “我虽未涉案,慕殊却是我好友之子,向大人为什么要来询问我呢?”这样得出来的结论就不会遭人非议?
  
      “事情我已经有了结论,只是这个中过程还有一些疑难之处,想让路御医为我解答。而且臣也相信,路御医……”
  
      …………
  
      (剩下来的稍后替换)
  
      想要融化这样一个女人的心,你在做男人之余,先得在她们面前做一个孩子。这听起来有些像谬论,却是攻破她们心防的好办法。因为打动这类女人的心,孩子永远比男人更有优势,也更能让她们卸下心防。
  
      这当然不是让他们做个幼稚单纯的孩子,这种事情宫旬也做不来,而是让他在和路曼声相处的时候尽可能的简单、做一些看似很幼稚实际上却很温暖、能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的事。
  
      他们有经验,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
  
      宫旬磨搓着下巴,孩子,金慕殊就是个孩子,显然路御医对他是特别的。还有白念,虽然很成熟,其实也是个家伙,路曼声对他也不错。
  
      或许他们得对,要突破女人坚硬的心防,还是孩子更有希望。
  
      路曼声发现最近的宫旬有些奇怪,总是拉着她做一些奇怪的事。
  
      譬如用膳的时候,宫旬忽然张着嘴,看着桌上的某道菜,示意她给他夹。
  
      路曼声起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平时夹菜多半都是宫旬为她做的,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张着嘴,夹到他碗里还不行,要直接夹到他嘴里。
  
      “这事,非要我做吗?”在宫旬第三次张开嘴时,路曼声有些无奈的问。
  
      “嗯,因为白天奔波得太辛苦了,和人交涉也是口干舌燥,累得我这会儿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路曼声懂了,也不多,摇摇头,提起筷子耐心地给宫旬喂食。
  
      “我想吃这个。”宫旬的手飞快地指了一下面前的祥龙双飞,路曼声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塞进他嘴里。
  
      他嚼得是心满意足。
  
      “这是我品尝过的最有味道的一次御膳。”
  
      路曼声停下筷子,“太子殿下,是出什么事了吗?”
  
      变化这么大,很难让她不产生遐想。
  
      “就只是想看路御医做这些事。”路曼声有一天当母亲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如同天下万千母亲一样呵护着她的孩子,百般珍爱地抱着他,睡前为他哼着歌谣?
  
      只要想到那个样子,宫旬都有些迫不及待。
  
      路曼声动作愣了一下,低下头,自己慢慢用起膳来。
  
      用完晚膳后,宫旬去书房处理白天剩下来的公务。自从木哈哈儿王爷被杀之后,宫旬就把公文都搬进书房了。
  
      常常要和大臣以及属下商量事,晚上也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辰,另一方面宫旬也不想给路曼声过大的压力,干脆就在书房办公了。
  
      “只要太子殿下想,我很乐意为你做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比起宫旬的辛苦,这么一事确实算不了什么。
  
      “真的?”宫旬伸出手,抚摸着路曼声的脸庞。他的眼睛凝视着路曼声的脸,一动不动。
  
      路曼声恍了恍,明白了宫旬的暗示。
  
      “……是的,殿下。”
  
      宫旬笑了,收回了自己的手,“吓唬你的,路御医还真的信了。”
  
      “……”
  
      “待会儿早睡,我还有些事要办。”
  
      路曼声头。
  
      这些年来,她已经养成了亥时正入寝的习惯。宫旬可能会晚一,有些时候子时都已经过了才会回来。也因为不想打扰路曼声休息,就宿在书房。
  
      亥时末,路曼声还未见宫旬回来。
  
      又看书房那个方向仍然亮着灯,便让香儿让厨房给太子殿下准备一夜宵,别忘了嘱咐殿下吃。
  
      香儿本想向之前一样建议路曼声亲自送去,但想到路御医可能有的考量,便闭紧了嘴巴。
  
      夜宵刚送去,宫旬便回来了。
  
      “我是吃完夜宵回来的,听是路御医吩咐人送去的,就想着不能浪费。”
  
      宫旬回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路曼声则接过他脱下的大氅,挂在了衣架上。
  
      “大杨那边有回复了。”宫旬喝了口茶,让路曼声靠在床上,自己则枕着她的腿。
  
      就在前两天,宫旬忽然迷上了这样的聊天方式。路曼声一开始有些不奇怪,但据宫旬他之所以喜欢这样纯粹是因为靠在路曼声腿上更加的暖和和安心。
  
      现在的路曼声,是不会因为这事就拒绝宫旬的,那完全没有必要。
  
      虽然她也敏锐地意识到最近的宫旬,试图通过许多的举动来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两个人更加密不可分。
  
      来也奇怪,这种方式,她的内心并不抗拒。
  
      想要取暖的并不只有宫旬一个,当宫旬像个普通人一样靠在她的腿上,让她为他夹菜喂食,路曼声会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大尧太子,而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丈夫。
  
      “怎么?”
  
