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七十四章 审讯 二

第七十四章 审讯 二

审讯还是集中在雷霆王国的驻军情况,学院所提供的资料终究只是极少的一部分,甚至不少人觉得如果能从这些商人口中挖出驻军布防,他们的可选任务就能很轻松完成了。

    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任凭他们如何拳打脚踢,都没办法得到这方面的情报,不知道这些诺玛人是真不知道,还是死咬着不开口。

    当然也有些零星的情报会审问出来,比如说关于敌军的人数,雷霆王国在边境驻扎有两个步兵大队和一个狼骑兵中队,总人数约在两千人左右。

    萧林全程都在旁边围观,听到这里,他朝顾晓月递过来个困惑的眼神,女孩明白他想问什么,说道:“诺玛人类世界的军队制度,是以小队、中队、大队和军团来区分,一个小队通常100人左右,一个中队约有10个小队,一个大队则有10到20个中队。雷霆王国既然有两个大队和一个中队,正常来说人数约在五六千的样子。”

    萧林指了指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诺玛人,问道:“所以他在说谎?”

    顾晓月摇头:“也不尽然,我是指正常情况,但我们所模拟的考试环境则是新世界历45年,这方面信息我知道的不比你多。”

    之后他们又找了不同的人审问情报,得到的信息都差不多,至少边境驻军人数并没有他们想象中多,而事实上雷霆王国是个很小的国家,边境驻军常年无法满员,也没有足够的物资补给,否则他们也不至于沦落到要向商人买酒。

    萧林掏出纸笔快速记录下,这些信息应该也会算在驻军情报的任务中,至于战斗力和布防情况,这些诺玛人却是一无所知。

    “老大,我看还是要问那个女人才行啊!”说话的男人叫周峰,光头,个子不高,瘦瘦的,但眉宇间有股狠劲,他就是之前和沙漠鬣蜥战斗时被萧林的冰弹术给意外救下来的人,这家伙现在完全将萧林当做了救命恩人,几乎是言听计从。不过他很不习惯叫萧林班长,而是称呼为老大。

    因此昨天刚提出审讯想法时,其他人开始还有点扭捏,周峰是首先自告奋勇,而且看起来对折磨人颇为专业,下手狠毒又能避开要害不致命。用他的话说,甭管语言通不通,只要这些诺玛人知道什么是疼,他就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被他审讯过的几个诺玛人都只剩下了半口气,嘴里不断念叨着同样一个词汇,经过顾晓月翻译,似乎是恶魔的意思。

    “这些都是小角色,知道的肯定不多。”周峰擦了擦额头的汗,抄起手边的水罐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大口,罐子里都被他装满了酒,似乎是嫌酒度数不高,他有些不爽地龇了龇嘴。

    其他人都看向了萧林,他们已经忙碌了一整天,对于审讯他们大多都不在行,不过有周峰的指导,其他人也渐渐有模有样学了起来,快到傍晚时也陆续获得了不少的信息,可都大同小异。

    显然这些小鱼小虾们是不可能知道太多东西的,真正的头领还是那个诺玛女人,不过因为萧林事先吩咐过先不要动她,大家倒也老实听命。

    在昨天那场偷袭战结束后,这些人对萧林就算还没到崇拜的地步,至少在这场考试中,他们也已经从心中真正认可了萧林的班长地位。

    更重要的是,虽然这些人没有选修法术类课程,却也从同学或者论坛上知道很多东西,一个月的时间,萧林竟然掌握了两个技能,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惊骇的事情。哪怕是顾晓月,当时在看到萧林的火焰盾时,清澈的眼神里都透着一份困惑和震惊。

    尤其是那些中毒受伤的人,严格来说他们都欠萧林一条命。大家感激萧林,也对他多了一点点敬佩。

    所以是否要审问诺玛女人,最终还是得由萧林来决定。迎着众人的目光,萧林沉思良久,向诺玛女人那边慢慢走去,周峰楞了下,赶紧跟了上去,顾晓月紧随其后。

    “@#¥%……&*”双手反绑在洞外的女人看到萧林,狠狠朝他吐了口唾沫,言语激烈地说了一堆话。

    一整天中,这个女人都被扔在山洞外面,除了偶尔给几口水喝外,其他时间都任由她被炎日暴晒,这倒不是故意折磨,只是纯粹对她不放心。

    这个商队的实力参差不齐,其他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唯独这个女人是法师,按顾晓月的说法,施法是对元素进行重组排列的一个过程,初期的施法过程是需要法杖或者一些手部动作,来加快这个过程的,但如果是非常熟练的法师,则可以将这个过程省略。

    他们并不确定这个诺玛女人到了什么程度,在套出情报前,只能暂时做好防范,让她被暴晒,水和食物只给一点点,都是为了消磨她的精神力,双手反绑则让她没办法有任何动作。

    除此之外,鲁任毅还专门负责在不足两米的洞口边上搭箭上弦,严正以待,只要有丝毫风吹草动,他都可以直接当场射杀这个女人,不给对方任何可能使用法术的机会。两米内的距离,在经过充沛休息后,鲁任毅拍着胸膛保证能百分之百命中。

    萧林朝准备开口的顾晓月摆摆手:“这句话不用翻译,我知道她在骂我。你问她,想不想救她的同伴?”

    顾晓月挑着自己掌握的词汇翻译出来,很快得到回应,说道:“她拒绝了,好像是在说这些都是她们家族的奴隶还是下人来着,或者不重要的人?这个词不怎么明白,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她不在乎。”

    萧林啧啧了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跪在地上的男人,说道:“那么他呢?你也不在乎吗?”

    那个男人是昨天首先放下武器投降的诺玛人,所以萧林对他印象比较深,而且今天的审问过程中,萧林无意中发现,那个诺玛女人虽然在洞外被暴晒,可每次周峰提审这个诺玛人时,女人都会朝洞内瞥过几道若隐若现的目光。

    起初萧林没有在意,但一天下来,尤其是后来他刻意让周峰多关照这个诺玛人时,他就基本确定了这点,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这个女人看起来都很在乎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