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六十九章 偷袭

第六十九章 偷袭

“我和他们说,我们是路过的冒险队,需要在这里借宿一晚,希望他们可以提供点食物和水。”顾晓月和萧林低声说着。

    “她如何回答的?”

    顾晓月偏了偏头,思考了会儿:“有些词汇不是很明白,不过大概意思这里不是单纯的补给站,似乎是为附近的驻军专设,定期提供各种物资补给。”

    萧林心中一紧,将声音压得更低:“莫非他们都是雷霆王国的军人?”

    “倒也不是,他们似乎是商人。”顾晓月推了推眼镜,眼神里也有些迷惑:“我也很奇怪,一个国家驻扎边境的军队,竟然要商人提供物资补给,看起来他们并没有说谎。”

    萧林抬头打量了下几个人,在女人身后,还有一整队男男女女,同样半好奇半警觉看着这边,他们的衣物各异,倒是不太像军队的风格。当然,他也不敢肯定诺玛世界的军队是不是有统一服装的习惯。说到底,他们掌握的情报还是太少太少,不过现在抱怨历史课没学好也有点晚了。

    萧林问道:“姑且当他们是商人吧,他们愿意提供食物和水吗?”

    顾晓月脸色微微奇怪:“他们说自己是商人,只接受交易。”

    萧林立即傻眼了,交易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可问题是他们拿什么去交易,他可不认为人民币能在诺玛世界流通。

    顾晓月补充道:“诺玛世界人类国家的流通货币以贵金属为主,也能以物易物。”

    “干他娘的!直接抢好了!”鲁任毅一副要杀人越货的表情。

    萧林摇摇头,姑且不说对方人数要比他们多,实力不明,他们则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队中还有伤员,胜负真不好说,何况这次的任务也没说必须要和这些商人战斗,能避免的伤亡还是尽量避开为好。

    大概看出了他们的窘迫,诺玛女人指了指鲁任毅,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话。

    鲁任毅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很紧张地看着顾晓月道:“她,她在说什么?难道是要我肉偿?她太丑了!”

    萧林翻了翻白眼,有点明白这女人的意思,果然顾晓月仔细分辨了下语法,然后迟疑着翻译道:“她,似乎是在说,什么东西可以作为交换,那个词汇我听不懂。”

    “是鬣蜥的刀锋吧。”萧林也听不懂,但鲁任毅身上可以交换的东西除了他的肉体,也就只可能剩下刚刚从鬣蜥尸体扒下来的刀锋。

    “不行!这是我的!”鲁任毅很不甘心。

    萧林将两把漆黑如墨的刀锋从他怀中抢过来,说道:“行了,这里的东西能不能带回学院还两说呢!”

    诺玛女人接过刀锋,脸上浮现出喜色,又说了一堆话,然后转身回去,顾晓月轻声道:“她答应了,要我们等待片刻,他们会分出一部分水和食物给我们。”

    萧林微微呼出口气,不管怎么样,避开战斗都是个不错的结果,想到食物和水,大家都露出轻松的表情。

    “先把几个伤员抬进来吧。”萧林吩咐道,刚才因为担心可能会发生冲突,几个受伤的人都没让他们进山洞。

    和鬣蜥受伤的几个人问题都不大,只有那个误食野果的女孩到现在都还是浑身无力的模样,野果毒性不致命,可持续时间却相当久,进了山洞后她靠着冰凉的岩壁躺着,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脸赧然道:“真是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没事,你也是太渴了。放心吧,待会儿就有水了。”

    几分钟后,几个男人端着几坛水罐和碗,还有几条风干的肉过来,放在地上后便迅速离开,两边虽然达成的交易,但基本的警惕也不可能完全放下,都很自觉地不主动靠近对方。

    清凉的水在此刻如同琼浆玉露,大家双目放光,发疯似涌上前,争先恐后地痛饮,对方送过来的碗很有限,没有抢到碗的索性将整个头都埋进水罐里大口大口喝着。

    “我靠!你恶不恶心!”有女人厌恶地叫了声,但迟疑片刻,却也忍不住有模有样学了起来。

    萧林无奈摇摇头,他一路上始终控制用水,虽然也口渴得紧,不过水壶里还有一丝水,倒也不急着和大家去抢,拿了条肉干坐到旁边,看了看同样没有去抢水的顾晓月,使劲将肉干撕成两半,递过去,道:“吃点吧,一路上我看你完全没动包里的饼干。”

    顾晓月接过肉干,咬了一小口,咀嚼半天咽下,低声说道:“如果找不到补给站,饼干就是我们最后的食物储备,自然要节省。”

    萧林笑了笑,也咬了口肉干,不知道是什么肉,肉质很干涩,味道也很不好闻,有种腐肉的感觉,吞进肚里后他差点想当场再吐出来,瞥了眼满脸平静的女孩,他又硬生生将呕吐的感觉给忍住了。

    这肉虽然很难吃,却相当管饱,吃了几口后萧林就感觉小腹微涨,看了看剩余的肉干,他心中估算了下,好好分配的话,他们20个人倒是能维持两天。

    一边思考着如何去要更多的食物,萧林一边仰头把水壶里最后的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准备将水壶灌满,却看到取肉的鲁任毅忽然“啊”的一声,就在他眼前直挺挺倒了下去,揉着肚子痛苦地**着,其他人也纷纷倒了下来。

    萧林心中大惊,眼睛的余光中,几道人影正朝这边冲过来,已经意识到什么的他几乎下意识左手举起新手法杖,连续两发冰弹术释放出去。

    山洞内光线很昏暗,电光之火间萧林也来不及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慢慢锁定敌人,但好在对方人数多,而且互相靠在一起,两发晶莹的冰弹划过两道歪歪斜斜的弧线飞过去,连续两声惨叫和清脆的爆裂声,说明他这两发法术没有落空。

    顾晓月的警觉性同样很高,冰弹术之后,她连续三枚能量弹也紧随而至,她瞄准的是对面的人群,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被直接命中三个人当场就成了肉泥,旁边的人也被爆炸冲击波而波及,虽然没死,却也惨叫着倒下来,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突如其来的战斗让很多人当场发蒙,萧林和顾晓月迅速的回击固然没办法完全挡住对面这些诺玛人,但两人的法术攻击似乎也出乎他们的预料,偷袭已经被破,对面还没受伤的人都已经起身,各持武器排开对峙,但对萧林和顾晓月看起来有点忌惮,一时间不敢轻易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