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6章 不可理喻的家属

第6章 不可理喻的家属



    第6章不可理喻的家属

    他有些愠怒道:“你捐的钱是慈善机械,说白了也是为了名声,而且这些钱全部用于医疗,我们医者靠医术仁心吃饭,而不是靠你们这些伪企业家养的。”

    华老越想越怒,他喝道:“贵公子的病,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治不了。”

    说完拂袖离去。

    “华老……华老……”冯致远见华老离去,不由得恨恨得瞪了一肯苏芝。

    而此时刘主任走了过来,同样看了一下伤情,带着媚笑说道:“冯少已经没有大碍了,请两位放心。”

    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儿就麻烦刘主任了。”

    刘主任受宠若惊的说道:“冯总客气了,都是应该的,冯总与冯夫人可以先去休息了,我这就把冯少转入贵宾房。”

    冯致远点点头,与苏芝一起走出病房。

    刘主任一转身,看到伤者身上十几根银针,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针灸吗,拔下去。”

    一边的李强犹豫的说道:“可是叶皓轩说银针暂时不能拔下来。”

    “叶皓轩是主任还是我是主任?”刘主任登时有些不悦。

    李强登时怒了,但刘主任在医院势大,他也不敢反驳,当下咬牙将这银针取下来,然后便离开了。

    刘主任冷哼一声,心中却是喜滋滋的,这冯少看起来问题不大,这么好的一个讨好冯总的机会,就这样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而他还没笑出声,只听病床的仪器上发出滴滴刺耳的警报声。

    刘主任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他只觉得头皮一炸,只见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猛然有了异变,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而且伤者呼吸有鸣音,口冒血水。

    “快去请华老……”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流。

    还未走远的华老被院长好说歹说苦苦哀求的请了回来。

    而手术室中现在又乱做一团。

    华老看了一下伤者,喝道:“他身上的银针呢?”

    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滚,结结巴巴的说道:“拔……拔了……”

    “胡闹,病人情况不稳定,全靠银针吊命,你怎么就拔了?”

    “不是我拔的。”刘主任战战兢兢的说道。

    李强一见刘主任要拿自己当替死鬼了,连忙上前惊道:“冯总,这是刘主任命令我拔的……”

    冯致远几乎杀人的心都有了,他猛的瞪向刘主任,恨不得把刘主任抽筋扒皮了。

    “那……在插上去行不行?”刘主任惊慌地说。

    华老摇摇头道:“不行,针灸远比表面的复杂,要施针者根据病情的急缓,其深度,韧度,以及气道都不相同,这样贸然插进去,情况会更坏。”

    “你这个混蛋,我儿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杀了你……”苏芝骤然听到恶耗,一点也不顾形象的扑向刘主任,又撕又咬的。

    刘主任一声惨叫,脸上手上立时多了一些血淋淋的伤口。

    还好冯致远为人沉稳,虽然儿子的事情令他痛心,但还是不失长老风范,他命保镖拉开苏芝。

    他向华老恳求道:“华老,就请你想想办法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华老拿起针银,只见银针细如发丝其韧度也象头发般的柔软,他实在是想不通叶皓轩是怎么将这么软的针刺入人体内的。

    当下他叹口气道:“恕我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找刚才那位实习医生,也许他有办法。”

    冯致远面色一沉,但为了儿子,还是点点头。

    “要抓紧时间,贵公子恐怕撑不了多久。”华老丢下这一句话便即离开。

    冯致远当即冷冷的瞥了一眼刘主任,然后大步离开。

    刘主任心如死灰,连忙跑上前说道:“冯总,那实习生叫叶皓轩,是清源医科大学的学生,在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现在估计回校了吧。”

    冯致远站定身形,冷冷的扫了一眼刘主任,沉声道:“我儿子要是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刘主任,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刘主任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回到宿舍之后收拾了一个简单的行礼,叶皓轩便离开了医院的宿舍。

    搭上最后一往通往学校的公交,径自回校去了。

    而当他刚刚下车,走到校门口,只听轰鸣的马达声音在从身后传来。

    一辆黑色别克猛的停在了叶皓轩的面前,紧接着几名目光凌厉的人从车上下来。

    叶皓轩认得这些人,正是刚刚那位冯总的保镖。

    为首的一名保镖拦住叶皓轩的去路冷声说道:“冯少病情有变,冯总让你回去一趟。”

    这些保镖面色冷厉,态度恶劣,立时让叶皓轩心中怒火丛生。

    他伸手将档在面前的手打开,冷冷的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实习医生,你们冯少的病我看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保镖喝道:“冯太太命令,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请跟我们回去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叶皓轩大怒,这也是求人救命的态度?

    当下他不理会这四名保镖,转身向学校门口走去。

    而那保镖眉头一皱,伸手向叶皓轩的双手拧去。

    这些保镖是些职业保镖,有的是退伍的军人,身手不一般,要是常人被拧实了,恐怕马上没有反抗的能力。

    然而叶皓轩岂是一般的人能比?他右手一屈反制住了保镖手中的脉门,几息微微一吐,轻轻向后一推。

    保镖只觉得手上一阵酸麻,两条手在一瞬间一点力道也施不出来,紧接着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反震之力,他连退数步,砰的一声靠上了车门。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原来叶皓轩还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余下几名保镖一声大喝,一同扑向叶皓轩。

    叶皓轩猛的向前一冲,反手擒住一人的右手,轻轻一拗,那人一声惨叫,一条手软趴趴的垂了下去,眼见胳膊便被卸了下来。

    另外两名则是咔咔两声,右手同样软趴趴的垂了下来。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他们几个人都是职业保镖,平时受过严格的训练,但对上一个学生,瞬间便失去了战斗力,他们明白,今天遇上对手了。

    叶皓轩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