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九章 给你爸打电话

第九章 给你爸打电话

王东东此时满脸狰狞看着朱明道:“我管他是谁,敢跟我抢女人,在临海还没有人敢,今天他和这贱人死定了!不管你的事,你最好别插手!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朱明一脸呆滞的看着他,玩残云易,天云财团的唯一继承人,这王东东是傻了吧,你辉煌想死了?

    不过也听明白了原因,转头看了一眼穆琳,心中有些吃惊,就是因为这女人,这不是那个明星吗?

    云易看着王东东,二话不说,走向他,径直一脚,下了重手,直接将王东东踢飞,撞到墙上,再次掉在地上咳血。

    “云少,别冲动!”朱明吓了一跳,这是要弄死王东东啊,顿时大叫道。

    就在这时酒店工作人员也来了,一看房间里的情况,也吓了一跳,不过一看这几个人,经理的脸色,顿时脸苦了下来。

    敢在帝豪闹事的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就是来头大的。

    这几位,经理一看,朱明,林展,云易,王东东,都认识啊,都是不得了的人物。

    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出声,赶紧去顶楼叫老板!

    云易什么也不理会其他人,再次走到王东东身边,将他拧了起来,然后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直接将王东东脑袋开了花。

    云易满脸阴沉,一句话也不说,沉默的动手。

    房间的气氛凝重至极,云易的表情明显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朱明等人此时也慌了,却没有敢再说话,云易的态度表明了,谁的面子他都不买!

    王东东此时满脸是血,浑身上下疼痛无比,瘫在地上惨嚎,惊恐的看着云易,再不敢嚣张,而是对着朱明哭着叫道:“朱少,求求你,赶紧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救我。”

    云易听到他的话,气息再变,就要动手,可是却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穆琳,穆琳颤抖的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弓着,两只手抓着肩膀,神情有写呆滞!

    云易微微沉默,随即又转头对着朱明淡淡说道:“给他父亲打电话,就说我给他半个小时,如果不来,就给他儿子收尸!”

    此时的云易诡异的狠,面无表情,仿佛不是一个人一般,下手狠辣,做事出人意料。

    朱明一时间愣在那儿,惊疑不定的看着云易,云易没有表情,可眸子之中仿佛有一团火焰一般,这不像是说笑啊。

    连忙拿出电话,找到王燕山的电话,接通后,却不敢那么说,把电话递给云易,让他自己说。

    云易面无表情的接过电话,对面传来:“喂!我是王燕山!”

    “我叫云易,帝豪酒店,二零五房间,我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不到,就给你儿子收尸!”

    说完就挂了电话,朱明惊恐的看着云易,这是来真的。

    云易将电话仍到桌子上,轻轻走到穆琳身边,握住她的手,穆琳此时已经有些恍惚了,强烈的惊惧和酒精,让她看人有些模糊。

    云易摸摸她的头道:“走,我们回去!”

    穆琳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反正眼皮子开始闭了起来,靠在云易身上睡着了!

    此时房间里没有人敢说话,云易蹲下将穆琳抱起来对朱明说道:“麻烦你帮个忙,我把她先抱下楼,你帮我在这里看一会,我马上上来!”

    说完,不等朱明回话,就径直向着门口走去,林展等人在门口连忙闪避,看着云易此时透漏的气息,和那面无表情的脸。都让他们感觉到全身发冷。

    知道云易走过他们身边,才感觉到房间的气息变的正常,朱明呆呆的站在哪里,帮他守住这里的人?

    而王东东的几个朋友见云易走了,心中微微安定,赶紧来到王东东身边道:“王少,他,他走了!”

    王东东满脸是血,眼漏凶光道:“哼,他走不了,敢打我,他死定了!你们放心,我父亲马上就来了。”

    朱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这张已经悲惨的不能看的脸,让他有些好笑,轻声道:“王少,恐怕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而王燕山此时正在家里,脸色不停的变换,约么一分钟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冲下楼,然后打了一个电话道:“云雾,我儿子在你酒店里面,现在被人劫持了,那人叫云易,你赶紧过去。”

    一个长相妖媚的成熟女人,身材丰满,一举一动都透露这一股成熟魅力的美人,此时满脸惊诧道:“王总,你说谁劫持了你儿子?云易,你没有说错?”

    “是,你快点过去,他说了,半个小时时间,我不到,就给我儿子收尸,我现在正在赶过去。”

    云雾也慌了,大声道:“你确定说的是云易,天云财团的继承人!”

    “什么?天云财团?”

    云易将穆琳抱下楼,在楼下找到了自己的车,小心的将已经睡着的穆琳放进车里,看着她脸上还残留的泪痕,心中陡然一疼!

    这是自己老婆啊,战友就在自己面前死了,自己救不了,今天老婆受的委屈,难道还还不了?

