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六十九章 失望的结果

第六十九章 失望的结果

“我是云易,给我接军区王司令,编号……”云易迅速说完这句话。

    “对不起,王司令已调职!”话筒里传来一句话。

    云易一把挂断电话,手指紧紧捏住电话,心里烦躁无比,一把将手中的电话砸出去。

    “轰!”

    一声爆响,一阵火光闪过,电视屏幕被砸烂。

    “云易,你干什么?”母亲和吴嫂听到爆响,吓得连忙从厨房里跑来。。

    看着被砸烂的电视,又赶紧向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云易跑去。。

    “云易,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母亲紧张的拉着云易的手,看他有没有伤到。

    云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父母家,看着母亲紧张的脸,深吸一口气,对着母亲说道:“妈,别担心,我没事!”

    “没事就好,电视怎么了?”母亲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还在冒烟的电视机。

    “哦,我刚才看足球,一个好好的球,就踢门柱上了,一时怒起,将电视砸了,对不起,吓着您了。”云易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道。

    “啪啪!”

    母亲一呆,随即举起巴掌在云易背上猛拍两下说道:“你吓死我了,你这是要作死啊你,看我不打死你,吴嫂,把鸡毛掸子给我找来!”

    一顿暴揍,云易连躲都没心思躲,心里一团乱麻。

    饭也顾不上吃了,对着母亲说了声有事,捡起摔坏的手机,就连忙离开家。

    沉着脸在手机店,重新买了个手机,直接回到别墅,冲了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点燃一支烟。

    这段时间京城发生的事他不知道,但是报纸上这段时间频繁调职情况,他也知道一些。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王司令竟然也被调职了,他打电话之前就料想到很有可能会是这个结果。

    他愤怒的并不是王司令的调职,而是自己的猜测成真了。

    重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心乱如麻,握着香烟的手指都有些不稳。

    沉默着回到房间,找出这段时间的旧报纸,一张张的翻看。

    每张头版政治新闻他都仔细研究,一直到夜深了,他才将这一个月的报纸全部看完。

    果然不出所料,从一些普通的干部调职,到会议精神,在平常的讯息之中,他很轻易的发现了风向在转变。

    一直以来保守派和改.革派互相辩论的情况,在几年愈演愈烈,刚来到这里时候他就在电视上看到过相关新闻。

    之后还关注过,苏.联政变在九九年,这场辩论就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如今在高丽国已经尘埃落定的情况下,国内终于也到了最后的决战。

    从最近的风向来看,明显是保守派占了上风,并且已经开始了最后的总攻,这场风波会造成多大影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多少个政治家族就此烟消云散。

    多少显赫一时的权贵自此销声匿迹,甚至连此时意气风发的最高领导也会黯然退场。

    他一直说不想管家族的事,可是当今天看到这段新闻,在明知家族选择错误的情况下,他还是坐不住了。

    闭上眼睛紧紧沉思,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云易拿起电话拨打父亲的号码。

    “云易!”父亲的语气平复了许多,已经不见下午的怒气,语气中似乎还有些喜色。

    “爸,你还在京城?”云易的心情再次跌到谷底。

    “嗯,你有事吗?对了,你放心,我已经向你桐叔解释过了,说你工作忙……”云林的心情似乎很好。

    “我知道了,你见到爷爷了吗?”云易没心情了解这些。

    “哦,没有,你爷爷病了,这两天没有见到,只见了你桐叔!”云林沉声道,声音陡然多了些愁绪。

    来到京城两三天了,到今天还没有见到老爷子,让他又有些担心。

    云易沉默了,老爷子病了?

    拿着电话想了好久,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云易?”

    “哦,爸,桐叔说什么了?为什么让你去京城!”云易反应过来,沉声问道。

    “你关心这个干什么?不说了,我还有事!”云林那边传来敲门声,挂断了电话。

    云易拿着电话:“喂!喂?”

    “嘟嘟嘟!”

    云易再次气急,心里仿佛装了一盆火一般,握着手机,很长时间才放松,他很少这么气急败坏,可是这一次是真的被吓住了。

    再次闭上眼睛,爷爷病重不见客,大伯却已经表态,这绝不可能是他自己的意思。

    虽然这么想,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拿着手机再次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后被接通,桐叔的声音传来:“云易!”

    对面已经通过号码知道是他,云易深吸口气道:“桐叔,我有事问您!”

