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23章 告诉你个秘密

第23章 告诉你个秘密


  
      第23章告诉你个秘密
  
      陆天龙郁闷了一个晚上。
  
      他无论如何想不通,长相不输苏凌月,身材火辣的周冰冰,怎么就是个女同志,或者也可以叫拉拉?
  
      世间美女本就少,你一个女人也来跟男人抢!
  
      这让天下的男人怎么活。
  
      这让自己以后还怎么活?
  
      “拉拉并非天注定,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给掰直了!必须要让她知道,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的好男人,就比如自己,必须用自己男人魅力扭转她的取向!”
  
      陆天龙下了决定,绝对不能在这场女人争夺战中,输给一个女人,同时也有义务让周冰冰弃暗投明,拒绝再做拉拉,投入男人怀抱。
  
      ……
  
      凌晨四点,海阳市人民医院特级病房内。
  
      腾飞集团董事长张力,一个威武彪悍的四十多岁中年人,风风火火闯了进去。
  
      国字脸,身材彪悍,双眼之中带着一股野性。
  
      他刚接到电话,说儿子张楚被人发现光着身子躺在大街上,昏迷不醒,就马上赶了过来。
  
      “告诉我,小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张力阴沉着脸问道。
  
      旁边的医生唯唯诺诺,道:“张总,您先不要着急,经过我们诊断,张少应该是服用了大量的催qing药,又被尖锐东西重创了关键部位,经过我们紧急治疗,现在性命已经保住,不过……”
  
      “不过什么?”张力瞪眼道。
  
      “不过以后还能不能有那功能,还要看恢复情况,最起码三年之内,张少不能再碰女人了。”医生咬牙道。
  
      “混蛋!”
  
      张力狠狠将手中一串佛珠摔在地上,稀里哗啦滚了满地。
  
      “陈叔,马上帮我调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力咬牙道。
  
      “是!”
  
      跟在他身后的陈叔一脸阴森,转身离开病房。
  
      他的办事效率很高,两个小时候,天刚蒙蒙亮,他就回到了病房。
  
      张力已经恢复了冷静,一个人坐在张楚的病房前,看着仍在昏迷中的儿子,脸色阴沉。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
  
      陈叔垂首而立,房间里只有他和张力以及张楚,也不怕被别人听到。
  
      “少爷看中了凤凰集团的苏凌月,几次都被苏凌月的司机打乱计划,于是就找了贫民窟那边的李文鹰,让他带人去教训一下苏凌月的司机。”
  
      “昨天晚上少爷亲自带着李文鹰的人去的,谁知道李文鹰拿了咱们的钱,反而帮着那个叫陆天龙的司机对付少爷。少爷是被陆天龙逼着吃下药的!”
  
      “踩了少爷的,是一个叫做周冰冰的女警,少爷之前出言调戏了她几句,她就下了狠手。”
  
      不得不说,陈叔这个老家伙很厉害,短短两个小时,就把当时发生的所有情况,几乎全都一点儿没错的描述了出来。
  
      “消息属实?”张力一张脸越发的阴沉。
  
      “应该没错,我刚才收买了李文鹰的一个手下,他全程在场,也见过那个周冰冰。”陈叔回道。
  
      “欺人太甚!”
  
      张力猛然起身,一拳狠狠砸在旁边墙壁上。
  
      “我儿张楚,就算做的再过分,也轮不到他们来教训,而且还用这么狠毒的手段,我不管什么苏凌月,陆天龙,都必须要给我死!还有那个混蛋女警察周冰冰,也要死!”
  
      “那个叫做周冰冰的女警察,暂时不能动。”陈叔道,“刚才我已经试探过市公安局的张局,他的意思很明确,绝对不能动这个周冰冰。”
  
      “恩?什么身份?”张力皱眉道。
  
      在海阳,他不能动的人,屈指可数。
  
      陈叔摇头,道:“我问了,他不说,只是说这个人,我们惹不起。”
  
      “哼哼!惹不起?那我张力的儿子他们就能惹得起了?行,这个周冰冰我先不动,先调查清楚她的身份再说,可是那个苏凌月和她的司机陆天龙,必须要让他们死!”
  
      陈叔点头,道:“这件事儿我马上就去安排,为了避免让别人怀疑我们,我会先找替死鬼去凤凰集团闹一场,然后再制造一起劫杀案嫁祸过去,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怀疑到我们!”
  
      “好!”张力对陈叔做事很放心,道:“一切由你安排,需要什么只管说!另外还有那个叫李文鹰的混蛋,等解决了苏凌月和她的司机,把他也一起送上西天!”
  
      ……
  
      黑虎帮一座分舵内。
  
      正中央座椅上,一个身材结实的汉子满脸怒色。
  
      他叫杜成,黑熊帮四大舵主之一,同时也是杜悦的哥哥。
  
      昨天晚上杜悦给他打来电话,说自己在酒会上被一个土鳖给欺负了,杜成二话没说,直接让两个得力手下开辆悍马过去,帮弟弟杜悦出一口气。
  
      本以为这事儿简简单单。
  
      没想到一觉睡醒,却看到三个人鼻青脸肿的出现在面前。
  
      “哥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咱们的悍马,被那小子给撞翻了啊!”
  
