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七十一章 辉煌定计

第七十一章 辉煌定计

云易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心里本来就烦躁至极,语气也冲了一些道:“您忙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需要劳烦您老?云家人才济济,达官显贵那么多?什么时候轮得到我们插手了?”

    “混账,难道我们就不是云家人,你不姓云?”云林一把将手中的文件摔在办公桌上,面若寒霜的盯着云易。

    云易同样不爽,不过刚才花说的太过,现在也只能忍着气,父子两人之间沉默下来。

    好半响云易才说道:“爸,我这次来没有别的事,就只有一件事问您,和交代您一句话。”

    “小姨来找您,您当初说是姨夫想下放,我想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云易眼神灼灼的看着父亲。

    云林皱起眉头,云易已经三番五次的问这件事,刚开始要告诉他,他也不想知道,最近怎么总是问这个?

    “云易,你为什么最近总是关心这件事?”云林疑惑道。

    “爷爷这次错了,很有可能会把整个云家拖下水,我想知道您是否也在云家倒台之中推了一把?”云易这次没有遮掩,直言不讳道。

    他知道云林可能不会接受,平静的看着云林的脸上瞬间怒气勃发,抄起桌上的杯子,一把向着云易头上砸来。

    云易没有躲,而是身手接住杯子,晃都没有晃一下。

    云林伸出手指着云易骂道:“孽子,你简直混账,你爷爷是什么人物?是您能够质疑的,没上没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刚才的话是你能说的?给我滚,滚出去!”

    他这次是真的动气了,老爷子在他心中就是天,云易如此大逆不道,这触犯他的底线。

    云易面色平静的摇头道:“父亲,我可以滚,但是您必须告诉我小姨来这里和您去京城到底是什么事?”

    云林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怒目瞪着云易,云易这次却丝毫不退缩,一双眼睛平静的和父亲对视。

    云林盯着云易,两人之间沉默好久,云林怒气稍息,才说道:“好,我告诉你!你姨夫想调去深海,但是孟家并不答应,但是拦不住,和你外公家闹的很僵,你小姨是想让你大伯伸手拦住她,他们都闹的快离婚了,我也看不下去就给你大伯打了个电话。”

    云易面若死灰的看着父亲,声音有些沙哑道:“这样的事情,您怎么就敢卷进去?”

    云林沉声道:“你还年轻,有些事你不懂!”

    云易苦笑两声道:“您是想说,云家和孟家是保守派,而姨夫是改革派,所以姨夫叛变这样的事,您觉得对孟家和云家都没有好处,也想帮帮小姨,不让她为难,也是帮了姨夫,不让他走错路?”

    云林悚然一惊,看向儿子,只见儿子面色苍白的没有血色,嘴角带着嘲讽。

    不过他没有在乎这些,只是儿子怎么会如此清楚这其中的始末?

    云易继续说道:“您觉得云家是保守派,因为大伯跟书记走的近,而且最近的风向很明显,很快就要尘埃落定了是不是?”

    “父亲您一直说您是个商人,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件事中间去?”

    “是我的错,当初我应该听完您说的话,就不至于到今天这样,事情竟然会是从您身上引发?”

    云易说完这几句话,站起身来看着云林强自压抑着怒火的脸,最后说道:“爸,您不用发火,从现在起如果您还在乎我妈,我姐,就请您别在这件事上发言,和云家划清界线,对谁都如此。如果您一定要参与其中,那好,将天云集团今天就交割给我,您去京城吧,以后我来照顾我妈和我姐。”

    说完云易脚步有些沉重的离开了办公室,云林坐在那里呆若木鸡的好半响没有动静,云易这是什么意思?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儿子,自己看不懂了。

    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之前因为立功的欢喜逐渐淡去,反而有了一丝担忧,虽然他依然坚信自己是对的,但是云易的话终究是在他心里留下了一根钉子。

    最后拿起电话打给桐叔!

    “阿桐!”云林沉声道。

    “林哥,怎么了?回到临海了吧!”桐叔的声音依旧镇定。

    “云易和我说了一些话……”云林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向那边汇报。

    他的政治智慧是有,但是终究事情太大了,他也不敢擅自认定一方。

    桐叔拿着电话,眉头蹙起老高,他不是惊讶云易的话,而是云易这个人,他竟然有这么深的政治觉悟。

    以前怎么丝毫没有体现,他如此决绝的不准他父亲参与,这种态度已经说明并不是别人教授的,而是他心底认定的。

    “我知道了!”桐叔就这四个字,没有赞同,没有反对。

    云林放下电话,还有些发愣,桐叔没有反对,说明事情并非大哥说的那样十拿九稳啊。

    坐在办公室里,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云易离开天云后,来到辉煌集团,坐在新的办公室中,沉思这件事的解决办法。

    目前他什么也没有,除了写了一封不见得能够上报的信,和自己手上唯一剩下的就是辉煌集团这个娱乐机构。

    辉煌?云易的眼睛微微一亮,随即拿起笔在一张文件纸上写了些什么。

    写完后,又皱起眉头,凤凰如今虎视眈眈,如果辉煌有点什么问题,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到底要不要这么做?