    将车中的排气窗打开,关上车门,毅然转身,今天无论如何都得给穆琳讨个公道。

    回到酒店房间,朱明等人看着云易一步步走进来,竟然真的回来了,而且云易的样子比先前更为冷酷。

    都知道今天是要出大事了,王东东看着又回来的云易,赶紧低下头,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样子瞬息不见。

    “你们几个先前是谁说,不喝酒,就出不了这个门?”云易没有理会其他人,包括王东东,而是对着那几个王东东的朋友问道。

    几个先前喝酒的人现在都站在哪里,看着云易去而复返,顿时瑟瑟发抖,知道今天要出大事了,连王东东都自身难保,他们完了,没有丝毫意气的看向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云易锐利的眼神盯了过去,那人脸色大变,头上冷汗直流的说道:“这,这位公子,我……”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随即有液体从头顶淌下!

    “砰!”

    一声脆响,那人立马倒地哀嚎,云易没事人一样放下手中的半截酒瓶。

    然后对着旁边进来的酒店工作人员说道:“你们这里有二锅头吧,去给我拿一箱来。”

    “先生,我们这里没有二锅头!”一个年轻的服务员苦着脸说道。

    云易毫不犹豫的说道:“现在,给我去买!一箱!”

    服务员很机灵,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而那几个人则是面若死灰,他们知道云易是给他们准备的,一箱要死人的。

    角落的王东东此时慢慢爬起来,脸肿的像猪头一般,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想要向外跑,这时候他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现在害怕了!

    “啪!”

    云易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拦住了他,根本不废话,又是一巴掌,这次下手更重了一些,直接飞到了酒桌上。

    乒乒乓乓的碗筷倒了一地。王东东彻底昏死过去,不动了。这次没有人再敢去管他。

    经纪人小陈,哆哆嗦嗦的蹲在一个角落,把头埋的很低,他还不知道云易是何方神圣,不过明显不好惹。

    连王少都说打就打,毫不顾忌,也绝对是有来头的,此时心里不禁颤抖不已,早知道就不该来啊!

    可是云易却还是走到他跟前道:“是你带穆琳来的,并且让她喝这么多?”

    云易的话很轻,可是小陈的心里却很不妙,顿时就要开口解释:“我……”

    “砰!”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易一脚踢飞,摔倒在地上,吐血!

    云易不再动作,来到穆琳先前坐的椅子坐下,等着王燕山的到来,。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理智依然存在,现在仿佛是第二重人格,突然占据了身体,他可以压制,但是他没有打算压制,他知道这是前任的心性在起作用。

    今天穆琳的遭遇,让他深埋心底的那颗绝望,想要守护战友,家人的心,彻底引爆。看着穆琳的样子,他很后怕,如果不是恰巧在这,穆琳今天会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媳妇,而且是一个好女孩,云易已经知道她的工作,今后肯定还会有这样的事。

    今天必须立威,否则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的跟着穆琳,如果出事真的是后悔莫及了!

    再加上今天王东东的狂言,让他爆发了出来,今天的事情他就没有想过善了。

    自己的身份,自己很了解,天云财团,他懂得利用这种身份来保护自己,不害人,不代表不能用来作为保护。

    就算没有天云,他也不怕,他自己受些委屈没事,可是看着穆琳那让人揪心的样子,他实在是忍受不了。

    虽然没有什么多么深厚的夫妻感情,可是穆琳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家人。

    看到家人被欺负的这么惨,云易不可能无动于衷,也许云易能够更加理智的解决,也许打一架,报警都有可能,但是王东东说报警无用,那好,就直接点干吧!

    这群公子哥,也许报警他们确实不怕,他们家里有关系,可以让他们没事,那么就比他们更嚣张,更狠辣!

    云易一个人坐在那里,其他人都站着,看着面无表情的云易,一个个噤若寒蝉,就怕他会突然又暴起伤人!

    朱明等人倒是还好,反正他们又没有得罪云易,虽然惊异云易这么干,但是还是站在一边看热闹。

    只有林展此时盯着桌子上如死尸一般的王东东,心中却是不妙的狠,他仿佛看到自己也悲惨的躺在桌子上。

    门口已经围了一些看热闹的,这也是为什么云易将穆琳先抱下去的原因!毕竟穆琳是公众人物。

    而他不在乎,来这里玩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今天正好借王东东来立这个威!

    不过此时却是突然一阵骚动,随之进来了几个人,几个保安和一个身姿卓越的女子,约么三十来岁,很是妩媚的女子,一股成熟的韵味在其身上显露无遗!

    正是接到电话赶来的云雾!快步走进房间,看了一眼已经倒塌的门和朱明等人,却没有打招呼说话!

    而是径直看向里面,首先入眼的就是桌子上那个如尸体一般的人,她抚媚的脸上一沉,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桌上的人只有背面朝上!漏出来的半边脸,肿的比屁股都大,已经无法认出来。

    旁边那个经理,连忙告诉她这是谁,顿时让她又是一惊,真的是王东东!

    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房间里,唯一坐着的那个穿着衬衣的人,云易,天云财团的继承人。

    脑海里对于云易的印象浮现出来,喝酒,整天喝,至少在这里有半年时间,隔三差五就来,而且总是他付账!

    半年来从没有闹过事,虽然知道她是天云财团少东,可是也没有交往,而且有人传言他是废公子,已经废了,整天借酒浇愁,什么也不管。她也就没有去故意结交!

    不过她也是久经阵仗的人物,看到这样的情形就知道传言有误!

    慢慢走到云易的身前,轻柔道:“云少,可是我们招待不周,发了这么大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