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87章 你口味真重

第87章 你口味真重


  
      第87章你口味真重
  
      浴室里水声响起,哗哗的像是留在陆天龙的心上,好似一只小老鼠在挠一样。
  
      他坐立不安,扭头朝着浴室方向看一样,更是血脉喷张。
  
      李玲珑的这套房子,浴室和客厅相连,两者之间仅有一层玻璃相隔。
  
      玻璃是磨砂的,阻挡大部分的风景,可隐约透出来的那玲珑躯体,让陆天龙彻底抓狂。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受得了这个。
  
      体内邪火升腾,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冲进去,把那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散发出诱惑的李玲珑就地正法。
  
      不过他最终还是强行压制。
  
      话不能乱说,裤子也不能乱脱!
  
      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这个李玲珑,到底和欧阳侯是什么关系。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狠狠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视线转移到客厅里,随意打量起来。
  
      客厅虽小,但很整洁,装修风格以白色为主,连家具都是统一的白色。
  
      像李玲珑的皮肤一样白。
  
      颜色单调,却给人一种妖异感觉。
  
      陆天龙甚至在脑海中幻想。
  
      不着寸缕的李玲珑就那么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那该是一副多么和谐的画面。
  
      陆天龙看着看着,不自觉的溜达到了卧室的门口。
  
      严格来说,这里才是李玲珑真正的闺房。
  
      如出一辙的白色,很干净,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一个衣柜,一张床,就是里面所有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
  
      陆天龙视线放在床上。
  
      一个黑色胸衣静静躺在那里,和白色床单形成强烈视觉冲击。
  
      陆天龙甚至觉得,这房间里的香气,似乎就是从这胸衣上散发出来的。
  
      他鬼使神差的走进去,拿起这胸衣捏在手里,顿时陶醉。
  
      脑海中顿时浮现一副副不应该去想的画面。
  
      越想越刺激,越想越兴奋。
  
      “恩?你在做什么?”
  
      正在幻想之中,身后突然传来李玲珑疑惑的声音。
  
      陆天龙发呆的时间太长,她竟然已经洗完澡,正好目睹陆天龙的猥琐模样。
  
      尤其看到陆天龙手里拿着她的贴身衣物,她娇俏的脸上顿时升起一抹羞红,娇嗔的瞪了陆天龙一眼。
  
      “奥!没什么,掉在地上了,我帮你捡起来!”
  
      陆天龙反应很快,笑呵呵的把手里的胸衣放在了床上,没有丝毫愧疚模样。
  
      “哼!”
  
      李玲珑又瞪了他一眼,下意识甩了下头发,陆天龙忍不住看呆了。
  
      她刚洗完澡,身上只裹着一件浴巾,露出雪白肩膀和修长小腿。
  
      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随意披散着,几颗调皮的水珠从她细长的脖子滚下,消失在浴巾里。
  
      少女的羞涩和女人的成熟,这一刻在她身上完全展现。
  
      “穿件衣服吧,你穿成这样,我怕控制不住!”陆天龙笑道。
  
      李玲珑娇媚一笑,款款走进卧室,笑道:“很不巧,睡衣全都洗了,还没干,我不想再穿正装,穿了一天,累。”
  
      “怎么,不愿意我这样穿?”
  
      “愿意!当然愿意,要是什么都不穿才更好!”陆天龙脱口而出。
  
      “你个小色胚!”李玲珑轻轻啐一口,风情万种。
  
      看的陆天龙口干舌燥。
  
      “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吗?”李玲珑走到床边坐下,柔柔道。
  
      “不知道!”陆天龙老老实实摇头,目光在她身上游走。
  
      “因为侯爷说,他已经把玲珑会所给了你!”李玲珑柔情道。
  
      “你的意思是?”陆天龙不确定道。
  
      “你这个笨蛋!我是玲珑会所的人,侯爷把玲珑会所给你了,我自然也就是你的人!”
  
      李玲珑声音压得越来越低,表情越来越羞涩,说到最后,已经等于是在明示了。
  
      “你已经是我的人?那我岂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裤子不能随便脱,可到这时候再不脱,那就不是男人了。
  
      陆天龙早就按耐不住,他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就把李玲珑压在了身下。
  
      李玲珑似乎深谙男人心,半推半就,把陆天龙的兴致调动到了极点之后,突然变为主动,双臂缠上了陆天龙的脖子。
  
      陆天龙一双大手伸进浴巾肆意游走。
  
      场面火辣不能描述。
  
      情到深处,陆天龙直接抓住李玲珑的浴巾想要扯开,却被她小手轻轻压住。
  
      “我们玩点儿刺激的怎么样?”李玲珑贴在陆天龙耳朵旁,柔柔道。
  
      “刺激的?好呀,想怎么玩儿!制服?”陆天龙眼睛都憋得通红,道。
  
      “我要把你绑在床上!征服你!”李玲珑娇笑道,变戏法似的,手上多了几根绳索。
  
      “哈哈!你还好这一口?我可没玩儿过,不过没问题,只要你想,我绝对无条件配合!”陆天龙兴奋道。
  
      然后,李玲珑在床上爬来爬去,没用几分钟功夫,陆天龙就呈太字形,双手双脚都被他绑在了床边上。
  
      “你绑的真结实,不过没关系,来吧!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陆天龙躺在床上大声道。
  
      “呵呵!”
  
