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太古剑尊 > 第79章 生死斗

第79章 生死斗

    天光秘境,算是神风剑府之中,比较有名的一个秘境,秘境之中,珍宝无数,但凡能够从秘境之中活着出来的武者,实力多多少少都会提升。
  
      当然,机遇伴随着风险,秘境之中,危险很多,稍有不慎,就会死亡。
  
      天光秘境开启的时间,还有三个月,方辰决定在这三个月之中,尽量达到化气境,这样的话,进入天光秘境之中,遇到一些危险,也能够全身而退。
  
      杨洪离开之后,方辰就休息了,毕竟在神风山脉之中,差点死在姚云手中。
  
      第二天大清早,方辰再一次的来到剑术宫之前。
  
      上一次,在剑术宫第一层,方辰在六十四道虚影这一环节被逼退出剑术宫,这一次方辰的水银剑法达到了化境,他有信心能够走的更远。
  
      缴纳了一千块中品灵石,方辰进入了剑术宫第一层之中。
  
      跟之前一样的场景,虚影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水银剑法达到化境,威力不可想象,方辰以摧朽拉枯的方式,不断的击溃虚影。
  
      不一会儿,虚影的数量就达到了六十四个,上一次就停留在了这里,这一次,方辰信心很足。
  
      嘶嘶……
  
      陡然间,方辰手中的灵光剑,猛地挥舞而出,水银剑法顿时施展出来。
  
      化境的水银剑法,威力比之入微之境的时候,要强横好几倍,所以在方辰施展出来的时候,剑光所过之处,虚影不断的溃散。
  
      咻……
  
      方辰也不知道自己施展了多少次的水银剑法,总之在一刻钟之后,最后一道虚影被自己击溃。
  
      击溃这一道虚影之后,剑术宫留给了方辰一点休息时间,毕竟击溃了这么多虚影,消耗很大。
  
      “下一阶段就是一百二十八道虚影了。”方辰微微说道。
  
      休息了大约三分钟,突然间整个空间都压抑了下来,紧接着,方辰感觉到了一阵危险。
  
      扑哧……
  
      突兀的,一百二十八个虚影,顿时出现在了方辰的四周,方辰猛然间施展出了水银剑法来抵挡。
  
      扑哧……
  
      剑光闪过,虚影不断的溃散着。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方辰发现了虚影的一个缺点,那就是他们的移动速度比较慢。
  
      方辰利用速度,不断的施展水银剑法,不过在击杀了八十个虚影之后,水银剑法终于是抵挡不住虚影的攻击了。
  
      “分光剑法。”
  
      方辰猛地施展出了分光剑法,一道剑光化作了十八道,携带着强横无比的剑气,陡然间朝着四方扩散而去。
  
      分光剑法施展出来,靠近方辰的虚影,直接被轰散。
  
      “剑势……”
  
      分光剑法施展出来的时候,方辰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剑势,强横无比的剑势刚一出现,就直接让的周围的虚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扑哧……
  
      剑势配合分光剑法,太过强横了,直接让的周围虚影不断的溃散。
  
      咻……
  
      在剑势的围剿之下,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百二十八道虚影,终于是被方辰全部给击溃了。
  
      击溃这些虚影之后,方辰的脸色也是微变,身体虚弱了很多。
  
      “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方辰心中暗自想道。
  
      神风剑府的历史上,剑术宫第一层,曾经有人击溃过二百五十六个虚影。
  
      而此刻的方辰,距离二百五十六个虚影,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在剑术宫之中,走的越远,代表着在剑道之上的感悟更加的深刻,而且对剑术的掌握,也是非常的熟练。
  
      如果不是因为水银剑法达到化境,再加上剑势,方辰根本无法走到这一步。
  
      不过,在跟虚影对战的过程中,方辰也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剑法也在进步着。
  
      分光剑法第一层,已经达到了圆满境界。
  
      第二层也是在金色心脏的帮助下,瞬间修炼成功。
  
      “有了分光剑法第二层,我的实力更加强横了。”方辰微微说道。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一股强横的压抑再度出现,紧接着方辰发现周围出现了二百五十六个虚影。
  
      “好多的虚影。”
  
      方辰的话音一落,分光剑法第二层瞬间施展出来,直接朝着虚影轰击而去。
  
      砰砰砰……
  
      虚影的数量太过庞大,方辰一时半会也根本无法完全击溃。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辰的身上,出现了一些伤痕,看起来全身狼狈不堪。
  
      “砰……”
  
      约莫过了一刻钟之后,方辰终于是被逼出了剑术宫。
  
      “还是无法成功啊。”
  
