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14章 卡宴撞悍马

第14章 卡宴撞悍马



    第14章卡宴撞悍马

    郑少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这是咋回事儿?杜悦脸都肿了,这小子啥事儿没有?

    “郑少,你可得为我做主,你看我这这个混蛋给打的,都成了猪头了!”见到他下来,杜悦几个人赶紧一股脑的围了上来。

    杜悦指着自己的脸,哭丧着脸道。

    “就是,郑少,这个小子太嚣张了,竟然在你的地盘上打人!你看把杜悦给打的!”

    “杜悦被打的还算轻的,他女朋友巧巧也被踹了,一脚蹬在肚子上,进了卫生间就没出来。”

    “还有王彪,被一腿扫中胸口,飞出去好几米,看,现在还躺在椅子上站不起来!”

    几个家伙有了主心骨,纷纷出言谴责陆天龙。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郑少枫脸色难看下来,今天这场酒会是他组织的,人员是他邀请的,还是在他的地盘上,杜悦三个人被打,就等于是打了他的脸,关键是人家陆天龙完好无损,屁事儿没有。

    不过他怎么也想不通,杜悦这么好几个人,怎么对付不了一个陆天龙?

    有个伶牙俐齿的家伙赶紧把整个过程详细描述了一遍。

    “这小子还挺能打?”郑少枫皱眉道。

    “能打个屁!”杜悦骂一声,道:“他是偷袭,趁我不备给我一巴掌,又趁着王彪没准备好上去就给了他一脚!要不是偷袭,我们早就把他打趴下了!”

    “就是,这小子太无耻,要是面对面打的话,我们早就把他干趴下了。”

    其他几个人附和,觉得不能把陆天龙说的太厉害,这样会让他们很没面子。

    “不管怎么说,在我的地盘上打了你们,还是他先动的手,我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跟我一起,去跟他理论理论!”

    郑少枫冷声道,迈步朝着陆天龙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没动静,扭头一看,杜悦几个人哼哼唧唧吵吵的厉害,却没人跟他一起往前走。

    “你们不去?”郑少枫挑眉道。

    杜悦捂着脸,道:“郑少,这孙子不按常理出牌,我看你还是多叫几个保安吧。”

    “对,郑少,万一动起手来,掉了咱们的身份,你还是把外面的保安多叫几个,让保安把他弄趴下吧!”

    这群家伙不傻,刚才已经看清楚,陆天龙绝对不是善茬,刚才几个人都被人揍的不知道东西南北,现在又过去唧唧歪歪,那家伙说不定一怒之下会再出手。

    多了一个郑少枫有个屁用,人家敢在这里动手打人,就根本没把郑少枫放在眼里。

    “你们……好吧!那我也不用过去找他了。”

    郑少枫心里快速盘算,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去找陆天龙理论的念头。

    人都打了,理论还有什么用?难道真按照杜悦几个人的意思,找保安去对付陆天龙?他郑少枫丢不起这个人。

    “今天咱们认栽,改天再收拾这个混蛋!”

    “不用改天!”杜悦脸色狰狞,道:“我已经给我哥打了电话,他是黑虎帮的人,他待会儿就安排两个好手过来,待会儿可能就到了,我今天非弄死陆天龙这个混蛋!”

    “黑虎帮的人?”

    郑少枫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为难表情,道:“杜悦,事情不必弄这么大吧?把帮派牵扯进来,影响不太好。”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杜悦咬牙道:“今天我非要出这口气!不过郑少你放心,我不会在你这里动手,待会儿散场以后,我跟着他们,路上动手,我要亲手打断陆天龙这个混蛋的三条腿!”

    “杜悦,你也是咱们海阳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也知道你的脾气,被这么一个家伙打了,心里肯定不好受,也肯定忍不下这口气,要是不找回面子,以后也没脸再跟兄弟们一起混!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没有必要弄这么大!”

    郑少枫讲话很有艺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杜悦的怒火全都挑拨了起来。

    杜悦狠狠道:“你不用管了,我杜悦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今天不弄了他,以后没脸见你们,你们就等我好消息!”

    郑少枫装模作样的叹口气,眼中却闪过一丝奸诈。

    ……

    “我还以为这酒会挺有意思,我也能跟他们快乐的玩耍。你看看,我都吃撑了,都没人过来跟咱俩说句话,有种身在高处不胜寒的赶脚啊。”

    吃了不知道多少的陆天龙打着饱嗝,很臭屁道。

    苏凌月翻了个白眼,道:“还让他们主动来跟你说话,你这家伙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

    “我是一根葱,站在风雨中,谁敢拿我蘸大酱,我草他老祖宗!”陆天龙挺起胸膛,一脸豪迈。

    苏凌月直接拿这个家伙没办法。

    她心里也奇怪,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刚才郑少枫装模作样过来寒暄了两句就快速离开之外,其他人一晚上都没跟两人说话的意思。