    “嗯,你说!”桐叔道。

    “刚才我看新闻,大伯在电视上的讲话,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吗?”云易没有心思招呼其它的,直奔主题。

    “嗯?你在说什么?你难得打电话来,我去叫首长!”桐叔笑着说道。

    云易心知肚明,桐叔不会吐露口风,可是没有否认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不用了,请您让我爸今天晚上连夜回来。”云易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平静道。

    “怎么了?你父亲这次来还有事呢?可能还得要几天才能回去。”桐叔笑道。

    云易心里冷笑,要几天,你们是在等待结果吧!恐怕你们要失望了。

    “你觉得你们是对的?让我爸留在那里给你们贺喜?要不要我也来?”云易再也忍不住了,一声大吼道。

    说完不再说话挂了电话,云易颓然的倒在了沙发上。

    京城,桐叔拿着电话,脸上满是愕然,随后却是满脸铁青。疾步向着老爷子院子走去。

    天已经黑了,老爷子坐在躺椅上乘凉,屋里的昏黄灯光,只能看清老爷子的影子,看不真切。

    桐叔走上前对老爷子躬身道:“首长,云易打电话来,问了大哥的情况,然后让他父亲立刻回去。”

    黑暗中借助屋内的灯光,老爷子似乎动了一下,看向祁桐道:“他说什么了?”

    “他仿佛受了刺激,说我们自以为是,然后让他父亲连夜回家。”桐叔的语气还有些吃惊。

    老爷子沉默,等着他继续说。

    “他好像觉得我们错了,是不是有人对他做了工作?”桐叔终于还是实话实说。

    老爷子睁开眼睛,看着天空,好半响才说道:“那就让他父亲回去吧,本来就不该让他来。”

    “首长,会不会有人故意挑拨他说的,王司令那边……”桐叔皱起眉头小声道。

    云易的变化太大,他是一个武夫,如果说打仗他在行,但是政治上面的事,他绝对不会懂,也不会关心,更不会有这么大反应。

    老爷子这次没有等待而是轻声说道:“已经做了决定,不论对错,都只能走下去了。”

    “是!”桐叔应是,却没立刻就走,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

    “这一次,我拿不准!”老爷子仿佛自言自语。

    桐叔却是心里大惊,脸上瞬间失色,老爷子极少有这种语气,和这种彷徨。

    一旦出现说明这件事老爷子真的没有把握,这场风波已经好几年了,如今到了彻底表态的时候,任何一个家族都逃不过。

    “给老三,老四打电话让他们安心工作,少说话。”老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桐叔道。

    桐叔脸色更加惊慌道:“首长这,大哥已经……”

    “我知道!”老爷子眼神转向他处道。

    深夜时分,云林坐上飞机,心里很是疑惑,阿桐突然打电话来说云易病了,让他立刻回去,可是云易刚刚才跟他通话。

    虽然想不通,但是最终也只能回去,桐叔说了是老爷子的意思。

    云易整整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夜,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塞满,心里不停的琢磨。

    在第一缕阳光射在他脸上的时候,他还是茫然不知所措,他无权无势,根本无法左右家族的任何决定,老爷子是何等英雄,岂会因为他三言两语而改变决定。

    该怎么办?家族终究是家族,爷爷终究是爷爷,虽然那些叔伯往来的少,可是终究是亲戚。

    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的发生,而不管不顾,他曾经以为自己能够做到,可是现实是他一夜未眠!

    电话响了起来,从昨晚开始电话就一直响,他没有接,没有心情。

    拿起手机,父亲的电话。

    “喂,爸!”云易低声道。

    “云易,你桐叔说你生病了,你在哪个医院,我马上来看你!”父亲焦急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云易能听出父亲电话里的担心,不论对他这个儿子有多不满意,最终还是放在第一位的。

    “我没事,在家呢,你回来就好!”沉默了一会之后轻声说道。

    “什么?你没事?”云林有些发愣。

    “好了,爸,不说了,是我让你回来的。”云易解释道。

    云易将电话仍在沙发上,回到浴室冲了个澡。

    不管怎么说他和家族终究打断骨头连着筋,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大家族已经做了决定的事,不是几句话就能拉回来的。

    也不是说反悔就能反悔的,自己在明知大势的情况下,还是要想些办法才是,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

    想全保是肯定不可能了,现在只能想着尽量减少损失,只要让老爷子还在就行,其余的人该扔的就扔了。

    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可是现在老爷子恐怕也保不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