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77章 针罚

第77章 针罚



    第77章针罚

    “什么人?”电话另外一边的林建业听出叶皓轩语气的异样。

    “谢心杰,美颜国际老总萧海媚的丈夫。”

    林建业一怔,当下便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说道:“五分钟后我给你电话。”

    “谢了。”叶皓轩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林建业是清源市衙内圈中顶尖的存在,人脉不是别人能够想象得出来的,不到五分钟,他的电话便即打了过来。

    “浣沙洗浴中心,三楼六号包房,他现在就在那里,我恰好也离那里不远,一会儿就过去。”林建业说道。

    叶皓轩犹豫了一下说道:“能帮我请个律师吗?”

    “没问题,一会儿见。”林建业挂断了电话。

    叫了一辆的士,片刻便即赶到了浣沙洗浴中心,几乎是与林大少一同到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胖胖的眼镜男,显然是他找来的律师。

    林建业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严律师,皓轩,有什么事尽管说。”

    伸出手与严律师握了一下手,叶皓轩说道:“我需要一份离婚协议,男方净身出户……”

    浣沙洗浴中心三楼某包房中,谢心杰伏在床上,享受着身后年轻女孩的按摩。

    今天所点的钟是一个尤物,谢心杰本来就是好色之徒,他时不时的要转过身去想占下便宜,但因之前被叶皓轩一顿猛揍,一不小心便扯动了身上的伤,弄得眦牙裂嘴的。

    而正在此时包房的门轰的一声被人踹开,接着几个人从里面走了进来。

    那位按摩的小姐一怔,然后默不做声的退到了一边,对于这种情况,在洗浴中心是经常见到的,客人的恩怨,她还是不掺合的好。

    林建业向着那小姐挥挥手说道:“跟你们老总已经打过招呼了,去吧。”

    那小姐点点头,然后便走了出去,顺势将门带上。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谢心杰大惊,此时他的脸上被叶皓轩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现在露出一幅惊恐的模样,更是显得渗人的慌。

    叶皓轩抓起谢心杰身后的浴巾,猛的提起,重重的甩向一边。

    谢心杰一声惨叫,整个人滚落在地上,顺势还带倒了许多东西。

    “又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谢心杰被摔得七荤八素,他惊恐的看着叶皓轩,这货是连东方大少都敢揍的狠角色,他可招惹不起。

    叶皓轩一言不发,将他整个人提起来,丢到桌子旁边,然后拿出两张纸,啪一声拍到桌子上。

    “看一下这两份协议,然后签了。”叶皓轩淡淡的说道。

    “我不签……”一眼瞥见两张协议上大大的离婚协议书,谢心杰眼皮一跳,登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心中暗骂,萧海媚这个贱女人,竟然敢找人威胁我。

    “你确定不签?”一边的林建业邪邪的一笑,顺手从身后抽出来一把匕首,丢在桌子上喝道“要么签了,要么把小丁丁切了,你看着办吧。”

    “你……”谢心杰明显的双腿一夹,一阵寒意从后心处涌来。

    他目光看向协议,寥寥数行,他的神色不由得大变,特么的,那贱女人竟然要自己净身出户。

    他喝道:“离婚可以,你们对萧海媚那贱女人说,就按照我之前说的,不然的话,我不可能离婚,这份协议,我是不会签的。”

    “是吗?”叶皓轩突然冷冷的一笑,拿过桌子上的匕首,然后在手中挽出一个漂亮的刀花,最终重重的向前一掷。

    噗的一声,匕首穿墙而去,仅余一个刀柄在外面。

    这一手把林大业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这墙壁是钢筋混疑土造成的,叶皓轩竟然能将匕首刺入这么深,这该要多大的手劲。

    谢心杰一个激灵,但他突然来了底气,他喝道:“我就是不签,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杀了我。”

    叶皓突然冷冷的一笑说道:“杀了你?怕脏了我的手,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叶皓从怀中取出针袋,从针袋中抽出大大小小十几极银针来。

    “你想干什么。”看到这些银行,谢心杰大惊,本能的要的反抗。

    一边的林建业猛的一脚踹出,谢心杰当下便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

    叶皓轩带着冷笑说道:“看过风声吗?如果看过,那你应该知道那里面的针刑是怎么一回事。”

    林建业一怔,颇有兴趣的说道:“难道那里面的针刑是真的,真的能让人痛不欲生?”

    叶皓轩笑道:“当然是真的。那是我国一种残酷的私刑,即用细针将有毒和强腐蚀,强刺激性的药剂插入人体内,从而腐蚀内部皮肉,疼痛剧烈,痛不欲生!”

    叶皓轩缓缓的拿起一根针说道:“现在我手里没有那种药水,不过我有另外一种方法,能用针法将人身体上的痛感提升数十倍,甚至碰一下都会痛不欲生,你要不要试试?”

    “你在骗鬼呢,就这几根细针,我就不信了能把我怎么样。”谢心杰强自镇定道。

    “那就试试吧。”叶皓轩一声冷笑,下手似电,片刻便将这十几根银针全部刺在谢心杰的身上。

    一时间,谢心杰只觉得周身上下有一丝麻痒,但除此之外,并未有其他的异样,他冷笑道:“扎了又能怎么样。”

    “是吗?”叶皓轩冷冷的一笑,随手取过一张协议来,卷成筒状,然后轻轻的击在谢心杰的身上。

    谢心杰双眼猛的一瞪,接着一声惨叫,身体就象是遭到电击一般猛的倦了起来,然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刚才叶皓轩只是用纸轻轻的一击,但他感觉象是被木棍重击一般的疼痛。

    “原来是真的。”林建业也轻轻的在谢心杰的身上敲了几下。

    又是一阵鬼哭狼叫声传来,谢心杰脑门上的汗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叶皓轩说的果然没错,此时他的痛觉被扩大了数十倍,轻轻的一碰,便让他痛不欲生。

    叶皓轩将他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淡然说道:“你这痛觉,可以说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无人能解,就算是你找在好的医院也无济于事,你不信,大可以试试。”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