    这很反常。

    要是平日里,那群家伙们早就跟苍蝇一样围上来,嘘寒问暖。

    不光男的反常,女的也反常。

    苏凌月太优秀,平日里不管在哪,都能把绝大部分女人都比下去,所以她在同龄女人中也经常受到嫉妒和中伤。

    今天那些女人,却连一个敢正眼瞧她的都没有。

    “吃饱喝足,没的玩儿。凌月,咱们还是回家睡觉吧。”陆天龙打了个哈欠,道。

    “谁跟你回家睡觉!”苏凌月狠狠瞪他一眼,咬牙道。

    “口误,口误,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得到你的心之前,不一起睡。”陆天龙笑嘻嘻道。

    苏凌月干脆权当没听见。

    不过她也觉得反正已经来了,有了男朋友的事儿也已经宣扬出去,目的完成,可以离开。

    出于礼貌去跟郑少枫说了一声,这小子假意挽留了两句,就没再说什么,而且还亲自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两人驱车回去。

    “我总觉得晚上哪里有点儿不对劲。杜悦是你打的,对吧?”苏凌月盯着陆天龙,质问道。

    “嘿!既然你看出来了,那我也不否认了,是我打的没错!”陆天龙笑道。

    苏凌月大惊,道:“你敢在那里动手打杜悦,那群人就看着杜悦被打?”

    “说实话,我也很害怕,他们人多哇!我本来打算打完就跑,反正他们也追不上我!可我打完以后,又丢了几句狠话,这群怂包全都被我吓住了,屁都不敢放一个,我就没跑。”

    “他们就是欺软怕硬!”苏凌月觉得这个理由倒是可以接受,不过随即眼睛一瞪,道:“你本来计划打完就跑?把我自己丢在那?”

    “哈哈!哪能,我跑之前肯定冲到卫生间把你也拽走!”陆天龙哈哈一笑,目光在后视镜扫了一眼,郁闷道:“那个杜悦,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啊。”

    “恩?”苏凌月没明白他的意思。

    陆天龙伸手指了指后视镜,道:“看到没,从我们出来,后面这辆车就一直跟着我们,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杜悦叫的帮手。”

    “啊?”苏凌月瞪大了眼睛,扭头看了看,果然见一辆悍马紧跟在车后十米左右距离。

    她很快冷静下来,道:“听说这个杜悦有个哥哥,是海阳一个帮派的头目,他们这群人心狠手辣,既然敢来追我们,肯定做好了准备!我们赶紧走。”

    “走不了!”陆天龙摇头,哭丧着脸道:“说不定他们在前面还有伏兵,咱们贸然闯进去,就等于自投罗网。”

    苏凌月想了想,还真有这种可能。

    “那我们怎么办?”

    “跟他们拼了!”陆天龙咬牙道。

    “就我们两个人,怎么和他们拼,他们既然敢追,肯定有人数优势!”苏凌月急道。

    陆天龙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啊?都是让你弄得,给你做冒牌男朋友,好处没捞着,还得罪了人,今天晚上他们非得把我废了不可!”

    苏凌月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她也觉得是自己连累了陆天龙。

    “也罢,小鸡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爷还是一条好汉!我下去拖住他们,你开车先走!”陆天龙悲壮道。

    苏凌月咬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不行,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还是我下去,你赶紧跑,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你这是在羞辱我!”陆天龙很生气,道:“我怎么可能舍下我的女人自己先跑!你先走!”

    “混蛋,谁是你的女人!”

    ……

    后面悍马车上,坐在副驾驶的杜悦满脸狰狞,兴奋道:“你们看,苏凌月的车子摇摇晃晃的,看来是知道我们在后面跟着,被吓坏的不知所措了。”

    后面位置,两个黑衣汉子满脸不屑,其中一个冷哼道;“杜少,就是一个司机,杜老大也值得派我们两个一起来?我一只手就能捏死那混蛋!”

    “哈哈,待会儿再捏!他的车慢下来了,赶紧超过去,这里地方偏僻,旁边还是深沟,把他逼停,上去收拾他。”杜悦兴奋的大叫。

    “还用上去?咱用悍马直接撞他不行?就他那车,悍马撞起来跟玩具一样,直接给他顶翻!”后面一家伙狞笑道。

    “不行,我得亲手把这混蛋打成猪头才解气!上,超车!”杜悦咬牙道。

    旁边司机很听话,一脚油门到底,悍马发出轰鸣响声,一个漂亮的边线超车,直接冲到了苏凌月卡宴的前面。

    就在杜悦几人刚把车减速,准备停车下去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

    后面的卡宴突然加速,瞬间达到冲刺状态,径直撞在了他们悍马的左侧后屁股上。

    悍马被撞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在杜悦等人惊恐的叫声中,直接跌进了旁边五六米的深沟之中。

    苏凌月的卡宴却几乎没受到任何影响,只是稍微偏移了一下车头,停都没停,很快消失在远处。

    黑暗中,满脸是血的杜悦从底朝天的悍马车窗往外爬,扯着嗓子大喊:“尼玛啊,这什么世道,司机太凶残啊,卡宴都能撞翻悍马啊!”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