      方辰苦笑一声,狼狈不堪的离开了剑术宫。
  
      当剑术宫之外的弟子,看到方辰出来以后,脸上满是嘲讽的笑容。
  
      “这不是方辰吗?在剑术宫之中,都能够伤成这样,真够奇葩的啊。”
  
      “哈哈哈,我猜他在剑术宫之中,最多击溃三十二个虚影。”
  
      “不错,一个炼气境的弟子,也想闯荡剑术宫,真是可笑。”
  
      “有时候,天赋不代表实力,空有天赋,半路夭折的武者,不计其数。”
  
      很多弟子,都在嘲讽方辰,不过方辰根本没有在意。
  
      就在方辰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让的方辰停止了下来。
  
      “哼,这种垃圾,我估计他的父母也肯定是垃圾,要不然怎么会生出他这样的儿子?”
  
      听到这道声音,方辰的脚步停止,旋即转身看向说话的男子。
  
      “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方辰平静的说道。
  
      “我说你父母也是垃圾。”这个弟子冷笑一声说道。
  
      这个弟子叫做周宇,是一个初级弟子中的老生,一声实力也是达到了化气境一重,看不起方辰这种新生。
  
      扑哧……
  
      周围的弟子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方辰出手,只见的一道凄惨的叫声瞬间传来,众人惊讶的看去,赫然发出,周宇的一条胳膊已经被方辰斩断。
  
      “啊……”
  
      周宇看着自己的胳膊,心中充满了愤怒。
  
      “这只是一个教训。”
  
      方辰说完,转身离开。
  
      周围的人群之中,发出了轰然声音,他们不明白,方辰什么时候厉害到这种程度?
  
      “你这个杂碎,我不会放过你的。”周宇嘴里大骂。
  
      当然,周宇的嘴里虽然大骂,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恐惧,一个新生,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
  
      …………
  
      在初级区域的一处院落之中,断臂的周宇静静站立,脸上充满了愤怒,而在他的身旁,则是坐在一个妖异男子。
  
      “龙哥,你要替我报仇啊。”周宇说道。
  
      “真是一个废物,被一个炼气境的弟子斩断一臂,还有脸说?”龙军冰冷道。
  
      “龙哥,这小子有点古怪,在进入神风剑府之前的天赋测试,他的剑道天赋达到了恐怖的四级。”周宇道。
  
      听到四级剑道天赋,龙军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多谢龙哥。”周宇道。
  
      就在第二天,突然间初级弟子区域传出了一则消息,初级弟子排名第二十的韩山,要跟方辰生死斗。
  
      这一则消息传出来之后,顿时无数的弟子都在猜测,这必定是周宇的报复。
  
      方辰在接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不过旋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吗?
  
      …………
  
      初级弟子区域,生死台之上,方辰跟韩山互相对视着,生死台之下,有着很多弟子,他们都是来观看生死斗的。
  
      生死斗,一般情况下是双方有解不开的结,踏上生死台,生死勿论。
  
      “小子,连龙哥的手下都敢动,你胆子不小啊。”韩山一脸轻蔑的笑道。
  
      “愚蠢的家伙。”方辰不屑道。
  
      韩山在初级弟子之中,排名第二十,修为达到了化气境二重,但是现在的方辰,丝毫不惧。
  
      “你说我愚蠢?哈哈,我会让你知道,到底是谁愚蠢,小子,受死吧。”
  
      韩山话音一落,陡然间手中长剑猛地朝着方辰突兀的刺出。
  
      方辰脸上淡然,手中灵光剑顿时施展出了水银剑法,天空之中,水之涟漪化作了水银剑光,朝着韩山掠去。
  
      就在方辰施展出水银剑光的那一刻,陡然间主持生死斗的长老,脸色微变。
  
      “怎么可能?化境,新生之中,居然有人能够让剑法达到化境?”
  
      这个长老的心中,震惊不已。
  
      想要让一门剑法达到化境,何其之难,这个炼气境的小家伙居然达到了。
  
      不过,当方辰施展出剑势的时候,长老更加的震惊了。
  
      拥有剑势,剑法达到化境,还有四级剑道天赋,这些全部汇聚在一个人身上,那是多么的逆天。
  
      此时的生死台之上,方辰手中的灵光剑,施展出了惊才绝艳的水银剑法,周围剑势环绕。
  
      砰……
  
      一声巨响,韩山的攻击,撞击在了方辰的剑光之上,爆炸开来。
  
      第一次碰撞,韩山就落于下风。
  
      “怎么可能?”
  
      看到自己的攻击被击溃,韩山失声叫道。
  
      刹那间,韩山便是发现,自己被坑了,一个如此妖孽的天才,居然被他们称之为废物。
  
      “该死的……”韩山心中,郁闷不已,但是事已至此,他必须咬着牙战斗。
  
      生死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