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24章 上门讨债

第24章 上门讨债


  
      第24章上门讨债
  
      “啊!”
  
      周冰冰发出一声尖叫,直接从陆天龙身上蹦了起来。
  
      刚才阴错阳差之下,两人叠在一起,她两边全部被陆天龙抓住,这个混蛋竟然还抽空狠狠捏了两下,现在都还火辣辣的疼。
  
      “陆天龙,你这个混蛋!”
  
      周冰冰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更没有被别人摸过身子,现在竟然被陆天龙公然抓了,怒火顿时烧遍全身,她攥紧小拳头,咬牙切齿就要往上扑。
  
      “不要激动,我明明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陆天龙很委屈,“是你自己扑上来,把我压到了沙发上,我下意识伸手,谁知道就抓到了不该抓的地方,话说回来,手感真不错。”
  
      说着,还很猥琐的把手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神情陶醉。
  
      “混蛋,看我不宰了你!”
  
      周冰冰忍无可忍,红着眼就要往上冲。
  
      “吱呀!”
  
      就在此时,卫生间门被打开,裹着浴巾的苏凌月走出来,瞪大眼睛茫然看着两人。
  
      “发生了什么事儿?”
  
      周冰冰红着眼圈,指着陆天龙道:“凌月,这个混蛋,他竟然……”
  
      “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陆天龙及时插嘴道。
  
      “秘密?你一会儿再说!冰冰,他到底对你做什么了?”苏凌月看向周冰冰。
  
      “他,他……”
  
      周冰冰犹豫了,陆天龙明显是在威胁她。
  
      只要她把陆天龙刚才抓自己胸的事儿说出来,陆天龙就要说出她是拉拉的事儿。
  
      “他竟然穿成这样就进了我们房间!”周冰冰最终选择了忍,随便找了个借口。
  
      “恩?”苏凌月看了一眼陆天龙的打扮,眼神有些疑惑,陆天龙现在穿的确实有些不着调,可冰冰也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
  
      “他这个人就这样,吊儿郎当的,我都习惯了,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苏凌月劝说了她两句,扭头看向陆天龙,皱眉道:“以后不许穿的这么邋遢进入我们的房间!还有,你刚才说要告诉我个秘密?是什么秘密?”
  
      周冰冰朝着陆天龙一瞪眼。
  
      陆天龙回了个我不受威胁的眼神,笑道:“我想告诉你,其实周冰冰……她觉得我这副打扮还是挺帅的!说我放荡不羁,很有侠客风范!”
  
      两女直接崩溃。
  
      谁见过穿着背心裤衩大拖鞋的侠客?
  
      “不信?你问周冰冰,我可从来不说谎的!”陆天龙伸手一指周冰冰。
  
      周冰冰心情很复杂,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在这个混蛋身上。
  
      “行了,今天有一个重要会议,你下去等我,我马上出去。”
  
      苏凌月替周冰冰解围,本来想让陆天龙回去换身衣服,看可看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也就没多说,直接返回房间去换衣服。
  
      陆天龙对着周冰冰吹了个口哨,心情很愉快的下了楼。
  
      “你这个混蛋,千万不要被我抓住把柄,要不然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后面周冰冰跺脚气道。
  
      去公司的路上,苏凌月一直在看手中的财务报表。
  
      凤凰公司发展将近两年时间,取得飞速发展,营业收入呈直线上涨,尤其是今年,更是取得了跨越式的增长,年营业额达上百亿,一举跻身海阳市一流企业,创建了海阳市乃至全省的商业神话。
  
      苏凌月却一直眉头紧锁,看着手中的财务报表,满脸无奈。
  
      如果仅是凭借现在做出来的业绩,她和父亲两年之约到期,就是她必须要屈服的时候。
  
      “老板,啥事儿把你愁成这样?”陆天龙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笑道。
  
      “没什么,专心开车!”苏凌月冷冷道,一是她还对陆天龙占有她身子的事儿耿耿于怀,二是这些烦心事跟他说了也没什么作用。
  
      “愁眉苦脸老的快,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解解闷?”陆天龙笑道。
  
      “讲你个大头鬼,给我闭嘴!”
  
      苏凌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整天就知道讲笑话。
  
      刚才的事儿她都还没跟他算账,他肯定对周冰冰做了什么无耻的事儿。
  
      “陆天龙,你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难道就不能干点儿正经事儿吗?”她咬牙道。
  
      陆天龙很委屈,道:“我哪有到处沾花惹草,我都是被动的好不好!”
  
      “胡扯,给婉儿讲笑话,欺负冰冰,这也是被动的吗?”想想这家伙的劣迹,苏凌月就气不打一处来。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这家伙怎么专挑自己身边的姐妹们下手啊。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歪!”陆天龙昂首挺胸道。
  
      “你……”
  
      苏凌月真拿他没办法,如果不是还需要他继续假冒自己的男朋友,应付那些追求者,她真想直接把这个家伙从公司开除。
  
      车子很快到达公司。
  
      看着苏凌月下车,扭着小屁股走向办公室,陆天龙在后面吹了个响哨,把车开去了停车场,准备继续去车队找大老张他们聊天吹牛。
  
      可刚进车队,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那些混蛋,竟然敢来我们凤凰集团闹事,真以为我们凤凰集团没有爷们吗?”
  
