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七十二章 俘虏

第七十二章 俘虏

萧林喘着粗气,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这同样是赌博,赌这个女人在这支商队中地位很高,其他人不敢无视她的性命,否则萧林这次月考大概就会在这里结束了。

    这个女人应该是整个商队中实力最强的人,也是唯一的法师,其他人实力就很一般了,奈何萧林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萧林自己的精神力已经见底,无法使用任何法术,刚才的火焰盾对撞,他自己也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势,其他没中毒的人寥寥无几,人数的绝对劣势,只靠顾晓月也是独木难撑。

    顾晓月看起来也有些紧张,担心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反复说了几次,清脆的嗓音在山洞内不断回荡着。

    其他诺玛人果然有些忌惮,拿着武器不敢再动,萧林看了眼顾晓月,说道:“让他们放下武器!”

    顾晓月照做翻译,诺玛人互相观望,神色迟疑,其中几个人忽然很激动地朝萧林咆哮了一阵。

    “他们说啥?”萧林问。

    顾晓月凝神思索片刻,摇摇头:“听不太明白,好像是在问候我们的祖先吧。”

    “去他大爷的!”萧林恼怒地骂了一声,又补充道:“哦,这句话你别翻译。告诉他们,我数十下,还不放下武器,我立刻杀了这个女人!”

    萧林握住短剑的手加重了几分力气,一道血线顺着剑刃流淌下来,引来了其他诺玛人更加震怒的吼声。

    “1,2,3……”萧林刚数到三,意识到不对,干咳几声:“顾晓月你来数吧。”

    顾晓月白了他一眼,用诺玛通用语数了起来。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如果这帮诺玛人真的抱着孤注一掷的念头,或者诺玛女人的身份没有萧林想象中重要,那接下来就只能是死战了。

    “7,8,9……”

    数字通用语算是基本的语言,萧林虽然发音不见得准确,倒是能辨认,听到顾晓月在数到九时明显停顿了更长的时间,他的短剑也握得更紧。诺玛人看起来也很为难,但还是没有人动。

    “10!”最后得话音终于还是落下。

    短暂的沉寂,最靠近萧林的一个很壮实的男人很不甘心地丢下了手中大刀,有了第一个人带头,而且这人身份似乎也不低,他朝其他人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其他人终于任命般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第一个丢刀的男人用怨恨的眼神盯着萧林说了句。

    “他在骂我?”萧林看向顾晓月。

    顾晓月摇头:“似乎在说这女人是什么身份来着,中间几个词听不懂,反正就是警告你别惹火烧身。”

    萧林冷笑一声:“屁话真多!哦,我是说他。让他们都退后!到岩壁那里站开,双手抱头蹲下!”

    既然摸清楚了这些人的底线,萧林也更有把握,他将手中的短剑稍稍移开作为安抚诺玛人的举动,之后的事情就顺利很多。

    其他人在洞口已经观察许久,本来先前萧林让他们抛下中毒的伤员先跑时,他们的心情是很复杂的,谈不上感谢或者厌恶,可随后眼前的情势急转直下,看得他们是目瞪口呆。

    直到此刻,他们再傻也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还能动弹的人分成两拨,一拨人去照顾伤员,一拨人则上来将散落一地的武器都收缴放好。

    “这些人该怎么办?”鲁任毅忍着腹痛上来问道。

    “找东西先绑住他们!”

    “好像没绳子,我找过了。”

    “衣服!让他们脱掉衣服,然后绑住他们!”

    “衣服不够就脱裤子!都绑严实点!”

    ……

    忙活了十几分钟,这场短暂的冲突终于结束,包括诺玛女人在内,还活着的总共18个诺玛人,都光着身体,双手被反绑,还有三个人受了重伤,看起来已经是奄奄一息,萧林他们商量了一阵,虽然有个别女孩颇有微词,但还是决定将三个重伤者丢到了山洞外,这样炎热的天气中,他们的命运已经可想而知,萧林尽量让自己不去同情他们。

    那些中毒者的情况也很快问清楚,这些人所用的其实就是沙漠中那些野果提炼的毒液,在这附近其实是比较常见的,只不过这种毒液平时更多的是用来捕猎魔兽。

    毒液并不致命,可后劲很强,中毒较深的几个人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状态,这些商人也没有解药,只能任由他们先躺着。

    夜幕很快降临,虽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众人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已经疲惫不堪,首先需要充分的休息,在食用了确保安全的水和食物后,他们在山洞内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然,萧林也安排了两人一班,轮流进行守夜,一来防止这些诺玛人逃跑,二来也防止可能到来的雷霆王国的追兵。

    作为代班长,萧林很主动担负起前半夜的守夜,顾晓月则很意外地主动提出陪同他一起。

    落日峡谷的夜晚依然挂着两轮一大一小的月亮,昼夜温差也比较大,白天酷热难当,但晚上的温度恐怕快要接近零度,山洞最中间堆着熊熊燃烧的篝火,火种则是来源于附近生长在岩壁缝隙间的岩生植物,植物的叶子里蕴含很多的油脂,所以篝火烧得很旺,围在附近相当暖和。

    十几个诺玛人就没有这个待遇了,他们都被绑在角落的岩壁旁,冰凉的岩石白天倒是能避热,晚上可就冷得让人瑟瑟发抖了,尤其是他们的衣服还都被扒光。有几个不服用咆哮发泄怒火的,也被鲁任毅他们给拳打脚踢,外加狠狠踹了几脚,折腾了半晌功夫才安静下来。

    至于那个诺玛女人待遇则要好点,队伍里大多数人大概不愿意对女人动粗,给她披了件衣服,虽然双手反绑,但不仅能靠着篝火,还给她提供了足够的水和食物,可这女人从苏醒过来就一言不发,不喝水也不吃东西,只是用憎恶的眼神望着萧林一行人。

    “这女人想绝食!”萧林一边啃了口面包,一边低声和顾晓月聊着天。

    将这些诺玛人俘虏后,他们携带的物资自然也全都接收过来,当发现除了肉干外,居然还有少量香喷喷的面包后,几乎所有人都舍弃了和腐肉差不多味道的肉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