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九仙图 > 第六十五章 巨大收获

第六十五章 巨大收获

readx();    “冒险者,恭喜你在最后一刻醒来,成功脱离时间幻境——匆匆百年。”

    耳边响起秘境之灵的声音,可当凌仙睁开眼后,看到的却是一个美到惨绝人寰的女子。

    女子悬浮在半空中,一袭白衣飘飘,青丝如瀑,绝色倾城,宛如凌波仙子下凡尘,明媚动人,艳冠群芳。

    她的秋水眸子很冷,气质也很冷,犹如一座万年冰山,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

    望着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凌仙双眸中闪过一丝错愕,道:“你就是秘境之灵?”

    “咳咳……她不是,我才是。”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凌仙循声望去,只见女子的下方躺着一个中年男子,面色苍白,双眸暗淡,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看上去似乎是被那个绝美女子给镇压了。

    “若你是秘境之灵,那她是谁?”凌仙一怔,忽然想到师尊曾说,第二位仙人即将醒来,再看看眼前这风华绝代的清冷女子,不禁脱口而出:“你……难道是平乱大帝?”

    “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女子轻点螓首,她的神情平淡如水,但在这一刻,凌仙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压,那是久居上位养成的无形气势,犹如掌控世间,主宰天下的帝王一般。

    平乱大帝,一个震动古今,光耀寰宇的伟大称号。

    简单的四个字,却好似泰山压顶一般,以雷霆万钧之势当头砸下。

    气氛陡然一凝,仿佛这四个字蕴藏了莫大的神威一般,可令日月无光,风云变色。

    “你……你就是传说中的平乱女帝!”秘境之灵所化的中年男子缓缓咽了一口唾沫,黯然的双眸中满是震惊。

    它虽然是秘境所化,但是经过千年时光,早已俱备灵智,属于天下万族中的灵族,再加上这么多年来死在此地的人族修士不在少数,因此它不仅了解到了很多关于修仙界的常识,也知晓那些在青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伟大强者。

    毫无疑问,平乱大帝便是其中最为惊艳的一位。

    文惊千古轻天骄,武动山河藐英豪,艳压群芳冠天下,功盖前人独寂寥。

    字义浅白,毫无内涵,但是却准确的表达出平乱女帝的强大。

    秘境之灵浑身打颤,差点便被活活吓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那位二十几万年前的无上强者,居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并且自己方才还与她动了手?

    虽然只交手一回合,便被轻易镇压,但是此刻他却不觉得耻辱,反而引以为荣,那可是一生征战,平定八荒的平乱大帝!

    败在她手下,自然算不得耻辱。

    这么一想,秘境之灵在自己地盘上被镇压的苦闷消失不见,强笑一声,谄媚道:“原来是传说中的无上女帝,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恕罪。”

    平乱大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而后身形逐渐淡化,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九仙图中,只留下一句清冷的话语,缓缓回荡在这片黑暗的空间中。

    “凌仙,不必与他客气。”

    顿时,秘境之力面色一苦,而凌仙则是喜上眉梢。

    他自然明白平乱大帝这句话的意思,无非便是让自己狮子大张口,往死里勒索,不,索要赔偿,赔偿自己在幻境中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

    望着愁眉苦脸的中年男子,凌仙嘴角微微翘起,道:“你先给我说说这个幻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秘境之灵抱拳拱手,苦笑道:“这幻境乃是天地自然形成,属于时间幻境的一种,名为匆匆百年,顾名思义,便是进入幻境之人要在里面足足待上一百年,而若是到了最后一刻,还是没有发觉那只是一个幻境,那么便会身死道消,神魂俱灭。”

    “嘶!”

    凌仙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眸中闪过一丝后怕,听完秘境之灵的解释,他才明白自己到底进入了一个多么凶险的地方。

    一直以来,由于他被暂时抹去了有关九仙图的记忆,再加上那幻境无比真实,导致他由始至终都不曾生疑,若不是最后心血来潮,翻开《九州名人录》,回想起被抹除的记忆,恐怕他早已死在里面了。

    “好啊,居然把我送去那样一个凶险的地方,秘境之灵,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凌仙面色一沉。

    “小兄弟息怒,请听我一言。”秘境之灵急忙安抚,额头隐现冷汗。

    若是换做平时,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敢对他如此不敬,他早就一巴掌将其拍死,可是在被即墨如雪镇压后,他便彻底老实了,收起平常的高高在上,把姿态放的很低,这也是无可奈何,凌仙他倒是无惧,可是那至强无敌,傲视古今的平乱女帝,他可不敢招惹。

