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四十四章 大二的冥想室

第四十四章 大二的冥想室

萧林沉默不语。

    宋俊郎的睡意渐渐过去,见萧林不似开玩笑的模样,他稍稍认真起来:“你真的想要这个权限?你去高年级教室想做什么?”

    “听课呀。”萧林肯定不会说实话。

    “你听得懂吗?”宋俊郎微微表示了点鄙视,毕竟他当年可是号称天才的天赋学员:“而且,你觉得授课老师不会赶你出去吗?”

    “不是有你吗?你可是说过会帮我的。”

    宋部长眼角抽了抽:“我觉得你有点得寸进尺了……”

    “好吧,不说废话了,其实我只是想拥有进出大二年级训练场或者教室的权限。”萧林叹了口气:“既然你为难就算了。”

    宋俊郎连忙叫住他:“你先等等!大二?你只是需要大二年级的权限吗?”

    “没错。”

    宋部长拧着眉头,若有所思:“我还以为你想混进大四甚至研究生的实验室呢!如果只是大二的话,这倒不是完全没可能,我可以给于你临时权限,但只有一天时间,可以吗?”

    “完全可以!”萧林大喜:“真的能行吗?”

    “我好歹是个部长,这个在我的权限范围内!”宋俊郎让萧林等待片刻,然后自己闪到一边,几分钟后他的头像再次出现在魔法虚拟影像中,得意道:“搞定了,不过你究竟是想干嘛啊,别拿听课来糊弄我,今天可是周末……嘟嘟嘟”

    萧林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学员问出了大二冥想室的位置,道谢后匆忙赶去。

    C区四排第一间教室门前,萧林掏出一卡通证件,外表上这个一卡通和地球上的交通卡没什么区别,但刚刚宋俊郎说这玩意儿居然是灵魂绑定,这个高大上的词语可震到了他,有点稀罕地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却没看出什么名堂。

    萧林拿着一卡通从门锁旁划过,滴的一声,冥想室的大门无声开启,惊喜的同时,他也再次感受到宋俊郎这个部长权限确实好处很多。

    大二的冥想室只是比大一要更大,其他都别无二致,周末来这里的人也比新生更多,粗略扫过去,少说也有七八十人的样子。冥想室里非常寂静,每个人都盘膝端坐在垫子上,有人悄悄睁眼扫了眼萧林,有点困惑和诧异,但很快又重新闭上双眼。

    萧林很满意地点点头,人越多,可供选择的余地就越大,他立刻开启了学霸复制技能,开始冥想的技能检索。

    初级冥想LV5,评价等级E,不可复制

    初级冥想LV4,评价等级E,不可复制

    初级冥想LV7,评价等级E,不可复制

    中级冥想LV1,评价等级D,不可复制

    ……

    几分钟过去,萧林擦了擦脑壳上的冷汗,整个冥想室扫过来,竟没有一个人的冥想等级是在初级以下的,他甚至还检索出了评价等级D的中级冥想……

    也不知道是这届大二学生太厉害,还是说这就是大二年级应该达到正常水准,想想很多新生甚至还在基础冥想LV0上苦苦挣扎,他就忍不住汗颜起来。

    默默关上了冥想室的门,萧林决定再去其他几个教室碰碰运气,大二的冥想室有四个,如果实在事不可为,他也只好选择顾晓月作为复制对象。

    第二和第三间冥想室依然找不到合适的复制人选,让人高兴的是,似乎大二年级在冥想上比较突出的学生都集中在第一间教室,后面这些人的等级依然很强,至少也是初级冥想LV1的水准。

    基础冥想都是F评价,初级冥想都是E评价,不在可复制范围内,萧林看得是暗暗吃惊,恐怕初级冥想确实是大二的普遍水准,看来他确实只能找顾晓月复制技能了。

    随手刷过一卡通,最后一间冥想室的门无声开启,和前几间教室内的鸦雀无声不同,这里人声鼎沸,这里人最少,二三十个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聊天,甚至还看见几个女人手里还抓着一包花生瓜子,吃得是津津有味,如果不是门前挂着冥想室的牌子,萧林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菜市场。

    萧林的突然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教室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几秒钟后又爆发出更喧哗的人声。

    “我是不是看错了,他居然穿着新生的校服!”

    “大一的?可能是留级生吧!”

    “就算是留级生,也不可能有权限进来吧。”

    只言片语的聊天中,萧林隐约能听到他们的焦点都在自己身上,因为在学院没什么可换的衣服,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穿着校服,是哪个年级的学生基本一目了然,而在这块大二的专属教室内,萧林的新生绿色校服实在太显眼了。

    “还愣着干嘛?赶快进来呀,不关门的话,让别人看见我们这儿的情形,影响可不太好哦。”距离最近的短发女人大步上前,把萧林直接拉进来,然后重新关上了大门。

    瞬间成为所有人的关注焦点,而且不少人看他的目光中带着警惕和敌意,萧林擦了擦额头的汗,干笑道:“各位学长学姐,我只是来找冥想室的,我想可能走错地方了,就不打扰各位了啊。”

    “不不不,你没有走错地方!这里就是冥想室,不过新生的冥想室应该在B区吧。”那个短发女人顺势挡在门前不让萧林出去,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你该不会是学生会的吧!”

    “萧林?萧林!你怎么会在这儿!”人群中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萧林循声望去,还真是个熟人,大二年级的张婷婷,前些日子他还和对方讨教过很多关于冥想入门的知识。

    “原来你们认识啊。”一些人收回了对萧林的警惕,重新回到自己的小圈子里,边嗑瓜子边聊天。

    “婷婷,萧林是谁?莫非是你的新男友?”有人促狭道。

    “咦,你和顾凡天分手了吗?”

    “没有吧,昨天还看到你们在一起,这事儿可要给我们封口费啊!也不多,200兑换点总是要有的吧!”

    冥想室里基本都是女人,如果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这里可至少得有十几台戏,同时叽叽喳喳的开口,萧林甚至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

    张婷婷恼羞成怒,用更高分贝的嗓门盖过了其他人:“都给我住口!你们瞎扯什么,这位可是新生的班长!”

    一瞬间,冥想室再次安静得连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