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七十一章 火焰盾

第七十一章 火焰盾

难怪这个女人是这支商队的首领,在诺玛世界中,法师属于特权阶层,和普通人比确实是要高人一等。

    刹那间的变故让两人出现了片刻的失神,商队其他人迅速挥舞刀剑冲了过来,顾晓月立刻回过神,能量弹再度朝周围释放,但对方也聪明起来,人群分散开来,避免被爆炸波及到,两边相距不过二十米的距离,只靠两人的法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干掉全部的人。

    鲁任毅强撑着连射数箭,终究挡不住体内的毒性,没有力气能拉开弓,其他人陆续将几个已经昏迷倒地不起的人抬出洞口,看到眼前的情势,都焦急起来。

    “班长!要不,我,我们先走吧!”有个女孩咬了咬牙,终于将其他人想说却没好意思说出口的心声给说出来了。

    他们几个还能动的如果当机立断撤退,完全有逃生的可能性,但萧林无法确定去侦察的那队人还有多少活着,撤退很可能就意味着此次月考将完全失败,连必选任务也无法完成。

    电光之火之间,只留给了萧林短短几秒钟的思考时间,他抬头看了眼举着火焰之盾的诺玛女人,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顾晓月!你和其他人立即退出洞口!”

    中毒不深还比较清醒的人当即露出了绝望的脸色,这个决定算是理所当然,是保全其他人的最好办法,可对于即将被牺牲,要扣除10年生命值的他们而言,是不可能因此感激萧林的。

    然而他们随即就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到萧林自己不仅没有退出山洞,而是迎面朝对面冲了过去。

    复制技能开启!

    目标扫描!

    技能检索分析中

    火焰之盾,黑铁级法术,对冰系法术具有F+等级的防御能力,对水系、大地系法术具有F-等级防御能力,对其他系法术具有F等级防御能力,同时对接触火焰盾的人造成相当于F等级的火焰伤害。

    法术综合性评价F+,可复制!

    这一刻,萧林激动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他第一步算是赌成功了,诺玛女人的技能果然在可复制范围内,辅导员说过这次任务为了照顾新生是特地降低过难度,那么就不可能出现评价过高的技能。他果然猜对了,这个火焰盾属于F+评价的黑铁级法术。

    技能复制成功!

    “火焰之盾!”萧林毫不犹豫使用了这个法术,一面火红色的矩形盾牌出现在胸前,盾牌差不多有一个人高,表面燃烧着熊熊火焰,恰好能将正面的范围完全挡住。

    因为萧林冲在最前面,而且是威胁很大的法师,那些武装商人第一时间把他作为首要目标,千钧一发之际,火焰盾突然撑起,灼热的烈焰舔舐着每个接近的人,这些人连基本的防具都没有,更别说抵挡法术伤害了。

    一声声惨叫,迎头冲过来的五六个人当即就被火焰给逼退,不得不退后拉开距离,试图从侧面攻击萧林,毕竟火焰盾的防御和伤害能力都只来源于正面,算是这个法术的最大缺陷,不然这个攻守兼备的法术绝不可能仅仅是F+的评价了。

    萧林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趁着挡路的人都已经退散,他狠狠咬了下嘴唇,强忍住眼前的眩晕,大吼一声冲过去。

    先前他已使用了三次冰弹术,加上这个同样黑铁等级的法术,他的精神力基本接近极限,冰弹术已经无力使用,只要他试图举起新手法杖想释放时,脑子里的剧痛可以让他差点当场昏厥。

    萧林毫不犹豫随手扔掉新手法杖,从腰间抽出短剑,诺玛女人近在咫尺,她的脸上满是惊恐和震惊,慌乱中她抬起白皙的手掌,连续释放出了两枚火焰球,但对同样拥有火焰盾的萧林来说,对火焰法术拥有F等级的防御能力,火焰球仅仅在火焰盾表面激荡起一层跳跃的火花后便消散而去。

    火焰盾属于法术性的防御,却无法防备物理攻击,两人就这样硬生生撞在一起,火焰盾与火焰盾直接的对撞,冲天的火焰激烈冲突,火花四溅,让急忙靠近的其他诺玛人不得不再次避开。

    萧林右手握住短剑刺向女人胸口,剑锋穿过火焰,但被女人侧身躲开,只在她肩上留下一道剑伤,很快火焰的冲击就让萧林不得不暂时收回短剑。

    诺玛女人吃痛地哼一声,萧林的嘴唇也已经咬破,却死死撑着,肆虐的火焰同时对两人造成了火焰冲击力,两个同等级的法术对撞,让其中蕴含的魔法能量迅速消耗而尽。

    彭!

    两人的火焰盾几乎同时消失,诺玛女人和萧林被魔法消散前最后的爆发火焰给冲倒在地,萧林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烧得七零八落,皮肤上一片通红的烧痕,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半个月前宋部长给他吃的火鸡,让他拥有的基础火焰抗性LV1居然在此刻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萧林的伤势比诺玛女人要轻很多,他迅速起身,重新捡起地上的剑,一个箭步冲过去,被火焰烧得滚烫的剑刃搭在了诺玛女人的脖子上。

    女人很激烈地挣扎起来,刚才的火焰冲击让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上暴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但这个时候萧林可没心情欣赏这些,更不敢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

    “闭嘴!再动我杀了你!”萧林吼道,可惜女人听不懂中文,反而更激烈的挣扎,萧林怒了,反手扬起剑,用剑柄朝她脑袋上不轻不重来了下,女人闷哼一声,身体立即软了下去,萧林摸了摸鼻息,微微松口气,还好,这家伙还活着。

    “@#¥%……&”其他商人情绪激动得说了一通,就要冲上来,但萧林的剑依然没有离开女人的脖子。

    “顾晓月!和他们说,这女人还没死,可如果他们再敢靠近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她的性命了!”

    其实不用萧林吩咐,顾晓月已经第一时间洞察了他的计划,迅速用她所掌握的诺玛词汇,将这段话的意思表达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