      杜悦一脸衰相,对着杜成哭诉。
  
      酒会上被陆天龙打掉两颗牙,车子翻进沟里,又被车门挤了一下脑袋,现在看上去真像猪头。
  
      杜成的两个手下也好不到哪去,一个断个胳膊一个瘸着腿,身上脸上也是伤痕累累。
  
      “到底怎么回事儿?”杜成眯着眼睛追问道。
  
      杜悦赶紧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原原本本的描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杜成冷哼了一声,道:“算他们运气好,竟然开着卡宴都能撞翻我们的悍马!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早就想敲苏凌月那个娘们一笔了,终于找到了机会!今天我亲自带人过去,伤了我们的人,总得要付出点儿代价!”
  
      ……
  
      第二天早晨,琢磨了一晚上的陆天龙开车去接苏凌月。
  
      他没像往常一样在楼下等,而是直接跑到三楼去敲门。
  
      敲了半天,慕容婉儿打着哈欠开了门。
  
      “原来是小八郎,今天好早,凌月姐还在洗漱,你先在客厅等一下吧,我去睡个回笼觉。”慕容婉儿迷迷糊糊就往回走。
  
      陆天龙直接拿这个妞儿无语,难道她就没发现,自己今天和平常很不一样嘛。
  
      “婉儿,你先别走,看看哥哥今天这身打扮帅不帅?”陆天龙叫住她,摆出个Poss追问道。
  
      “恩?”慕容婉儿转过身,一脸不情愿。
  
      “大裤衩,小背心,小八郎,你现在好歹也是凌月姐的贴身司机,就不能穿的正式一点儿?”
  
      “……”
  
      陆天龙很无语,只能再次提醒道:“我是让你看看,我露在外面强壮的肌肉,是不是特有男人味?难道你看了不激动?”
  
      “男人味?一般般吧,你的luo体我都看过,现在看你个腿毛我激动什么啊。”
  
      慕容婉儿白了他一眼,“行了,反正我没什么感觉,要是你不怕死的话,让冰冰姐看看,她可能会激动,不过我提醒你,她一激动,就肯定有人会遭殃!”
  
      说完,慕容婉儿穿着卡通睡衣,回了房间。
  
      陆天龙很气馁,今天他特意穿了一件大裤衩,上面是个小背心,脚下还是一双拖鞋。
  
      然后还专门上楼进了房间。
  
      周冰冰不是拉拉吗?他就要好好展现一下男人魅力,让周冰冰这个妞儿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上,除了女人外,还是有很多强壮又美好的男人的!
  
      “陆天龙,你怎么会在这?”
  
      正想着,周冰冰穿着睡衣从房间走出来,看样子应该是要去倒水喝,手里还端着一个空的玻璃杯。
  
      陆天龙手臂一挥,道:“看我强壮有力的臂膀,看我粗壮结实的肌肉,周冰冰,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有!”周冰冰咬牙切齿盯着他,道:“俩字:恶心!”
  
      “你到底还有木有点儿审美观,就我这身材,去参加健美大赛都能轻松拿个一等奖回来,不知道多少少女少妇见了我这身材都得往上扑,你竟然说恶心?”
  
      陆天龙很气愤道。
  
      “恶心恶心就是恶心,赶紧给我出去!要是敢让凌月看见你这身打扮,我饶不了你!”
  
      周冰冰恶狠狠道。
  
      陆天龙不以为意,笑道:“怎么着?害怕凌月见了我这身打扮,会被我的魅力所征服,彻底喜欢上我?我还就偏要让她看!”
  
      “你敢,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周冰冰怒不可赦,拿起手中水杯就超陆天龙砸过来。
  
      陆天龙轻轻松松接住,笑道:“我也知道,像你这种小拉拉,心里有些扭曲,所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说谁是拉拉?”周冰冰气疯了。
  
      “你敢说你不是?要不然我把苏凌月叫出来咱当面质问!”陆天龙大声道。
  
      “你敢!”一听要问苏凌月,周冰冰脸上马上有了慌乱神色。
  
      “哈哈!”陆天龙大喜,压低声音道:“原来你是拉拉的事儿,苏凌月还不知道?也难怪,这年头,虽然社会风气很开放,可大部分人并不能接受拉拉这种新鲜事物,我想苏凌月肯定也不能接受!是不是害怕她知道以后,会远离你?”
  
      周冰冰像是一下被戳中了小心思,咬着牙死死盯着陆天龙,却未反驳。
  
      “行了,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以后老老实实别跟我作对,我会替你保密的!”陆天龙大咧咧道。
  
      “你敢威胁我?谁用你给我保密,你这个混蛋!”周冰冰狠狠跺脚。
  
      “我就威胁你了怎么着?不愿意?那行,我现在就去找苏凌月,告诉她你是……”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苏凌月,你出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陆天龙扯着嗓子大喊。
  
      周冰冰大惊,陆天龙说的没错,她太了解苏凌月的脾气,如果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偷偷喜欢她,而且是那种喜欢的话,苏凌月肯定不能接受。
  
      必须要阻止陆天龙!
  
      说时迟那时快,她双脚一蹬猛地朝着陆天龙扑了过来。
  
      “呀,非礼啊!”
  
      陆天龙做出慌乱状,双手往前胡乱一抓,直接按在了周冰冰前面。
  
      随后两人因为惯性向后倒去摔在了沙发上,周冰冰整个人压住了陆天龙,而陆天龙的双手,则不偏不倚,正好抓在周冰冰身前。
  
      “什么东西,好软!”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