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26章 装逼的唐进

第26章 装逼的唐进



    第26章装逼的唐进

    “唐进?”叶皓轩回忆了片刻,感觉似乎在新闻上提到过。

    只见唐进打开针盒,取出里面的银针,吸一口气,便对着赵富霖心肝处的几处穴位刺了下去。

    他的下手极快,片刻便扎下十几处银针,这些银针皆准确的刺中赵富霖胸口处的几处穴位。

    “问命针法?”叶皓轩微微一惊。

    听到有人叫出自己针法的名字,唐进也是稍稍的诧异,但随即倨傲的说道:“不错,有见识。”

    “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医术,了不起”

    “是啊,我那混小子跟唐进差不多,整天就会泡妞打架。”

    听到一边的人称赞声,唐进脸上的傲色更重,似是对自己的医术有十足的信心。

    问命针法一施完,他当即站起来,双手负后,沉声喝道:“问命一出,阴阳我行,起。”

    不得不说,唐进这一手颇有几分高人的形象,只是随着他的起字,赵富霖依然满面痛苦,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一阵抽搐昏迷在地。

    “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唐进一惊,连忙俯身去搭赵富霖的脉,一搭之下,神色立时变了。

    从脉象上来看,赵富霖的病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了,在度细细的诊断一番,刚才自己的针法并没有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赵富霖病情会加重。

    “把针拔下吧,没用的。”叶皓轩淡淡的说道,然后蹲下身去,一手搭在赵富霖的手腕处。

    稍稍一搭,他便即明白了症结所在,然后将赵富霖身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拔下,还给唐进。

    “你也懂中医?”唐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自己下针的手法不一般,别人轻易不懂怎么拔针,手法不对,会出血的,而叶皓轩把针拔下,赵富霖竟然没有一点异样。

    显然这个年轻人不一般。

    “又来了一个,认识不?”

    “不认识,这么年轻,靠谱不?”

    “略懂,”叶皓轩回答道,边说边取出针袋。

    “两位……赵总怎么样了?”看两人竟然有种探讨医学的意思,一边的秘书面色更加发白。

    “叶皓轩笑道:“赵总的心脏跟别人不一样吧,别人的心房长在左边,赵总生在右边,是这样吧。”

    听叶皓轩这样说,秘书忙不迭的点头道:“是的,是的,赵总心房长在右边,神医,赵总没事吧。”

    叶皓轩笑道:“没大碍,扎几针就好。”

    “你怎么知道赵总心房在右边?”唐进问道。

    “切脉。”叶皓轩将针袋放在一边,取出十几根银针。

    “开玩笑,这能切出来?”唐进一声嗤笑,认为叶皓轩在耍他。

    叶皓轩不语,体内浩然诀缓缓流转,注入银针之中,刹那间,细如发丝般的银针瞬间绷直,叶皓轩快速撞很针刺入病人右侧的穴位边。

    他下手同样很快,十几根银针片刻便即扎完。

    “鬼门十三针?”唐进一惊,脱口而出。

    扫了唐进一眼,叶皓轩不动声色的说道:“不错,有见识。”

    唐进立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刚才他对叶皓轩说的话,现在别人不动声色的还了回来。

    虽然他在医术上颇有天赋,但唐渊经常教他天外有天,做为医者应该报着一颗济世为怀的仁心,而不是攀比的心。

    只是他自恃医术,根本没有把爷爷的听在耳中,今天才算明白爷爷的一番良苦用心。

    他拱手说道:“佩服,在下唐进,是清源市中医世家唐家之人,请问怎么称呼。”

    叶皓轩缓缓的将针拔下,说道:“无门无派,医科大学学生。”

    他说着缓缓的站起身,而平躺在地下的赵富霖一阵喘息,面色变得红润了起来,他轻咳了一声,缓缓的坐了起来,看到周围的众人,闪过一丝迷茫。

    “好了,赵总好了。”

    “真是人不可貌象,这么年轻就有这么一身逆天的医术,了不起,真了不起。”

    唐进微一犹豫说道:“我要跟你林中医,明天保济堂,不见不散。”

    叶皓轩摇摇头道:“我是不会去的。”

    “怎么,你怕了?”唐进神色一滞。

    叶皓轩将针缓缓的擦拭干净,放入针袋之后淡声说道:“医者仁心,做为医者应该报着济世为怀的仁心,而不是攀比之心。”

    “好,说的好。”赵富霖一骨碌爬起来。

    他握着叶皓轩的手感激的说道:“小兄弟,多谢你刚才救了我,这是我的名牌,以后只要有用得上我赵富霖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叶皓轩接过赵富霖的名片笑道:“赵总客气了,我是一个医生,这都是应该的。”

    赵富霖说道:“不管怎么说,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小兄弟在哪里住,有时间一定登门去拜访。”

    叶皓轩笑道:“我只是一个学生,家不是清源本地的。”

    “这样啊。”赵富霖一愣,当即叫过秘书吩咐道:“世景花园里的别墅,给这小兄弟准备一套。”

    叶皓轩神色一滞,世景花园是高端小区,里里清一色的别墅,不要看他现在也有着七八千万的身家,但那里的房子还是买不起的。

    他当即推辞道:“赵总,这太贵了。”

    赵富霖摇摇头说道:“小兄弟就不要在推辞了,这全当是我的诊金吧,我赵某没有别的,就只有房子……”

    而在这个时候,救护车才赶来,赵富霖说道:“明天小兄弟去万象房产总部,我会安排好的。”

    见赵富霖如此坚持,叶皓轩便也不推辞,他笑道:“那就谢谢赵总了,既然赵总这么慷慨,那我也帮赵总一个忙,赵总要是信得过我,以后每星期让我施针一次,在辅以中药,不出一个月,赵总的心脏病就可以痊愈。”

    “你说什么,你说我的病可以治好?”赵富霖一个激动,又喘息了起来。

    叶皓轩连忙为他渡过一丝真气笑道:“赵总不要激动,这病算不上什么大病。”

    喘息了一阵,赵富霖方才感激的说道:“那就说定了,要能治好我这毛病,我赵富霖感激不尽。”

    他自己的病情他是知道的,先天性心脏病,苦不堪言,看了很多地方也不能根治,而叶皓轩说能根治,这让他激动不已。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