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十八章 诺玛通史

第十八章 诺玛通史

随着秦川重新推门而入,大厅内的讨论戛然而止,其实大家昨天从论坛中已经知道所谓辅导员,说白了就是没能升入大二的留级生,心中早没了最初的敬畏,不过至少表面上,大家还是很给面子,毕竟秦川的实力依然不是这些新生能比的。

    秦川听到了刚才教室内喧哗的焦点,走到萧林旁边,突然说道:“萧林只是代班长,正式的班长选举在三个月后才会决定,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

    大家的目光再次变化,尤其是王大林,他现在算是彻底和萧林撕破了脸皮,恶狠狠道:“哼哼,原来只是三个月的代班长,我属性值是你三倍,三个月后走着瞧好了!”

    萧林扶额叹了口气,他能感觉到其他人流露出的眼神,这也是人之常情,在得知作为班长的权限后,除了顾晓月外,谁都会心动。

    只是萧林也注意到,辅导员秦川在说这话时,眼神更多是在注视顾晓月,然后他便明白了,秦川压根没把王大林之类的人没放眼里,这话只是想激起顾晓月的斗志,让她去争夺班长职位而已。

    萧林心中觉得好笑,他瞥了眼身旁的女孩,女孩平光眼镜下淡漠的眼神让萧林更加肯定,秦川那一番话绝对是对牛弹琴了。

    “辅导员,那我的选课表……”

    秦川正在郁闷,没多理会,随口丢了句:“你的选课表没问题,这次代班长的选课表确实由学生会负责的。”

    萧林这就放心了,但又听到秦川隐约间嘀咕了句:“真是奇怪,为何上上下下对这届新生看重到这个程度呢。”

    萧林的表情有点奇怪,他想到自己的双S级学霸虽然被列为绝密档案,可中央电脑也明确说明,校长是有权限知晓的,虽然很想自恋地认为自己才是这届新生被看重的原因,但从昨晚到现在,他能感觉出来,辅导员也好,大二年级长也好,大家关注的焦点只是顾晓月而已。

    之后就是正式的选课,秦川首先需要将选课的流程,包括升入大二需要的学分等等大致介绍了下,但他很尴尬地发现,这些东西新生们早就在昨晚从代班长萧林那里得到了解答,而且萧林是从大二年级长那里获取的解释,比起辅导员要更加细致。

    秦川很恼火地发现自己作为辅导员连最后的威严都快要没了,可他偏偏还不能发脾气,因为这是学生会的临时决定,甚至连校长都看重这届新生,他一个小小的辅导员不敢有任何意见。

    然而当秦川准备跳过介绍课程这个流程时,却有人不乐意了,王大林连忙举起手,也不等秦川说话,急吼吼道:“为什么不说了!我还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呢,这个学分到底是如何构成的?你到时解释下啊!”

    一片哄笑!

    王大林之所以不知道选课的流程,是因为昨晚他被萧林给踢出了讨论群,所以没听到,然而秦川并不知道这个细节,他觉得王大林这是故意让自己这个辅导员出洋相。

    本来就很郁闷的秦川,眼神更加不善,恼怒地抛下句:“二十分钟后我来收选课表!九点钟你们会上第一堂课,别耽误时间!”

    恶狠狠瞪了王大林一眼后,秦川摔门而出。

    王大林缩了缩脖子,却没胆量追出去,他悄悄询问其他人选课的细节,然后他的人缘看来并不是很好,被人很恶意地丢下一句:“你去问萧林啊,他可是班长。”

    王大林冷哼一声,他是宁死不会去求萧林帮忙,咬咬牙,索性自己乱填起来。大厅内偶尔一阵低声交流,不过萧林把该说的都说过了,这份选课表其实没什么好纠结的地方。

    早就上交了选课表的萧林无所事事,眼神一直放在顾晓月身上,女孩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填好了表格,稍稍偏过头,瞥了眼探头探脑的萧林,直接将表格递过去,推了推眼镜架,很认真问道:“你看下有问题吗?”

    萧林尴尬地笑了笑,好奇心下还是接过表格,如他所料,女孩选择的是基础冥想、基础感知这类智力向的课程,他斟酌着说道:“其实你可以选点体质训练方面的课程,你的身体似乎很差,除了智力你其他属性可不高。”

    顾晓月完全转过头来,盯着萧林看了半天,半是猜测半是肯定地说了句:“班长权限,可以查看其他人的属性!”

    刚才萧林就说过这点,很显然顾晓月对自身以外的事情一如既往的毫不在意,萧林也逐渐熟悉了这个女孩的性格,无奈地点点头。

    顾晓月精致的眉毛拧在了一块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她只是重新坐直身体,不冷不淡说道:“天生的,没用的。”

    萧林楞了会儿才拼凑出女孩想要表达的意思:她的身体差是天生的,就算选修体质方面课程,也是没用的。

    萧林自己的体质也不好,但他是后天的懒惰和宅男生活造成的,腹部的一圈赘肉让他跑个两百米都能累得气喘吁吁。

    可顾晓月不同,萧林默然,猜测着女孩为何只剩两年寿命。

    二十分钟后,秦川进来匆匆收走了选课表,当众录入到了中央电脑中,之后每个人就可以在论坛的个人信息中查看自己的选修课了。临走前秦川告知大家第一堂课是必修课诺玛世界通史,简单来说就是历史课,得到了很多人的哀叹,在很多人觉得历史这种课程应该是很无聊的。

    秦川离开没几分钟,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挺着圆鼓鼓的啤酒肚,慢悠悠踏进教室,他右手吃力地抱着本很厚的书,大概是走了很远的路赶来的,又因为身材很胖,走起路来呼哧呼哧喘着气。

    青年穿着白色的T恤,T恤肩上还破了个洞,戴着副很大的眼镜,最夸张的是他手中捧着的那本书,足足有半个胳膊那么厚,厚度简直有点吓人。

    大家本来还有点期待值,觉得历史老师也许是类似校长那种充满着神秘,令人敬畏的魔法师之类的人物,但显然青年这副形象和电影或者小说中的魔法师差距太大,倒是更像街头的搬砖工,大厅内顿时一片失望的叹息声。

    彭的一声,青年将书放在讲台上,抬了抬眼镜,仔细将大厅内每个学生的脸都扫了遍,然后缓缓开口,他的嗓音非常高,哪怕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萧林都觉得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

    “坦白地说,我是第一次给你们大一新生上课,在这之前我的学生都是研究生或者博士生,然而我并不会因此降低对你们的要求!”

    听到这话,萧林的眼皮子猛地又是一阵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