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67章 极乐针

第67章 极乐针



    第67章极乐针

    “这……这是怎么回事。”男子大惊,还未说完,只觉得一阵麻痒从下体传来,继而……潮湿……

    男子心道这就是极乐针,想用这种方法整老子,老子岂会怕?

    然而他这想法还未闪过,突然间又有了反应。

    不到片刻,又是一阵温热。

    接连三次以后,男子只觉得后脑勺处冷嗖嗖的全是冷汗,他的脸色变得一阵青白,这样下去,他迟早会精尽人亡死的。,

    他总算知道这极乐针意味着什么意思,就是让他精尽人亡啊真狠,果真够狠。

    度起了反应,这男子直吓得魂飞魄散。

    “快,快停下来。”男子的呼吸粗重,话一出口他又是一阵吼叫,他渐渐的感觉到了腰部的酸痛,而且体内一阵冰冷。

    “说还是不说。”叶皓轩冷笑道。

    男子摇摇头恨恨的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叶皓轩说道:“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不会杀你,只是现在透支的是你的肾气,十几次以后,你的肾便会因透支而坏掉,到时候你懂的……”

    “卑鄙……”男子咬牙切齿,但是也只能屈服道:“好,我说,我说,你快把针给我拔下来。”

    叶皓轩这才起身,四指如风,片刻便将他身上的针尽数拔了下来,男子这才安静下来。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说道:“我是职业打手。”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说重。”叶皓轩眉毛一挑说道。

    男子连忙直白的说道:“是东方大少托我来做这件事的,他出钱找到我老大,让我废掉你……”

    “东方弘?”叶皓轩的神色一阵冰冷,其实男子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隐约的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真的是他。

    他面色一冷,一手提起男子走到江边。

    “你要干什么?”男子大惊,他吼道:“我不是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说了吗,你还要干什么。”

    叶皓轩一声冷笑道:“我可没答应你要放过你。”

    说着解开穴道,直接将这男子丢入奔腾的江水中,至于能不能活,就要看这小子会不会游泳了。

    “东方弘是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会这样红。”叶皓轩冷笑了一声,然后开车离去。

    清源某处私人会所中,东方弘面色阴沉的在喝着红酒。

    抬起手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了,他面色阴沉的与对面的那个男子说道:“潘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那个渊潘总一脸的阴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喜欢玩弄权谋的主,他说道:“东方大少,不要着急,我手下兄弟办事,你大可以放心。”

    而他的话音刚落,一个打手便跑了过来喝道:“不好了潘总,六毛失手了?”

    “什么?”潘总的脸立时阴沉了下来。

    他说道:“六毛的身手不错,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学生?”

    打手说道:“六毛被人揍了一顿,然后又被丢入江中,据他说,那小子不是一般人。”

    东方弘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喝道:“潘总,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潘海起身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神色阴沉的说道:“东方大少请放心,这个场子我一定会替你找回来的。”

    说完便转身离去。

    刚刚坐上车,叶皓轩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却是华老的电话。

    “这么晚了,华老有什么事?”叶皓轩嘀咕着,然后接通了电话。

    “小叶,是你吗?”华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叶皓轩笑道:“是我,你好华老。”

    “小叶,这么晚了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来医院一趟,我有一个病号,症状极为奇特,想请你来看看。”

    “什么奇特的症状?”一听是的疑难杂症,叶皓轩不觉来了兴趣。

    “是这样的,这位病患是位国际友人,他主营化妆品的,来国内是洽谈业务的,下午还好好的,谁知道晚饭后突然不能动了。”

    “检查结果是什么?”叶皓轩问道。

    华老说道:“检查了,结果这位国际友人身体很好,没有一点毛病,有可能出来的症状都排除了,他的神智非常清醒,就是不能动。”

    “那这样吧,我过去看一下。”叶皓轩随即挂断了电话。

    givenchy,来自法国的时尚品牌,纪梵希最初以香水为其主要产品,后开始涉足护肤及彩妆事业。

    纪梵希是奢侈化妆品品牌,业务遍布全国,而此时,纪梵希的业务主管费恩正躺在清源人民医院的豪华病床上,一双蓝亮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而在病床的周围,围满了清源人民医院的专家教授,其中也不管华老这样的权威专家。

    而一边的清源人民医院院长也急得团团转,这费恩的身份不一般,而且主管医疗的副市长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如果治不好,让他郑铺盖走人。

    涉及到国际友人,又是身份尊贵的某奢侈化妆品牌的业务主管,院长立时感觉到压力山大。

    他急急忙忙的召集了医院的内外神经科的专业教授前来为费恩会珍,将费恩从头到脚统统的检查了一遍,但令众人傻眼的是费恩的身体机能比正常人还正常。

    一群教授专业满头大汉的将能排除了都排除了,但还是没法确诊这蓝眼睛的费恩到底是什么病。

    “废物,一群废物,你们医院是干什么吃的,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费恩的翻译兼助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打扮得跟假洋鬼子一样的女人在冲着病房的人吼。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