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五十九章 法则

第五十九章 法则

落日余晖下,两人手忙脚乱折腾了十几分钟,喷完强力催眠药水后,菜园里刺耳的哭泣声总算消停下来。

    萧林呼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起来,他倒不是感到累,只是刚才那声音太尖锐,直到此刻他的耳膜都嗡嗡作响。

    “还好还好!”宋俊朗也是心有余悸。

    “这些白菜是生物?”

    “没错,杂交品种,等你综合属性更高点,我会让你尝尝的。”

    萧林浑身抖了下,立刻很坚定的摇头拒绝。

    “虽然差点被你搅乱,看在帮忙的份上,这次就不怪你了,你们宿舍楼要锁门了,快回去吧!”宋部长一边捡起药水的空罐子,一边朝萧林摆手再见。

    萧林一阵无语,急忙叫住:“等等,我可不是来专门帮你喷药的啊!”

    宋部长站定,拍了拍脑门,满脸思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此之前萧林说过什么。

    萧林只能再次提醒:“明天我们要进行第一次的月考了。”

    宋部长恍然般一拍手:“哦哦好的,祝你好运,考完记得到我这来一趟,我最近又想到了很适合你的物种,是可以增加基础法术伤害……”

    “这是本次考试的资料。”眼看着太阳即将落山,萧林也不废话,直接把刚才下发的落日峡谷资料递过去,他觉得作为部长,宋俊朗肯定能有很多可以帮到自己的地方。

    宋俊朗睥睨了眼资料,却没有接手,望着天边红彤彤的云朵,缓缓道:“落日峡谷侦查吧,上周就定好的题目,我早知道了,毕竟我上头有人。”

    然后便是短暂的沉默,好几分钟后,萧林只得开口:“然后呢?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宋部长哭笑不得:“你是想让我帮你?”

    “废话!”

    “那可做不到,这地图的模拟战考试我也没考过。”宋俊朗沉默了会儿,又说道:“其实,这种模拟实战地图是不该用在新生考试中的。”

    “模拟实战地图?”

    宋俊朗叹了口气,边走边说:“考试的模拟环境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将我们人类在殖民历史中真实发生过的无数战役进行还原模拟,另一种则由学院根据需求自行出题。第一种的难度要更大,哪怕历史中有实战范例可参考,难度也往往要超越考生的实力,因为实战环境,充满太多太多不确定的未知因素了。所以通常来说,大一年级是不会进行实战模拟的。”

    萧林跟在后面,听到这里忍不住愤慨起来:“既然难度很大,那为什么要拿这种实战地图给我们!难道你们不知道,死亡可是要扣除10年生命值啊!既然是学校,为什么要有这么残酷的规定!学校不是要培养殖民者吗,如果我们在考试中都挂掉了,谁去新世界殖民啊!”

    说到后面,萧林是真的怒从心起,语气也激动起来,他想到了只有2年寿命的顾晓月,如辅导员秦川所说的,下一批补充寿命的生命之水还要等待一个月才有,这意味着顾晓月如果在明天的考试中死亡,那她可就真的死了啊!

    而萧林自己虽然还有好几次死亡的机会,可谁知道他要在这个学院待多久,又要经历多少次类似这样的模拟战考试,谁能保证以后他就不会死亡呢?

    这是对死亡的恐惧,也是对学院的最大不满,不过发泄完后,萧林也迅速冷静下来,苦笑道:“抱歉,不该对你发火的,我就是,有点不爽。”

    宋俊朗站定脚步,转身静静看着萧林,用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轻轻问道:“我问你啊,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殖民者?”萧林不确定宋部长问出这个问题的用意。

    “那你又觉得,什么是殖民?”宋俊朗的语气很淡。

    “攻占诺玛星球,建立新世界。”萧林这次回答的很干脆,也是校长在开学典礼说过的话,这番话差不多是所有新生们目前在努力学习的动力和源泉。

    “是侵略啊!”宋部长悠悠叹了口气,再次抬头时他的眼神有点冷:“清末八国联军侵华烧杀抢掠,瓜分中国,你有没有想过,全世界包括我们在内的这些殖民学院,所扮演的身份和当初的侵华联军其实是一样的啊!当我们踏上新世界领土时,我们注定与诺玛世界的土著为敌,我们的手中会沾满无数献血!”

    萧林怔住了,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却真的没有往这方面更深入地去思考,眼前的宋俊朗显得有点陌生,没有了往日那份温和随性,他的眼神里是一份令人敬畏的冷漠,萧林忽然间想起那份曙光晚报中提及过,这位后勤部长当年也是去过新世界,并且参加过不少战斗,死在他手里的异界生命,谁知道有多少。

    宋俊朗低沉而缓慢的声音还在回荡:“你记住一点,曙光学院从来就不是福利院,更不是慈善机构,这里是培养合格士兵的军校!如果达不到学校的训练要求,让你们现在死,和让你们将来去新世界死,有区别吗!”

    如果说把月考看做实战演习,连地球上各国的演习都有死亡名额,那么在这种以殖民全世界作为目标的学校中,演习中死上一些人,根本是很正常的事。

    宋部长叹了口气,语气又柔和下来:“如果以后你有机会接触国外一些学院,你就会明白曙光学院对新生的保护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至于死亡扣除生命值这种事,你真的以为校长愿意如此吗,虽说学院每年都在不断扩大招生,但我们在诺玛世界的人数上终究还是劣势,不是万不得已,谁想让学员在模拟战中消耗掉全部的生命?”

    扣除生命值这种规定,确实是萧林感到很不舒服的主要原因。

    看了看萧林执着的眼神,宋俊朗无奈摇头,索性也坐在地上,对着地平线的落日余光:“本来这个事是要等你们去新世界时,才会有专门的老师传达给你们,你既然这么想知道,现在说给你听听也无妨。”

    思索片刻,宋俊朗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最初的殖民史中,先驱者们都只有一次生命,加上地球人的身体各方面素质要比诺玛世界的土著差了好几个等级,最早的殖民战争打得很惨的……那批先驱者都极具天赋,可人数上的劣势太大了,为了在诺玛找到立足之地,死了很多人……直到有一位天才般先驱者横空出现,利用无与伦比的强大天赋,创造了一项全新的法则,法则的具体内容已经无从知晓,大概意思就是被打上特殊烙印的人,将拥有不死之力!”

    停顿片刻,宋部长微微苦笑:“那位前辈拥有前所未有的双S级天赋,也是迄今为止有明确记录的唯一双S级天赋者,实力难以想象的强大,他的初衷很好,可惜改变世界法则这种事还是太逆天了,即时这位前辈彻底燃烧了自己的灵魂和所有生命值作为代价,依然没办法完全实现这个法则,无法让其他人做到真正的不死,这种不死法则,有着很大的缺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