    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眉头始终不展,考虑良久,终于拿起电话给木杉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云总您找我?”木杉推开门走进来。

    云易看着他意气风发的脸,点点头问道:“嗯,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同时也需要你做些准备。”

    木杉坐下,两人谈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木杉眉头深深蹙起道:“云总,既然您决定了,我也没有办法,三天后就是穆琳在粤州的签唱会。”

    木杉脚步有些沉重的离开了云易的办公室!和进来之前却是截然不同的脸色。

    云易看着木杉离开,心里微微一叹,拿起桌上的文件纸,脸色也并不好看。

    关键是不知道那位老人的行程,如果提前准备效果虽然有,可是终究差强人意,可是如果之后在准备,那就已经晚了。

    还有穆琳,这次她恐怕要受委屈了。

    人民日报社是国家主流媒体机构,代表着机关喉舌,社长张兴华是正部级领导,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常驻报社。

    每一篇报道都要经过他的审核才能发出,今天却是对着面前的一封拆开的信件发呆。

    面前的三页纸上秘密麻麻的文字他已经看了不下十遍,可是现在依旧还在看。

    眼睛盯着一行行如刀的文字,心里却是震撼莫名,除了这篇文章的笔力和意思之外更让他吃惊的是文章的署名,实名云易!

    更加让他想不通的是第三张纸上面的信,却是胆大包天,还从来没有人敢向人民日报寄威胁信!这是第一次,面色凝重的拿起旁边的一张纸上记载的云易信息。

    前领导云卫江同志的嫡孙,组织部长云木一同志的侄儿,父亲云林从商,久居临海。十八岁进入部队,二十四岁退伍,高中文化,目前辉煌娱乐董事长,天易投资总经理。

    张兴华心里实在是不解这篇文章怎么会出于云易的手中,不管从立场还是文化程度都不应该是他写得出来的,后面那封信倒是可以确认是他写的。

    这件事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他苦思良久,最终还是不敢擅专,急匆匆离去。

    而此时京城一个农家小院里,一个老人正在整理一块旱地上锄草,边上则是几个警卫与秘书静候。

    时间接近正午,阳光越发火热,秘书上前来对着草帽老头道:“首长,日头正毒,您先休息一会吧!”

    草帽老头慢慢站起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道:“老了,才两个小时,就不行咯!”

    不过心态很不错的,一只手插着腰,慢慢向屋里走去,年纪虽大,腿脚还算利索。

    进了屋子和了口水坐在一条长板凳上,正屋里没有沙发,就是一张桌子四条板凳。

    老人自己拉开一条板凳坐下,秘书连忙帮他倒了杯水,然后恭敬的递给老人。

    老人接过,喝了杯水后,站起身来,走进中院的葡萄架下一张躺椅上躺下。

    秘书独自跟了过来,警卫留在五米开外,看着老人躺在葡萄架下睁着眼睛。

    “首长,今天报社收到了一片有意思的文章,我念给您听听!”秘书知道老人这段时间并没有午休的习惯。

    老人笑呵呵的点头道:“好啊,看看又是哪位大才子发表高论了,我们也学习学习嘛。”

    秘书嘴角却抽了抽,摇头笑道:“这文章还没发表呢,也不是哪位大才子写的。这次的文章还没有发表呢,是敬文同志转交过来的。”

    老人眼睛微微一眯,随即又笑道:“好,能让你这么上心肯定是好文章。”

    “何以解忧,唯有改革……”

    整篇文章在老人耳边轻轻念着,老人的眼睛越来越亮,却始终没有打断静静的听着。

    直到秘书念完最后一个字,老人才又恢复笑眯眯道:“好啊,中国的明白人还是有的嘛。”

    秘书不敢评论,低头笑而不语。

    老人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三页纸,明显才念了两页,还有一页没有念,有些好奇道:“还有一页呢?”

    秘书连忙将手中最后一页放在最下面,摇头道:“这最后一页有些不堪入耳,所以我就没有念。”

    老人微微一愣,随即道:“怎么会呢?你念给我听听!”

    “首长,这,好吧!”秘书苦笑道。

    说着最后一页,当初拿到手上的时候,他也是一愣,能写出上面文章的人,怎么会说话如此混账。

    “我当了六年兵,有九个战友,我退伍后替他们回家看了看!”

    “慢!”老人一声断喝。

    ;