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六十章 月考的来历

第六十章 月考的来历

残阳已经彻底落入地平线以下,只剩下几片火烧云还在天边飘荡。

    “在此之前,我稍微给你科普下什么是法则吧。”宋俊朗沉吟片刻,斟酌着语言,说道:“太阳东升西落,花谢花开,生老病死……这些自然规律便可以称之为法则,在地球上我们已经熟悉了这些规律,所以觉得理所当然。当先驱者踏上诺玛世界后,意外发现当力量强大到某个程度时,是可以强行改变这些规律法则的。当然,改变法则是极其困难的,甚至要付出无法承受的惨重代价,目前知道成功改变法则的,也仅仅只有我所说的那位为全世界殖民者创造了不死法则的前辈。”

    “那么不死法则的缺陷是什么呢?”萧林问道。

    “缺陷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真正的不死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个法则只是赋予了殖民者复活的机会,在诺玛世界,受到法则影响,凡是打上学院烙印的殖民者每次死亡只会扣除20年寿命值。”

    “等等!”萧林连忙打住宋部长的话,奇怪道:“不是说死亡扣除10年寿命值吗,为何变成了20年?”

    宋俊朗无奈:“你等我把话说完……我说的是在诺玛世界,虽然无法实现真正的不死,但这个法则也足以让我们在殖民异界,与本土的土著作战时拥有极大优势……直到后来大家发现,法则并不是只在诺玛世界生效,在地球、在曙光学院,甚至当我们进行模拟演习,也就是所谓的考试中,死亡扣除寿命的法则依然有效啊!对所有人,哪怕是当年创造了这项法则的前辈,这都是始料未及的结果。”

    片刻的沉寂,萧林努力消化着这些惊人的信息,譬如法则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东西,问道:“那么抹除烙印呢?在模拟战时暂时抹除烙印不就可以了吗?”

    宋部长苦笑:“哪有这么简单,在新生入学体检时,其实就会被自动刻上灵魂烙印,凡是有这个烙印的人,法则便会生效,但这种灵魂烙印一个人终生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被抹除,就再也不可能重新刻上。所以那些被赶回地球的人,哪怕将来他们还可能回来,也只有一次生命的机会了。”

    萧林依然不解:“那为什么还要进行考试?”

    宋俊朗道:“最初发现这个惊人的结果时,曙光学院为了保护尚未毕业的学员,立即终止了所有的模拟考试,可是十几年后,学院在新世界的损失反而越来越大,甚至连有限的生命之水,都已经渐渐无法跟得上大家寿命损失的速度,尤其那时候曙光学院正值和兽人族的战争,死了很多人啊!”

    “死?”

    “没错,是真正的死亡!这个很可笑,在拥有了复活法则后,曙光学院反而为此付出了更大的伤亡!”宋俊朗摇摇头,叹息一声:“与兽人的战后进行伤亡统计,发现死亡者,七成以上都是在终止模拟考试后入学的学员,至于原因,我想你应该能猜出来吧。”

    萧林艰涩地苦笑:“新兵和老兵的差距吗?”

    “是啊,战争中伤亡最大的永远是新兵,这个常识大家其实都懂,但在那之前没人愿意提出来,那些在学院中训练了几年的人,就好像刚刚走出象牙塔,他们只是学生,甚至连士兵都算不上啊!就算有复活的机会,没有丝毫战斗经验的他们也很快将自己的寿命挥霍殆尽,最终惨死兽人手中。”

    说到这儿,宋部长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沉重:“从那场战争以后,曙光学院正式恢复了模拟演习制度,也就是俗称的月考。死在模拟战中和死在新世界本身也没有区别,更何况曙光学院是位于在独立的空间内,法则影响并没有在诺玛世界那么强,在这里死亡一次只扣除10年生命值,而在诺玛世界死亡可是要扣除20年寿命呢!”

    凉风袭来,落日最后一丝余晖也被淹没在黑暗中,夜幕降临,两轮一大一小的月亮升入夜空。

    听完了关于月考的来历,萧林心情很复杂,恍然回来时,夜色已深,他微微苦笑,这个时候宿舍楼肯定锁门。

    “在我这里过一夜吧!”宋俊朗起身,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泥土,笑道:“明天的考试我帮不了你,毕竟就像刚才说的,现在死一两次,总比将来去新世界死亡要好吧。”

    “我明白。”萧林也叹气。

    “不过我可以给你几个忠告。”宋部长侧过头,思索了会儿,说道:“这次考试为了照顾新生降低了难度,据我所知,你们所要面对的敌人大多数都不会使用任何技能,可你们自己的实力终究还是太低了,难度反而会因此上升啊!最关键你们很多人都没有经验,猪队友有时候比神对手更可怕。”

    “记住任务的核心,是侦查而不是战斗!一定要避开正面冲突,就算敌人实力被大幅度削减,也不是现在你们能打得过的,这是保命的关键。”

    “这次任务考核的是综合实力、智慧和团队协作,如果战术得当,你们甚至完全不需要战斗,我想学生会出于这种考虑才会将这种难度的地图安排给新生第一次月考。那张地图就要好好看,好好记下来,其实能够发地图,这次难度已经是下降了至少一半啊。”

    “你不是说自己没考过这个模拟战吗?”萧林忍不住嘀咕了句。

    宋俊朗摸了摸鼻子,悻悻道:“咳,是没考过呀,不过这可是美国当年的经典战斗,我以前去裁决者学院做客时,那边的人在我耳边反复将这场战役唠叨了快一周,想忘掉都难啊。”

    “谢谢!”萧林微微感动,能够说这些,对他来说也足够了。

    宋俊朗摆摆手,边走边嘟囔:“随便死了的话,以后可去哪找这么听话的实验人选啊。”

    ……

    谢绝了宋部长奉献的食疗大餐,晚上萧林很早便准备睡觉,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宋部长的一番话带给他太多的震撼和思考。躺在床上他想了很多,有关于自己的,关于新世界的,关于顾晓月,也关于第一次模拟月考。

    这天晚上,他再度失眠了。

    考试是早上八点钟开始,失眠了大半晚上的萧林还是在7点钟起床,依然很坚定拒绝了宋部长准备的各种奇怪早餐,顺道回宿舍取走了自己的短剑和新手法杖后,他早早来到了七班的公共教室。

    教室里已经陆续来了一二十个人,多少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看来这天失眠的人并非只有萧林一个人,在死亡即扣除寿命值的压力下,大家都显得很紧张,每个人都在四下交流,试图用说话来平缓情绪。

    萧林默默做到角落中,将武器放在桌上,取出了发放的资料地图,仔细看了起来,月考的制度规定,这些资料是没办法带入到实战环境中的,这意味着他得用脑子快速记忆下峡谷大致的地形图。

    这个工作昨晚他其实已经在做,现在只不过是再重温几次,加深印象,也顺便打发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