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七十三章 审讯

第七十三章 审讯

“这诺玛人叫什么名字?”萧林试图和顾晓月找些话题。

    “@%&”顾晓月吐了一串诺玛语。

    “啥?”

    “她的名字,诺玛语发音就是这样,但没法翻译。”

    顾晓月端抱着双腿,定定望着篝火出神,忽然又说道:“我刚刚清点了下他们运送的物资,主要是各种酒,应该是替边境的驻军专供的,还有些长得有些奇怪的动物是用来拉货的。”

    萧林哈哈一笑:“那个生物我恰好知道,诺玛人如何称呼我不清楚,不过殖民学院的人都管它叫骆驼鸡。”

    “骆驼鸡?”

    “没错,据说这生物的基因和鸡比较类似,长相也偏向鸡,但生物特性却和骆驼差不多,相当能忍饥耐渴,诺玛世界的沙漠和气候炎热干燥地区里,大多都以这种生物来运输物资。”萧林很得意地介绍着,他虽然没有去过图书馆,但恰好这骆驼鸡他在宋部长的养殖场是见过的。

    ……

    顾晓月眼镜后那双明亮的眼眸静静看着萧林,半晌后忽然说道:“那队人现在没可能还活着,或者都被俘了。现在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或许也是这场考试的最佳解题办法。”

    萧林皱了下眉头,有些迟疑地沉默片刻,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问题很多,太冒险了,几乎不可能成功。”

    顾晓月脸上没什么表情:“那我带几个人就好了,你和其他人带着伤员先离开落日峡谷完成必选任务。”

    萧林这次回答得很坚决:“不行!”

    顾晓月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萧林和她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秒懂这个眼神蕴含的意思:你凭什么管我!

    萧林一阵恼怒,有些激动地低吼道:“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的生命值……如果失败了,你可就……”

    篝火旁被双手反绑的诺玛女人不经意地抬了抬眼皮,朝萧林这边瞟了两眼,但很快又将头埋了下去。

    顾晓月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淡定如常说道:“成功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高个屁啊!”萧林稍稍提高了嗓音,瞪着眼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装扮成这些诺玛商人,在酒里下毒,然后混进驻军的军营吗!这个方案我也考虑过,可失败可能性太高了!”

    “这也许是解题的答案。”

    萧林显得气急败坏:“屁的答案!你怎么混得进去,这些诺玛人为什么要帮我们,别忘了他们只是因为看穿我们的身份,就直接想要干掉我们啊!我们可是这个世界的侵略者,我们是反派啊!”

    顾晓月歪了歪脑袋,用很认真的口吻辩解道:“当年的抗日战争,也有汉奸的。”

    萧林抽了抽眼角:“那这些人算什么,诺玛奸……啊呸,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帮我们的理由无非是威逼利诱,我们没有利益可诱,只能威逼,可威逼出来的结果你能相信?万一到了军营他们突然反戈一击,那我们要面对的可就是两个大队的步兵外加一个中队的狼骑兵,到时候连跑都跑不掉的!”

    顾晓月很执拗:“那就做掉这些人,然后我自己过去,诺玛语我也可以说!”

    萧林回头看了眼埋头不语的诺玛女人,苦笑:“当着人家的面说要干掉他们,这样好吗……别想骗我,你的通用语等级只有LV3,也就勉强能进行最基本的日常用语对话,稍有难度的词汇都没办法说出来,而且最重要的是,无论是语法的连贯性和准确性,还是口音,想要辨认出来都太简单了。还有啊,如果这个诺玛女人和那边驻军认识,你过去不就完全穿帮了!”

    “我知道,但依然存在成功的可能性,这点不容否认。”

    萧林一阵烦躁,这话说得也没错,装扮成商人或者混进商队,潜入军营去下毒,第一个可选任务就能很轻松完成,甚至可能第二个可选任务击杀狼骑兵队长也能顺带完成。

    其中的风险毋庸置疑,但从学院的角度来说,所谓的可选任务,本身不就是冒险的意思吗?考试的难度设定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完成可选任务,危险和利益如何取舍,终究还是看他们自己。

    顾晓月说得对,这也许是最正确的解题思路,当年美国裁决者学院,以绝对劣势的人数能够圆满完成任务,恐怕也是利用了这个商队。在俘获这群商队后,萧林同样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但很快就被他自己给否决掉了。

    顾晓月的生命只剩下了最后的两年,萧林能冒险去尝试,全班所有人都能去冒险,了唯独这个女孩不能,她没有冒险的资本了啊!

    滋滋燃烧的篝火旁,两人陷入尴尬的沉默。

    萧林想不明白,顾晓月并非不在乎生命的人,刚入学那会儿她在得知可以增加寿命后确实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个女孩虽然看起来很文静,却是极有主见,萧林更清楚,自己很难让她改变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许多人的精神好了许多,但几个伤员还是比较脱力,互相商量一阵后,大家决定在这里继续休整。

    对几个诺玛人的审讯有了一些进展,在昨天刚刚俘虏对方时这个工作其实就在进行了,但没有问出什么结果来,言语不通是一方面原因,这些诺玛人也有点硬气,不管问什么,都只会叽里咕噜不断重复几句话。

    起初大家是听不懂的,不过反复几次,就算不用顾晓月翻译,他们也猜得出这几句估计是诺玛语言里问候祖先的话。

    于是第二天等大家睡好吃饱,有了体力和精神后,就变得不怎么客气了,被人下毒偷袭,差点死掉,就算这是模拟环境那也得扣除十年生命值,很多人憋了一肚子怒气,总算找到了发泄的渠道。

    满清十大酷刑之类的手段自然是没人会去用,但拳打脚踢,用皮带去抽倒之类的折磨是屡见不鲜,萧林也算是默许了,几个女人脸上还有不忍之色,但好歹也是在学院训练了一个月,加上昨天他们确实被这些诺玛人坑惨了,差点丢掉性命,女人们只是静静转身不去看,也没有出声阻止。

    顾晓月作为唯一通用语达到LV3的人,她必须在旁边翻译,否则审讯就变得毫无意义了。不过面对皮开肉绽,凄厉哀嚎的场面、这个女孩却神态如常,甚至表示如果手段不够的话,她不介意用自己的法术帮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