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外挂不可能这么猛 > 第180章:MDZZ

第180章:MDZZ


      面对人头攒攒的广场,斯巴达克斯还不至于愣到真的打算开着冲锋进去玩个旋风斩,然后坦然地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作为配角,他相当有自知之明,此时正紧紧地跟在某人的身后,倒不是怂了想多起来,而是他很想近距离观察一下,看看这个神秘的少年究竟还有什么猥琐……呃,下贱……呃,臭不要脸……呃,总之就是不同寻常的制敌招数!
  
      黑铁塔是不用指望了,宇文秀策轻轻拍了拍辛西娅的小手,示意她安心,放手让自己施为。
  
      宇文秀策:“放心,我去去就回!”
  
      辛西娅:“呃……你这么立flag真的好吗?”
  
      宇文秀策:“那我应该怎么说……”
  
      辛西娅:“据说——战士如果在出征前留下遗言的话,一般都会活着回来!”
  
      宇文秀策:“你确定?为什么我觉得还不如立flag靠谱呢……”
  
      辛西娅:“你试试,不灵算我的!”
  
      宇文秀策:“……”
  
      ---------------------------------------------------------------------
  
      宇文秀策释放出自己的气势,缓步前行,在通向广场的台阶前停驻下来,居高临下地望着一院子撕下伪善面具的凶悍保镖,望着那一双双充盈着血色,蠢蠢欲动而又虎视眈眈的眼睛。
  
      “垃圾。”
  
      他平静而干脆地吐出两个字,声音不大,却振聋发聩。就连期待他有所惊人举动的辛西娅,都不免诧异地望了过来,眼中全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对着数百名放下了贵族随员体面直接回归暴徒本质的私人护院,说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话语,已经不是区区“胆量”二字可以形容,唯有“mdzz”一词才足以准确地描述!
  
      辛西娅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想努力看清他此时的样子。
  
      镇定自若的神态,波澜不惊的语气,挂在唇角那一丝不屑,以及……连那丝不屑都不屑露出来的不屑。
  
      单从神态上看,辛西娅不觉得他是在刻意嘲讽,因为所有一切的细节,丝毫没有流露出污蔑或者诋毁对方的意思,而更像是在平静地阐述一个普普通通的客观事实——仿佛普通人说到盐是咸的那样自然而平静。
  
      这一刻,宇文秀策冷漠的表情,让辛西娅想到了她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
  
      区区匍匐在地的蝼蚁,谁允许你抬起头?虫子就要有虫子的样子,低头伏地……然后死去。
  
      咳咳,好吧,我承认,在这儿借用吉尔伽美什的话,略有些装逼过度……
  
      总之,在那一刻,辛西娅清晰地感觉到某人身上撒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一种……来自西伯利亚的神秘力量!
  
      她凝望着他,眼神之中带着几分不解,几分好奇,更有几分莫名的期待和欣喜。
  
      就在宇文秀策平静地说出了“垃圾”二字之后,广场上的众人因为巨大的冲击而陷入了短暂的懵逼状态,但是没一会儿他们便纷纷转醒,在对方鄙视的态度和冷漠眼神的刺激下,心头熊熊的怒火仿佛遇到了千年老屁……呃,仿佛遇到了历久弥香的瓦斯一样,无比炽烈地燃烧着,它所撒发出的无尽热量正顽强地对抗着空气中冰冷的气息——那就是来自西伯利亚的神秘力量!
  
      蓬勃力量的交汇之处,连大地都隐隐在颤动。
  
      辛西娅的脸上略过一丝苍白。以她的年纪,不可能亲身经历过群-体-暴-动的事件,但是长辈口口相传的那些混乱到失去理智甚至沦丧人性的场面,哪怕并没有亲眼目睹,依然让此时的她有些心惊胆战。
  
      群-体-暴-乱中最为可怕的,便是负面情绪传递得无比迅猛和凌厉,一旦局面开始走向极端,就会短时间失去控制,被情绪感染的参与者几乎没有重拾理智的可能,完全被本能和负面情绪所左右,别说泯灭人性的程度,就算做出什么吓坏畜生的事都很稀松平常。
  
      而且,哪怕事后把这帮保镖五马分尸再分尸还分尸……哪怕剁成馅儿也终归于事无补——可怕的后果一旦造成,根本无法挽回。
  
      似乎为了印证辛西娅的想法,整个广场上的恐怖气息愈发的凝重而压抑,恍惚中,仿佛连脚下的大地都在如波浪般无比剧烈的颤动,甚至连空气都在诡异得抖动。
  
      一切仿佛将在下一刻完全崩塌,世界末日一般的窒息感不但萦绕着辛西娅,更作用在每一名暴徒身上,如同不断快进的倒计时,催促着最终的爆发。
  
      哪怕小美女双掌合十虔诚地祈祷,也无法阻止这恐怖的气氛积蓄到濒临迸发的节点,原本只是彷徨而躁动地守在广场上的保镖们,也在这环境的推波助澜之下,无意识地行动了起来。
  
      起初只是有一个人向着缓缓台阶的方向不经意地迈出几步,渐渐地便发展到不知从哪儿开始,人群在大踏步地前进,不满血丝的双眼显示出他们的精神状态极度不正常。亢奋、怒意和恐惧仿佛炙热的3p体位一样纠缠在一起,让他们不受控制地发出嘶哑的低吼,好像奋力冲刺的牲口一般,向着某人冲刺……
  
      书归正传!
  
      广场边缘的台阶之上,宇文秀策依旧平静而从容地站着,仿佛化身野兽般纷涌而来的暴徒,在他眼中如同被风吹动的垃圾一样,除了令人厌恶以外,完全生不起半点其他的波澜。
  
      不知不觉中,辛西娅已经走到了宇文秀策的身侧,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小臂,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皮肤中。
  
      一向聪颖敏捷的辛西娅,面对此情此景大脑也不紧一阵发懵,完全想不出如何应对这局面,唯一还出现在脑海里的念头,便是——
  
      他为什么还能如此淡定?
  
      难道他就一点儿都不害怕?
  
      难道……难道他就一点儿也不觉得疼?是我掐得太轻了吗?
  
      辛西娅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没问题啊……
  
      臭流氓,是时候了……展现出你那独一无二的欺负人的本领吧!
  
      宇文秀策突然怒发冲冠,仰天咆哮:“啊——————”
  
      来了,就是这个,终于来了!
  
      辛西娅难掩心头的激动,攥起小拳头用力地一挥。
  
      咆哮吧,蛇尾……呃,撸串男!
  
      宇文秀策:“疼——!!!!”
  
      ps:写完这段剧情差不多就该开新卷了,至于大体情节,呃……还没写呢我怎么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