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53章 你人生能有几多愁

第53章 你人生能有几多愁


  
      第53章你人生能有几多愁
  
      “混蛋,你们给我让开,老子要出去!”
  
      “谁要是敢拦住我,我就宰了他!”
  
      海阳市人民医院高级病房内,张楚正在发飙。
  
      他已经在这里憋了很多天,自从那天晚上被周冰冰一脚踹中要害,就一直在这里休养,经过这段时间治疗,命是保住了,可那地方却还是疼痛难忍。
  
      医生告诉他,最起码三年之内,他是别想再碰女人。
  
      对他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大少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老爷和陈叔交代过,你的伤还没好,要继续留在这里休养!”
  
      两个保镖模样的人满脸是汗,小心翼翼的拦着张楚,生怕让他跑出去。
  
      “休养,休养你骂了隔壁,我现在就要出去,我要亲手宰了陆天龙和那个女警察,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张楚狠狠将桌子上的一个茶杯摔在地上,怒吼道。
  
      “少爷不要着急,现在老爷和陈叔都已经在安排,他们说了肯定会替你报仇的!”
  
      一个保镖赶紧道。
  
      “替我报仇?这都过去多少天了,怎么还没报了?他们办不了,我自己去办!”张楚怒道。
  
      一开始,他知道自己三年不能碰女人,当时就寻死觅活,所以他爹张力才在他面前保证,一定会替他报仇。
  
      张楚等啊等,一等就等了这么多天,结果到现在还没任何结果。
  
      “我不管,反正今天我必须要出去,整天看着一群男人,看的都想吐!我要出去!”
  
      张楚伤的地方比较特殊,所以医院特别安排男医生男护士照顾他,张楚现在已经要憋疯了。
  
      “咚咚!”
  
      正在两个保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病房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
  
      两保镖很敬业,第一时间退到门口处,警惕问道。
  
      “是我!我是陆天龙,我和我们老板,过来看看张少!”
  
      陆天龙?
  
      听到外面的声音,两保镖都是一激灵。
  
      他们知道,张楚就是被陆天龙给弄成这样的,现在他竟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
  
      “苏凌月也来了?”
  
      本来听到陆天龙这仨字,张楚就要发飙,结果听到苏凌月也过来,这家伙眼睛顿时一亮。
  
      都这么多天没见到女人,现在就算摆在他面前一头母猪,他也觉得眉清目秀,更别提苏凌月。
  
      “让他们进来!”张楚吆喝道。
  
      “少爷,可能有危险!”
  
      一个保镖没敢开门,准备先打电话请示陈叔。
  
      “危险个屁,难道他们还敢在医院里面对付我?”张楚咬牙道。
  
      外面走廊上。
  
      “刚才跟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吧?”陆天龙凑近了低声道。
  
      苏凌月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道:“这样做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对付这种人渣,就得用这样的手段!”陆天龙满不在乎道,“难道你忘了这些天他们是怎么欺负咱们的?咱们要是不反击一下,他还真以为咱们是软柿子!”
  
      “恩,好吧!”苏凌月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吱呀。
  
      房门被从里面打开。
  
      陆天龙和苏凌月一前一后进入房间。
  
      “陆天龙,你这个混蛋,竟然还敢来见我,难道就不怕我宰了你这个混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楚现在恨不得直接把陆天龙按在地上,踢他小丁丁一百遍啊一百遍。
  
      “张少,看你这话说的,其实我这一切都是误会!我这不是心里也很过意不去,所以特地过来看看你嘛!”
  
      陆天龙笑呵呵的迎上去,表现的很热情。
  
      “误会?误会个屁!一切早就是你预谋好了的!”张楚想掐死这混蛋,自己都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敢说是误会?
  
      “真是误会!我没想到你竟然胆子这么大,连警察都敢调戏啊!还撕了人家的衣服!”陆天龙委屈道。
  
      张楚气的眼里喷火,怒道:“放屁,明明是你陷害我!”
  
      “张少,你要是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当时你带去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是你动的手,怎么能怪在我头上?”
  
      陆天龙一副委屈的表情,道:“再说了,我跟苏总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看你,你怎么着也得欢迎一下吧?”
  
      苏凌月?
  
      张楚眼睛一亮,光顾着和陆天龙对骂,怎么把苏凌月这茬给忘了!
  
      他赶紧扭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眼睛立马直了。
  
      苏凌月现在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的工作装,上半身是件黑色小西装,下面是条到膝盖的半长裙,前凸后翘身材完全展现出来,让人心生邪火。
  
      “我们苏总很忙,我可是劝了她好长时间,才把她带过来,就是想让她单独跟你解释解释这里面的误会!”
  