      “就是,咱们好歹和苏总裁也一起吃过饭,碰到这种事儿必须要帮忙!”
  
      “你们小点声儿,没看到那群人都一脸凶样吗?都是道上的,保安都不敢拦!”
  
      “咱们也不能坐这干等吧?赶紧报警吧!”
  
      “报警?警察跟这些人穿一条裤子,管个屁用!”
  
      陆天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刚一出现,大老张等人就迅速围拢上来。
  
      从他们嘴里,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就在今天早晨,十来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突然闯进凤凰集团,说他们的人被打伤,来找苏凌月要赔偿,并且扬言如果拿不到赔偿,凤凰集团的人就别想正常工作。
  
      “天龙,听说那群人现在都还在会议室闹事,你说咱们怎么办?”
  
      陆天龙眼神一凛,如果猜测的没错,肯定是黑虎帮的人。
  
      那天在酒会打了杜悦,撞了他们的悍马,苏凌月就说过,杜悦有个哥哥,在黑虎帮做头目。
  
      “我上去看看!”
  
      陆天龙当机立断向外走去。
  
      “我们也去!”大老张等人有了主心骨,全都义愤填膺道。
  
      “小爷我掐指一算,就知道天龙哥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猥琐的小五摇头晃脑来了一句,也在后面跟上。
  
      ……
  
      十八楼会议室。
  
      苏凌月很愤怒。
  
      会议室里,十多个穿着黑色西装,满脸凶神恶煞的汉子分散在会议室,横七竖八的坐着,满脸张狂。
  
      不少前来参会的人站在会议室门口不敢进去,聚在外面议论纷纷。
  
      “保安,保安,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
  
      苏凌月怒不可赦,大声喊道。
  
      一个身材肥胖的家伙擦着脸跑到他面前,保安队队长王大雷。
  
      “苏总,这群人说是来找你要赔偿的,我们拦了,可是根本拦不住啊。”
  
      王大雷哭丧着脸道。
  
      “拦不住?你们保安队三十几个人,连这十几个人都拦不住,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苏凌月呵斥道。
  
      王大雷往会议室看了一眼,无奈道:“苏总,你不知道,这群人是道上的,我们那些保安,根本就不敢拦!苏总,我建议您还是跟他们好好谈谈,如果他们要求不是太过分,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要不然以后咱们凤凰集团都没好日子过的。”
  
      “好,很好!好一个没有好日子过,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么大的通天本领!”
  
      苏凌月怒极反笑,关键时刻展现女强人风范,冷笑一声,迈步跨进会议室。
  
      “这位应该就是苏总吧?”
  
      苏凌月刚进屋,坐在最中央位置上的一个彪悍汉子开口笑道。
  
      正是黑虎帮四大舵主之一,杜成。
  
      “你是杜悦的哥哥杜成?”
  
      看着他和杜悦有几分相似的脸,苏凌月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错,是我!”杜成笑着点点头,很有气派。
  
      黑虎帮,在整个海阳市帮派之中,也能排进前五,杜成作为四舵主之一,负责黑虎帮在城西的地盘,也就是贫民窟地段。
  
      在整个贫民窟,杜成带领的黑虎帮分舵,绝对是最强悍的势力。
  
      “你们今天来我这里做什么?”苏凌月冷冷道。
  
      杜成看了一眼苏凌月,偷偷咽下口唾沫,他也对女神级别的苏凌月有想法。
  
      不过这家伙很清楚,苏凌月这个级别的女人,绝对不是他能染指的,要不然会生出很多麻烦。
  
      “苏总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昨天晚上我兄弟杜悦有所冒犯,我知道后批评了他,让他追上去给你道歉,可是你倒好,把他连人带车撞进了沟里,现在都还在医院没出来。”
  
      杜成道:“所以我今天来,是想给我兄弟讨个公道!”
  
      “公道?想要什么公道?”
  
      苏凌月有些恼怒,可又没什么办法,那天晚上杜悦开车追她,被陆天龙撞进沟里是事实。
  
      而且确实没什么证据能证明,杜悦开车追她是要报复。
  
      “很简单,苏总只需要出点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就行,我要的也不多,一百万,以后两清!”杜成笑道。
  
      “一百万?”
  
      苏凌月瞪大了眼,这简直就是讹诈。
  
      “杜成,我告诉你,今天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是吗?那我们就在这里耗着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以后我每天也带人过来,就在你这里喝茶聊天,直到拿到钱为止!另外提醒一句,咱们这属于经济纠纷,就算你报警也没用!”
  
      杜成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笑道。
  
      “你……”
  
      苏凌月气的眼眶发红。
  
      现在她正在公关长宏集团的大订单,如果杜成真的每天带人在这里闹,她根本没法正常开展工作。
  
      而且这样一闹,会给凤凰集团带来很恶劣的影响。
  
      “你这是讹诈!”苏凌月咬牙道。
  
      杜成咧嘴一笑,“你非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讹诈也好,赔偿也罢,总之,就是一百万!”
  
      他彻底露出了无赖的嘴脸。
  
      对于他这种人,苏凌月根本无计可施。
  
      “一百万?不多,苏总,咱们还是答应了吧。”
  
      正在僵持,穿着背心裤衩大拖鞋的陆天龙闪亮登场,后面跟着义愤填膺手举拖把棍棒的大老张几个人。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