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死亡高校 > 第七十六章 忠诚

第七十六章 忠诚

更多的人加入了争论,其他诺玛人的眼神充满了困惑,他们不知道萧林等人在讨论什么。

    萧林还是迟迟没有做出决定,思索片刻,最终他只是说道:“明天继续审讯,不过审讯的重点换下,我将问题写下来,然后顾晓月翻译好,你们临时学好这几句诺玛语去问他们……另外,周峰你不用参与审讯了,你去这个地点看看,记住千万别靠近,远远找个隐蔽的角落藏好就行。”

    以萧林此刻在队伍里的威信,这一番命令倒没人敢说不是,周峰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下来,看了眼萧林摊在地上的地图,微微诧异:“这里是,集合点?”

    没错,萧林让周峰去查看的地方,正是当时和王大林等人分路后,所约定好的集合地点。而自从认定行踪被发现后,他们其实就认定另外一支分队不可能幸免,甚至连逃跑撤退的机会都没有。

    算算时间,如果雷霆王国真的有心要继续追捕他们,那会派遣狼骑兵中队进入峡谷追击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萧林当时故意设这个集合点,是为了给对方的指挥官起到个误导,不至于让狼骑兵部队迅速发现他们这些人。

    次日天不亮,周峰在萧林的催促下尽早上路,临走前反复嘱咐周峰注意安全,只要发现不对劲就趁早离开。

    “如果真的被发现,我没可能跑得过骑兵,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将追兵带到这个地方的。”周峰也不傻,立刻听出萧林的言外之意,反而笑得很豁达,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放心:“你上次救了我一命,我不喜欢欠人东西,总算有机会还了。”

    萧林歉意地叹了口气,派人去侦查也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这两天下来他也发现这个周峰是个狠人,也不知道在地球上是做什么的,所以他觉得这种计划交给周峰是很合适的。

    当然萧林不否认,在这支队伍里,如果要说谁最可能很忠实地履行自己的命令,也只可能是被自己救下来的周峰。

    而补给站这边的审讯还在继续,今天审讯的要点已经关于军营布防或者狼骑兵驻地,按萧林的要求,今天大家开始审问关于他们的个人信息,甚至是他们在那些驻军中认识哪些人,这些人的个人信息。

    “你今年多少?”

    “你叫什么名字?”

    “你认识守箭塔的弓箭手?那人长什么样?”

    “什么?你还和步兵队的小队长喝过酒?他叫什么名字?”

    “你是第几次去给驻军送酒?”

    “你们通常多少天去送一次?”

    ……

    诸如这些基本的信息,因为用词很少,在顾晓月那突击性学习了一晚上,大家也勉强能有模有样地说上几句了。

    而被折磨了一整天的诺玛人,在这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信息上已经不敢有任何的隐瞒,而且萧林还特地将他们完全分开进行审问,如果发现信息有不对的,立刻就会是一顿毒打,大家的手法在实了几次后也渐渐娴熟起来,山洞内惨叫和哀嚎声不时传来,让萧林越来越觉得自己在朝那些抗战剧中的特务头子转变……

    没人知道萧林想要做什么,而萧林本人也什么都不说,他依然和鲁任毅看守着诺玛女人,两人保持一定距离,这个女人在被暴晒一天后,加上水量供应不足,已经是半脱水状态,整个人昏昏沉沉,只能勉强保持清醒。

    鲁任毅是有点不忍的,但在萧林强制的命令下,他也不敢给女人提供更多的水和食物。看到女人这副惨状,萧林微微叹息一声,心情很复杂,作为在地球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他不会因为在学院训练了一个月就失去最基本的恻隐之心。

    可已经吃过一次亏,萧林真的不敢再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他反复提醒自己,这个女人是敌人,而且是最危险的敌人。想想那个攻守兼备的火焰盾法术,如果不是萧林当时可以复制,只是这个法术,恐怕就能干掉他们至少一半人啊!

    法术施展的成功率和自己的精神状态是有直接联系的,以女人此刻这种奄奄一息的状态,最大程度杜绝了她再次使用火焰盾的可能性。

    萧林会陆续将其他人收集而来的审讯信息汇总起来,在笔记本上那副军营布防图上增增补补,涂涂画画,比如说军营正门前有四座箭塔,其中一座箭塔上的士兵恰好有人认识,萧林就会在箭塔上用个箭头标识出此人的名字,是用诺玛语书写的,当然他是不认识的这几个字的,不过没关系,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这种记录。

    顾晓月负责来回跑腿替萧林纠正书写上的语法错误,如果遇到连顾晓月都不会的,那就只能请教这个诺玛女人。

    他在尽可能对敌人的驻地有足够的了解。

    “@#¥%……&*!”诺玛女人强撑着精神,面带讥诮地说了几句话。

    萧林放下纸笔,揉了揉太阳穴,叹气:“我又听不懂你的话,你就是问候我祖上一百代也没用啊。”

    “她没有在骂你。”顾晓月恰好走来,忍不住提醒他。

    “哈?这次居然没在骂人?”

    “她说她会老实听你的吩咐,但希望你能够让她和那个男人见见面。”

    “哪个男人?哦,她那个疑似情人吗?”萧林楞了楞,下意识摇头。

    “她又说,如果不让她们见面,她宁愿选择现在自杀。”顾晓月继续翻译。

    “该死!”萧林一阵烦躁,思索片刻,觉得也没什么大碍,这个诺玛女人被折磨了好几日,精神已经极为衰弱,这种状态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算有什么花招也没用。

    “让他们见见吧,不过你在旁边盯着,记下他们说什么话。”萧林对顾晓月吩咐。

    想要潜入敌人的驻地,这个诺玛女人是否肯帮忙是关键,不然他们连对方的军营都进不去,当然了,这女人不可能心甘情愿帮忙,毕竟这说起来也算是叛国行为,虽说他不清楚在诺玛世界的人类是否有忠诚和国家的概念,但既然对方直接偷袭作为侵略者的己方,就肯定会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