      李玲珑微微一笑,没有扑上来,而是走到衣橱旁,从里面拿出一件棉质睡衣换上。
  
      “恩?关键时刻你怎么又把衣服穿上了?刚才你不是说,衣服都洗了?”陆天龙诧异道。
  
      “刚才我是骗你的!”李玲珑笑了笑,依旧风情万种,却带着一丝诡异,“对了,刚才感觉好吗?”
  
      “好呀,手感好,味道好,什么都好!”陆天龙很回味的舔了舔嘴唇。
  
      “那就好!”李玲珑笑了笑,“这样我杀你,也会稍微少一些愧疚。”
  
      “杀我?”陆天龙大惊。
  
      “刚才不还亲的好好的,怎么要杀我?你是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李玲珑站起身,手腕一翻,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心里。
  
      “哈!演得真像,你口味比我想象的更重!”陆天龙嘻嘻哈哈笑道。
  
      “再说一次,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杀了你!”
  
      李玲珑看着陆天龙,很严肃道,然后手持匕首,一步步走向床边。
  
      匕首在陆天龙胸膛上轻轻滑过,顿时划出一道血印,两滴鲜血顺着皮肤滚下。
  
      “你干什么?你玩儿真的?你这个疯娘们,赶紧住手,让开我,快放开我!”
  
      陆天龙吓坏了,惊恐喊叫着,同时胡乱挣扎。
  
      可惜李玲珑绑的太紧,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床铺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李玲珑不为所动,匕首不断在陆天龙胸口上比量,似乎在寻找最佳的下手位置。
  
      “我滴个天呐,李玲珑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你赶紧放开我!”
  
      陆天龙继续挣扎,继续喊叫。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疯婆娘,我就不会来玲珑会所,欧阳侯给我玲珑会所,我也不会要,我现在才知道,你们这是早就商量好的!”
  
      “欧阳侯这个混蛋,今天晚上看上去处理的很大气很光明磊落,其实他就是个小人,瞒住众人耳目,故意说把玲珑会所给我!”
  
      “其实他就是想要我上钩,让你杀了他,他就是小人!”
  
      “住嘴,不许你这么说侯爷!”
  
      李玲珑勃然大怒,伸手一巴掌扇在了陆天龙的脸上。
  
      “他就是小人,你就算打死我,他也是个小人!”陆天龙挣扎道。
  
      “混蛋,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李玲珑咬牙道。
  
      “你不能不讲理,欧阳侯用这种卑劣手段害我,难道还不是小人?”陆天龙怒道。
  
      “不是侯爷要杀你,是我要杀你!”李玲珑大声道。
  
      陆天龙有些疑惑,道:“我们无冤无仇,这是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我不杀你,侯爷就要死!”李玲珑脱口而去。
  
      说完之后,她似乎后悔了,脸上露出懊恼神色。
  
      “什么?你不杀我?欧阳侯就要死?”陆天龙瞪大眼睛,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玲珑没有说话。
  
      她呆呆坐在床边,脸上露出痛苦表情。
  
      然后两行清泪顺着她洁白的脸颊流下。
  
      “有事儿说事儿,咱别哭行不行?好好好,我不问了,如果你杀了我,欧阳侯能不死,那你就动手吧!”陆天龙咬咬牙道。
  
      李玲珑愣了一下,没想到陆天龙态度突然转变。
  
      她擦了一下眼泪,深呼一口气,神色逐渐平静下来。
  
      “好吧,看在你将死的份上,我就把事情跟你说清楚,不让你做个枉死鬼!”
  
      “我叫李玲珑,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五岁时,侯爷收养了我,供我所有,他无儿无女,是把我当成亲女儿来养,别的父母能给的,他都给我,别的父母不能给的,只要我要,他也想办法给我!”
  
      “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就没有现在李玲珑。”
  
      “他把我当成女儿,给我开了这家玲珑会所,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
  
      “当时我曾经天真的问他,有你在,这些东西为何交给我管理?”
  
      “他说,傻孩子,总有一天,我会不在!”
  
      “如果在我要走的那一天,你已经能够**掌控这些东西,那我也能走的安心!”
  
      “如果在我要走的那一天,你还不能一个人撑起,我会帮你物色一个好的人员,帮助你打理这一切!”
  
      李玲珑喃喃说着,到了后来就是自言自语。
  
      “今天,他说要把这玲珑会所交给你,我突然想到了他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
  
      “他要走了,他要永远的离开我了。”
  
      “我不能失去他,不能,绝对不能!我要杀了你,只要杀了你,他就不会离我而去,不会孤零零的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所以,你必须死!”
  
      李玲珑猛地擦了一把眼泪,眼神突然变得决绝,手腕一翻,匕首闪电般朝着陆天龙的胸口刺去。
  
      作者的话:
  
      哪位英雄又给俺投了好几张红票?拜谢啊!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