      陆天龙在旁边笑呵呵道。
  
      “单独跟我解释解释?”张楚有些兴奋。
  
      “恩!我觉的我们应该单独谈谈!”苏凌月适时开口道。
  
      “好!我也想跟你单独谈谈!你们全都出去!”张楚眼睛冒光,挥手道。
  
      两个保镖有些犹豫,他们接到的任务,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保护张楚。
  
      “要不算了吧,看来你的人对我们不放心!而且把苏总单独留在屋子里,我也害怕出什么事儿,咱们还是一起在这聊吧。”陆天龙笑道。
  
      “我要跟凌月单独聊!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滚出去!”
  
      张楚已经彻底被面前的苏凌月迷住,这可是他垂诞已久的猎物,今天好容易主动送上门来,他绝对不想就这么放过。
  
      两个保镖没办法,只能退出病房。
  
      陆天龙对着屋里的苏凌月使了一个眼色,也跟着退了出去,顺便把房门关上。
  
      “苏凌月,你今天怎么会想起过来找我聊聊?是不是最近凤凰集团压力太大?你一个女人扛不住了?”
  
      等众人全都出去,张楚冷哼一声道。
  
      他知道,按照苏凌月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来找他的。
  
      现在她既然来了,肯定是最近腾飞集团给凤凰集团的压力过大,抢了他们的很多生意,还组织了几次报复行动,让苏凌月扛不住。
  
      这才放下身份,主动过来求和来了。
  
      “张少,我只是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苏凌月淡淡道。
  
      “放屁!现在知道我们张家的厉害了?就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初我追你的时候,你那股高傲劲去哪了?”张楚有些得意忘形,大笑道。
  
      苏凌月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本想直接转身离开,脑子里却闪过路上陆天龙跟她说的那些话。
  
      “张少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恩,房间里面没开空调吗?好热。”
  
      苏凌月下意识的伸手解开了衬衣上面的一颗纽扣。
  
      她身材火辣,别看就解开这么一颗扣子,可大片雪白马上露出来,白晃晃让人眼晕。
  
      而且,她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给了张楚一个羞涩的笑容。
  
      苏凌月很少笑,这一笑,简直勾魂摄魄。
  
      张楚直接就呆了,看着面前娇俏可人的苏凌月,他就感觉一股邪火在体内剧烈升腾,全身所有的力量就猛然朝着他身体的某个部位汇集过去。
  
      然后。
  
      “嗷……”
  
      张楚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丁丁直接歪倒,躺在地上嗷嗷乱叫。
  
      他那地方的伤势还没好,根本不能想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这也是医院为什么专门找男医生男护士照顾他的原因。
  
      况且,医院每天还给他服用抑制神经的药物,减少体内荷尔蒙分泌,就是为了避免不经意的挺起,导致他受损的关键部位再次受到伤害。
  
      可是,在女神苏凌月面前,就算太监都要抖三抖,更别说从来都是色胆包天的张楚。
  
      他一激动,缝合的伤口一下崩开了……
  
      “少爷,少爷!”
  
      外面听到动静的俩保镖第一时间冲进来,看到张楚在地上打滚都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去把他搀扶到了床上。
  
      张楚整张脸都疼的狰狞,裤子上更是血呼呼一片。
  
      “呀,苏总这是怎么回事儿?”陆天龙装作不知情,询问道。
  
      苏凌月已经重新系好了衬衣纽扣,淡淡道:“不清楚!我只不过说热而已。”
  
      “奥!我明白了!”
  
      陆天龙拍了一下脑门,懊恼道:“都是我的错,张少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见到女人!”
  
      “不过张少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身体情况,怎么还能动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还真想来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
  
      张楚气的浑身哆嗦,疼的说不出话。
  
      陆天龙痛打落水狗,笑道:“既然你身体有恙,那我们就改天再来拜访!苏总,咱们先回去吧。”
  
      两人起身一起往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聊。
  
      “苏总,人生能有几多愁,下一句是什么你知道吗?”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不对不对,应该是,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
  
      “苏总,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身材又好了?这小屁股可是越来越翘了!”
  
      “色胚,别胡说!”
  
      “我没胡说,就你这身材,要是穿上条丁字裤,啧啧!”
  
      丁字裤?
  
      病床上惨叫的张楚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苏凌月穿着丁字裤的场景。
  
      身体内又是一阵气血翻涌,血流不自觉朝着关键部位涌去。
  
      “嗷!”
  
      伤口又被撑开,他终于忍受不住,惨叫一声之后直接晕死过去。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