    就才半个时辰以前,即墨如雪从沉睡中苏醒,察觉到了九仙图的主人,也就是凌仙的危机,于是随手一挥,将秘境之灵从境中境里揪了出来,再一挥手,便将在秘境中号称无敌的他给轻易镇压,而后逼迫他放出凌仙,否则,便把整个秘境毁掉。

    可他虽然掌管秘境,却是无法干扰到已经自主运转的幻境,于是只能一边陪着笑,一边期盼着凌仙安然无恙,破境而出。

    幸运的是,就在秘境之灵以为凌仙必死,自己也必死的那一刻,凌仙却是突然想起那份被消除的记忆,从而知晓一切,从幻境中走出。

    所以,此刻秘境之灵的心情很复杂,既有对凌仙的愤恨,又有对他的感激。

    “快说,我没有时间听你废话。”凌仙眉头一皱。

    “是是。”秘境之灵谄媚一笑,道:“虽说小兄弟在幻境里吃了不少苦,但是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换一个角度想想,平白多了一份上百年的阅历,增长了不少见识,这难道不是一份天大的造化么?”

    “你这么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凌仙沉吟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秘境之灵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在幻境中受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罪,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完全称得上是一份天大的造化。

    第一,他比别人多了上百年的经验与阅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他都经历过并且挺了过来,那些痛彻心扉的苦难,并没有将他击垮,反而造就了他如今坚韧不拔,刚强坚毅的心性。

    修行最重要的资质,其次便是心性,而凌仙以弱冠之龄,历经风雨坎坷,一颗向道之心早已被打磨的坚固无比。

    毫不客气的说,自匆匆百年幻境中走出的他,无论是智慧,还是阅历,都已经堪比那些活了几百年的元婴老祖!

    光是这一点,便足矣让无数修士为之疯狂!

    第二,幻境中发生的一切虽然都是虚假的,但是修炼与炼丹上的经验却是无比真实,凌仙在幻境中达到了结丹巅峰,距离元婴只有半步之遥,而丹道境界,也已经踏出六品之列。

    这些经验深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也就是说,从炼气期一直结丹期巅峰,这一路的修行境界对他而言,不会再有瓶颈,只要满足突破的条件,自然会水到渠成,而丹道境界亦是如此。

    因为,他在幻境中已然经历了一遍。

    不存在瓶颈!

    这是多么逆天的一件事!

    除非愿意破罐子破摔,大肆吞服副作用很强的丹药,否则修行没有捷径可走,无论是多么天资绝世之辈,也只能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而令全天下修士最头疼的一件事,便是当修为到达一定程度时,就会出现瓶颈,一旦出现瓶颈,那无论吸收多么庞大的灵气,也无法破除瓶颈,突破原有的境界。

    只能看个人的悟性与资质,以及长辈的教导进行突破。

    从炼气期到结丹期巅峰,这一段路上的瓶颈可不少,无数修士卡在这里,终生都无法迈步。

    然而凌仙,却再无瓶颈。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那些卡在瓶颈上无法突破的修士会立即暴动,将凌仙生吞活剥。

    而第三点,则更为逆天,只是凌仙此刻还不知道,因此暂且不表。

    “你说的很有道理,虽然过程无比凶险,差点万劫不复,但是我也因此受益匪浅。”

    此刻,凌仙早已恢复了本来面目,清秀俊朗,英武不凡,不再是幻境中那个行将就木的垂死老人,不过经历过百年时光,他的双眸更加深邃,流转着一抹历经风雨洗礼,岁月沉淀后的沧桑与睿智。

    目光玩味的望着秘境之灵,凌仙淡淡一笑,道:“这么想的话,我不仅不该向你要赔偿,反而要送一些礼物感谢你才是。”

    “这……礼物就不必了,只要小兄弟愿意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便好。”秘境之灵神色一喜,还以为凌仙被他说服,不再向他索取赔偿。

    “想得美!”

    一声冷哼,犹如惊雷般炸响。

    “我可是差一点便死在里面,要是你当初告诫我一下,而不是故意引导我,让我以为被你传送回了外界,那我又岂会将幻境当作真实的世界,弄得自己遍体鳞伤,满心悲凉?”凌仙冰冷的望着中年男子,淡漠的话语轻轻传出。

    “秘境之灵,今日你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那我便毁了这里,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