      路曼声已经过要将这件事交给宫旬,便没有让阿草传书给温三姐。但算算时间,现在的他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脚程快的话,已经赶了快一半的路程了。
  
      “大杨皇帝派金家四公子全权处理这件事,就在两日前,金名楼已经自临阳城出发了,带着大杨皇帝的印信正赶往璐华城。”
  
      “前来的人是金四哥。”路曼声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安定了不少。“大杨皇帝既然派金四哥来,显然是顾及慕殊安危的。”
  
      金名楼的到来,就意味着大杨要全力保金慕殊一条命。而大杨皇帝释放出的这个信号,大尧和大食也都会明白。
  
      “大杨皇帝这个人情卖得倒是不错。”之前他们出使大杨的时候,只知大杨皇帝对明月堡颇为忌惮,有几次都欲对温书下手。事过境迁之后,证明金家还是不能动,他们之间也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默契。
  
      硬的不行,就只能来软的。金家少爷的事,正是大杨皇帝对金家示好的好机会。
  
      何况这件事,对大尧和大食来可能相当棘手,大杨皇帝仅仅只是几句话的事。
  
      大杨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死在别国手中,还是以那种方式被处决?如今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就算彰显大杨国威,育成帝都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而且他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矛盾转嫁到大尧的身上来。
  
      是选择大杨,还是看好大食,这是他们考验大尧心意的好时机。
  
      大杨皇帝不用费吹灰之力,只用向二者稍微施加一压力,就能够让他们忙活一阵子了。
  
      “路御医,我最大的梦想你知道是什么吗?”宫旬忽然道。
  
      前一刻话题还在金四公子身上,下一刻却提到了他的梦想,路曼声确实没想明白宫旬想什么。
  
      “那就是让大尧真正的强大起来,不管多少年,总有一天,大尧可以不用看任何强国的脸色。”
  
      路曼声怔了怔,低头看着宫旬疲惫中波涛涌动的脸,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食和大杨都不是大尧能够轻易开罪的,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两边跑,还要承受一些不该他承受的窝囊气,他这么骄傲的人,一定很受不了。
  
      要是其他人,路曼声不会相信那个人敢对大尧太子不敬。可一想到府尹衙门外那个气势汹汹嚣张跋扈的将军,路曼声便有些不敢确定了。
  
      “太子殿下有这等志气,曼声敬佩。”
  
      “……你不觉得我是在自不量力?大尧向来兵弱,周边又强敌环伺,实难发展壮大。”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太子殿下有这个心,这一切总会得到改善,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大杨与大尧互为友好,他们的长公主还是太子殿下的正妃,大杨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会攻打大尧。
  
      只要大尧不明确地站到大食的阵营,这样的结果就不会发生。
  
      然而利益同盟总有不确定性,且不如今的长公主和太子殿下的感情实在不上好,就是他们俩真的如胶似漆、恩爱有加,有一天当他们面对着更大的利益分歧,那么照样会打破现有的平衡。
  
      “我相信路御医这些是出自真心。”
  
      “……”
  
      “只要你的,我都相信。”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宫旬并没有想到要借助长公主的关系。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贸然让她参与进来,先不那个聪明不愿吃亏的女人会不会答应,她的特殊身份反而让事情更加的棘手。
  
      大食那边为了防止这一,不止一次大放厥词了。
  
      大食与大尧之间的距离,可比大尧到大杨之间近得多了,就算大尧真的找到了一个厉害的靠山,有些时候只怕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虽然每次这样的话都被宫旬压回去了,那些人也碍于大尧太子的气势,不敢太过狂妄。但正如之前所,大食的木哈哈儿王爷死在大尧,这一于情于理都是大尧有愧,他们必须要查明真相,给对方一个交代。
  
      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只能见三分锋利,是不可能真的对他们动手的。
  
      真要是那样做了,不管双方有着怎样的顾虑,开战是在所难免了。
  
      “大杨那边,我是金家,是金四哥一人来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三姐和六公子肯定无法在大杨等消息,以他们的性格可能亲自过来证明他们孩子的清白了。
  
      即便这二人不到,以探案著称有天下第一聪明人之称的谢迹也会赶过来,毕竟于他而言,查不出的案子是极为罕见的。
  
      而且虽然他和金慕殊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以谢迹在天下的声名还有信誉,当不至于为金慕殊脱罪而混淆真相。
  
      “情报上是这么的,这件事大杨皇帝全权交给了金名楼,金家其他的人不得过问。”
  
      “是啊,这样才是大杨皇帝的风格。”示好的同时,还要顾全皇帝的威严。以金家对皇上的忍让,不会违背他的意思。“金四公子素有大才、智慧过人,便是他一人前来,三姐和六公子也可放心。”
  
      “在大杨之时,本宫也早闻这位金大人有非凡之能,以一己之力保金家全族无忧。混迹朝堂多年,半污秽不沾身,想是有过人之处。”
  
      金名楼不是深谋远虑,就是手段通天。
  
      不管是哪一种,他的到来都会打破现有的平衡。大尧要想在这两国之间留有底气,就得在他到来之前将真相查出!(http://)《妙手天医》仅代表作者沙漠雪莲90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